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天妖禁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主动出击

天妖禁地 磬始 2244 2019.11.15 18:00

  “打狼人?这不太妥当吧!”曾严被崔贤的话吓了一跳,咽了咽口水艰难地开口道。

  其余的三人包括张实力在内,也如同上次一般一致反对,只是这次脸上带上了震惊的神色。

  对于张实力的表现,崔贤也是不甚在意。

  毕竟保罗只是有可能是狼人,揍一顿也不是不行,大不了等他变成狼人时就跑好了。而自己提出的是直接和狼人硬刚啊,这怎么行?

  见到众人看向自己奇怪的目光,崔贤摇了摇头,开始解释:“不是你们想得那样!”

  “狼人的确强大而且不死,但是这个不死是指可以复活,而不是不会受伤和死亡,这是我的能力先知得来的消息。”

  顿了顿,崔贤继续说道:“在我预知的未来里,我们今天晚上会在走廊里游荡,正好碰上赶来杀人的狼人,于是我们就将他杀死了,但是第二天后,那三人都还活着。”

  听了崔贤的解释,曾严和李鑫伟眼中都泛起了异样的光芒。

  若是这消息是真的话,那他们可以联合起来以逸待劳杀狼人个措手不及,然后第二天去那个保罗面前不断试探,也许就真的能看出狼人的身份。

  至于消息的真假实际上不必怀疑,崔贤说自己是先贤,而他们的心中也的确对其有着很多的好感,甚至将之列入了信任名单中。

  “我认为这想法可行,就算到时候打不过,我可以用律师函警告让它安分守己一个小时,也方便逃跑。”曾严第一个表态赞同道。

  李鑫伟也是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认为可行,到时候我可以模仿其中一只狼人,若是他还有帮手的话,我也可以帮忙拦截!”

  见到两人表态支持,张实力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没有说什么,不过王开举依旧是有些不情愿。

  “我们去找密道就好了,干嘛要和狼人直接起冲突啊?”他感觉找狼人的麻烦和解决场景挑战并没有多大关系。

  还不待崔贤回答,曾严就开口解释说:“这里毕竟是狼人的主场,作为主人之一,如果我们明目张胆地寻找密道,他直接以我们图谋不轨抓起来,然后关到月圆之夜呢?”

  这一点是很可能发生的,就在汤姆男爵出现后,古堡后面也已经变成了一片村庄,里面来往的也有骑士私军。

  如果有正当的理由,又有军队可以派遣,有着正常人智慧的狼人如何选择不言而喻。

  不过若是确定了狼人的身份,那一切就好办了,白天分出一两个人去监视它,转移视线,其余的人就可以安心地寻找密道。

  而且作为狼人,肯定会对场景了解更多,运气好的话甚至可能直接套出密道所在。

  所以说,想要完成这个场景挑战的关键,其实就是找到狼人。

  王开举作为说客,显然头脑也是很好的,听了曾严的提示,他很快就想到了这一层,因此也不再反对。

  行动确定后众人没有离开,而是坐在崔贤的房间中,等待着夜幕完全降临好开展行动。

  黑暗中李鑫伟突然开口:“我记得以前看到过西方的狼人传说,他们害怕银这类的金属,既然要找狼人的麻烦,我们还是集中一下身上带的银吧!”

  狼人怕银,的确是在西方传说中的说法,据说即便是轻微碰到了银,狼人也都会浑身疼痛难忍。

  因此李鑫伟的想法提出后得到了一致认同,至于集中到谁的手上,那自然是李鑫伟最合适。

  作为伪装者,他很可能会被狼人直接认成自己人,偷袭的条件实在是众人里最好的。

  不过在收集银的时候,却是出了些小问题。

  王开举有些不正常地抬眼看了李鑫伟一小会儿,随后摊摊手说自己没有银制饰品。

  其实身上没有银制饰品也很正常,毕竟男生的饰品本来就不多,大都是些黄金玉石类的挂坠项链。

  就像崔贤,他脖子上戴了个黄金白玉底的观音像,手腕上之所以有个银手镯还是奶奶传下来的。

  思索了瞬间,崔贤抬起右手手臂向上伸了伸,将银手镯藏在袖子底下,随后拉出藏在内衣底下的观音像。

  “我只有一个黄金白玉的观音,有没有用?”

  李鑫伟闻言打量了观音像一眼,随后就收回了目光,没有起疑。

  不是银制品对狼人是无法产生效果的,因此他也没要,只是摆了摆手:“没用,这东西你就自己留着吧!”

  李鑫伟将收来的银制品放入口袋,此时房间中除了崔贤和王开举,其他人身上都没有银制品了。

  没错!王开举身上还有银制品,他刚才撒了谎!

  这一点崔贤很确定,自从他将先贤的指引吞入腹中后,原本那指南针所有的功能都在他身上有了削弱后的体现,冥冥之中多出了一种预见的本能。

  就像是潜意识或者第六感一样,这种感觉指引着他作出可能正确的选择,当然这种感觉也并不是强制性的。

  当崔贤看到王开举的作态时,就有一种强烈的念头从心中升起,他感觉王开举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才没有交出银制品。

  于是,他同样的也掩藏了自己手镯是银质的事实。

  这样的做法其实也算是欺骗,不过当有了正当的理由,适当的随机应变却也没有违背道德,因此他并没有因为身份的限制而受到处罚。

  正当崔贤如此想着事情的时候,窗外的天色愈发的漆黑了。

  而就在这时,他透过房间的窗户向外看去,只见得古堡后方的村庄中,所有的烛光都在这一瞬间,仿佛是约定好了般一齐熄灭。

  只是这眨眼之间,原本光芒温馨柔和的村子就被黑暗吞没,在寒风飞叶中不见了踪迹。

  这种场面是颇有些令人震惊的,但是眼下五人都知道不是震惊的时候,这种现象显然说明了夜晚的来临,而他们也需要开始行动了。

  事先就已经商量好,张实力作为战斗身份的力士,他站位在最前方开路。

  曾严作为律师,因为有律师函警告这个技能,位于第二,进可攻退可守。

  崔贤和王开举由于都是没有多少战斗能力的身份,他们就跟在最后面,王开举主动站在第三,崔贤第四。

  至于李鑫伟,由于他是伪装者的身份有自保能力,而且为了防止被狼人怀疑,所以只能远远的跟在众人身后,不会太过靠近。

  按照这种队形,五人先后走出了房间,开始在走廊上游荡。

  他们的活动范围并不大,仅限于整个二楼的走廊,毕竟狼人早已知道他们就在二楼,来时想必也不会浪费时间去其它地方。

  如此等了没多久,窗台外便传来数道奇怪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