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伏龙白江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回 威逼利诱(一)

伏龙白江传 白玉轩华 2095 2019.07.12 13:10

  长速还去哪了?做了什么?

  原来,就在公孙老爷独战赤发人与盲剑客的危急时刻,小和尚竟是眼珠一转,瞅准时机弓起腰身便好似在屋顶巡游的猫儿一般悄无声息地溜到了庙后——公孙老爷背对着他,而盲剑客与赤发人皆是见“宝”起意,将眼神心神全数落在公孙老爷身上,是以竟是无人发觉长速还的异动。

  一边屏息潜行,长速还一边思虑对策。他自小便有急智,许是常听师父归芜讲起江湖故事的缘故——每当故事里的主角大难临头性命垂危之际,坐着小凳会神聆听的小和尚总好似身临其境一般,额头冒汗眼珠乱转着替主角“出谋划策”。偏偏归芜大师年纪虽大道行虽高,却是爱抬杠的主儿,即便是徒儿想出的办法再好,他也要鸡蛋里挑骨头细细地“纠错”一番,惹得颇为不服气的小和尚唯有“精益求精”。久而久之,日积月累,长速还竟练成了遇事不乱“诡计频出”的一等一的急智,唯独江湖阅历尚且不足,是以行事难免有冒险失手的时候……

  不过目下,长速还想出来的计策“稳妥”极了,只需要庙前的公孙老爷能拖住一时半刻,他便有信心“撞一撞运气”。而他的计划也很简单,且正在有条不紊地实施当中——先将怀中仅剩的治病药丸全数倒入掌心,将其中催吐的绿丸促泄的棕丸以及下火的白丸用手指捏碎在一处,一半撒进水缸旁积水的泥潭里,一半却直等到庙后刮起卷动灰烬的旋风时,“劈头盖脸”地撒将过去。

  先前盲剑客与赤发人出招时周遭的两处“异常”,令长速还在头脑里搜索了好一阵,才想起师父不知是何时何地的“教诲”——天下武功源于金木水火土五宗,根本在于五行感应,向后发展便是操控御物之法。然而不论内力如何深厚精湛,始终还是有别于实物的“虚气”,虽有金木水火土之分,却又与实实在在的金木水火土大有不同。是以高手虽有五行内力,亦能控御五行之物,却终究无法凭空生成现实中的金木水火土来。在此限制之下,若是想要施展高深武功或是神妙术法,便往往要利用地利“借”来周遭的“五行实体”。

  现下,赤发人自庙后茅屋灰烬中“借”来实实在在的火星余热,再加上盲剑客从泥潭中“借”来的稀泥,混合在一处,便成了那有着陶瓷般表皮的有形掌影!

  可惜,归芜大师当时并未详细讲解“借五行”的法门与技巧,便忙不迭地扯到别的事情上去了,是以长速还现下的恍然大悟便不十分的彻底。虽不熟悉原理,但小和尚还是决定冒险一试,不过怀中令人周身麻痹的黑丸早已尽数送给了龙三少爷,唯有用令人去热败火上吐下泻的药丸代替了。而至于何处“用药几许”,他却是全然不知,只管往那凹陷下去好大一块的泥潭与裹挟着灰烬与火星的旋风里“一视同仁”地抛撒着。

  如此“儿戏”一般的施为,结果却是出奇的好。捂着肚子的赤发人脸都绿了,双腿紧绷着,喉头不规律地上下抖动,显然是中了招。不过,美中不足,盲剑客却仍是左手竹杖右手长剑,侧耳倾听之际虽是面露忧惧,却并无急欲吐泻的征兆。

  “二位既然中毒,打杀之事便暂缓一时,速速下山静养疗毒去吧!”长速还心中没底,先发声试探。

  盲剑客在眉头紧皱的赤发人面前连连比划,眼见吃不准“毒性”强弱的赤发人点头点到一半,长速还正暗中松了一口气时,半空中却猛然传来一声悠长尖锐的——屁响!便在众人皆是错愕之际,紧随长屁之后的令人作呕的恶臭竟是随着凉风扑鼻而来。

  放屁的自然是胃肠不适的赤发人,而且有一团团湿热恶臭之物正顺着他的裤腿儿直往下落。然而他脸上却并无半分正常人应有的尴尬,而是怒发冲冠,须髯如戟,怪喝一声正要朝着小和尚挥掌,却是猛地弯腰,呕吐不止。

  “快上!药效撑不了多久!”长速还心知赤发人定然是辨出了“毒药”虚实,不及细想对策,赶忙朝着喘息“看戏”的公孙老爷大喝一声,飞身之际,右手直指赤发人,喊道,“趁他病,要他命!”口滑之际,全然不将“道义”“杀戒”放在眼里。

  二人一齐发难,长速还手掌挥舞,公孙老爷双拳翻飞,盲剑客侧耳一听,赶忙护在同伴身前,竹杖长剑分攻左右。长速还登时被长剑逼迫得止住去势,公孙老爷却是挥臂架开竹杖,矮身时好似陀螺般一转,右腿已在扬起的一阵土雾遮掩下,扫向赤发人下盘——小和尚说的没错,先得将这人制住,待我取回木宗“犀首”,与那瞎眼一对一,胜算至少在六七成!

  正当心中大打如意算盘之际,公孙老爷却在一瞬间有了三种风马牛不相及的强烈感觉——首先是“好臭”,即便是有土雾里的腥气遮掩,却还是挡不住一地便溺秽物的“齐力攻袭”,直将养尊处优的他熏得喉头发咸,作势欲呕;紧随其后的两种感觉却是“好重”“好热”,没错,便似是“火焰山压顶”一般,直将他压得腰身弯曲,热得他气喘吁吁。

  公孙老爷心叫糟糕,肩头已被一掌拍中,登时五脏六腑跟着一颤。再想反击,已是内力不济,虽是肥壮如牛,却还是被人轻松提起,抛向一边,背心直撞在神仙庙的石墙上。坠落之际,人已昏厥。

  一旁的长速还瞧得真切,眼见着上吐下泻的赤发人竟是挥掌向公孙老爷猛拍,自己却是营救不得。心头焦虑时,盲剑客已窜至他身前,杖剑齐施,瞬间便戳中了对手腰眼处。小和尚痛呼之际,盲剑客听声辩位,竹杖横着一挥,便扫中右肩,将他拍倒在地。与此同时,长剑猛地刺出,却止在长速还额前三寸处。待到秽物遍体臭气熏天的赤发人咿呀大笑着赶来,长速还便被盲剑客一把揪起,随即携着热风的大巴掌陡然袭来,将他扇得原地转了四五圈,便好似旋转的娇小舞娘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