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失仙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龙潭虎穴

失仙岛 辽草 2153 2019.06.13 12:34

  郑伟失去昔日公子哥的风采,不仅衣衫褴褛、满身伤痕,就连身材都饿瘦一圈。

  也许是被打怕了,郑伟抱着脑袋,嘴里一个劲儿嚷嚷,“冤啊,殿下,我父亲死的冤啊!”

  陈靖勾起兴趣,示意侍卫放开郑伟,“你父亲是谁?”

  郑伟双膝跪地,嗓音嘶哑,“石城知府——郑德江。”

  “郑德江不是因为里通外敌被处决了吗?”陈靖煞有介事地询问。

  “冤枉啊!家父为官清廉、爱民如子,对朝廷也是忠心耿耿,”郑伟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怎么可能投靠匈奴,一定是温仲污蔑家父!”

  肖小白觉的,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郑德江都不像爱民如子的人。

  “污蔑朝廷命官可是大罪,你这么说可有什么证据?”陈靖不紧不慢地询问。

  “温野擅自处决从四品的朝廷命官,可有证据表明家父叛国投敌?!”郑伟鼻涕眼泪一大把,干嚎着反问。

  陈靖讨厌这种场面,皱眉示意侍卫带郑伟离开,“好生安顿,待我回到皇都,自然奏请父皇查明真相。”

  陈默目睹眼前发生的事情,一直没作声,陈靖转身要走,他突然快步将其拦住,“二哥,你是不是想借机打压大哥的势力?”

  陈默竟敢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种话,陈靖非常恼火,一脚踹陈默小腿上,“闭嘴!”

  陈默也不是好惹的,从地上爬起来,抱住陈靖摔倒在地,俩人你一拳、我一脚,打的特别精彩。

  两位都是皇子,大统未定,侍卫不知道该帮谁,一旁用嘴劝架,“二殿下,三殿下,你们不要打了!”

  肖小白帮理不帮亲,尝试着钳制陈靖双臂,悄不楞踹两脚:谁让你先动手。

  陈靖毕竟常年领兵在外,虽然有肖小白阻挠,对付陈默这个白斩鸡还是绰绰有余。

  骑在陈默身上,陈靖小口喘气,手背拍了拍陈默的脸颊,“好小子,能耐见长,都敢顶撞兄长了!”

  肖小白双手勒陈靖的脖子,膝盖抵后背,咬牙暗暗使劲儿,“你们、你们不要打了!”

  陈靖脸憋的通红,鬓角的青筋暴起,嗓子眼挤出几个字,“你这女人……快给我放手。”

  陈默看在眼中、暖在心里,虽然处于劣势,依旧不住嘴地叫嚣,“肖小白,扣他眼珠!挖他鼻孔!踢他命门!”

  陈靖汗颜,随即暴怒:这是什么弟弟!

  眼瞅着火力转移自己身上,肖小白急忙松手,往后退几步,冲扭过头的陈靖表态,“殿下,您尽管放心,我是站在您这边的。”

  从陈默身上站起来,陈靖伸手拉起这个一母同胞的兄弟,皱眉叮嘱,“以后说话小心点儿,少惹麻烦。”

  陈默没有回答,一把攥住肖小白手掌,“我们走!”

  肖小白被拉扯着,回头冲陈靖比划:殿下,我是站你这边的。

  “启禀殿下,有一伙流窜的匈奴人绕过我们,朝冬营的方向进发,”疾奔的马匹带来报信的士兵。

  “多少人?”陈靖收敛神色,表情庄重。

  报信的士兵略有迟疑,回禀道,“八百左右。”

  这不是送上门的肥肉吗?

  陈靖立誓要逮一个真正的匈奴将士,急忙备马追击,临行捎上陈默,“你小子有力气打我,倒不如上战场杀几个匈奴人。”

  肖小白不想去,尤其听说对方的队伍里有萨满巫师,更加不想去:这不是上赶着关公面前耍大刀。

  陈靖听说到“萨满巫师”四个字,神色一凛,说啥也要带上肖小白,“大师您就别谦虚了,用您的术法狠狠地教训他们!”

  肖小白苦笑,也不好回绝,做最后的挣扎,“要不带上王志吧?”

  肖小白受重用,陈默脸上有光,生怕别人抢自家的功劳,“手下败将而已,这么重要的场面还得你出马。”

  陈靖表示赞同。

  肖小白无从辩驳,只能含泪答应:顶不住我就跑,谁都别想拦我!

  保险起见,陈靖带了五千骑兵,一路杀过去,傍晚时分将敌人堵在河流一侧。

  近距离观察对方,肖小白都替陈靖臊得慌:对方大多是伤残将士,难为他们行军速度还挺快。

  就这么冲过去,无异于屠杀。陈靖觉的脸上无光,勒马在阵前左右踱步,“你们中谁是管事的?让他出来见我。”

  这群灰头土脸的匈奴将士左右看看,谁都不说话,其中有个穿着破布条儿、脸上涂抹油彩的年轻人特别扎眼,明显的萨满巫师装扮。

  年轻人正要站出去,被身边的中年男子拦住。

  “我,我是匈奴黑旗人,后备先锋官,这些人里职务最高,”中年人站出来,把腰间的佩剑、短刀扔在地上,举起双手走向陈靖。

  “将军,”中年人站在马下,抬头仰视陈靖,“他们都是普通的牧民,求您放他们回科尔沁,我自愿受降,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哥,”人群中的年轻人叫了一句,听起来非常无助。

  想的还挺美。陈靖冷哼一声,面颊的棱角分明,“你们踏进我赵国疆域的那一刻起,就不在是牧民,而是手持钢刀的豺狼虎豹。”

  “拾起你的武器,”陈靖曲臂拔腰间的宝剑,对峙双方纷纷攥紧手里的武器,瞄准对面的敌人,只等一声令下,冲出去开始搏杀。

  在“杀”字脱口而出的瞬间,肖小白注意到年轻人嘴唇快速闭合,阵前突然涌现厚厚的浓雾,将交战双方阻挡,隐约看到对面跑动的身影。

  怕其中有诈,陈靖收回冲锋的命令,扭头望向肖小白,用眼神询问:这是什么情况?

  别看我,我什么也不知道。肖小白左顾右盼。

  “肖姑娘,”陈靖问出口,“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

  “对面那个萨满巫师干的,”肖小白将事实摆在眼前。

  “有办法破解吗?”陈靖的眼神里满满的期许。

  “区区障眼法,”陈默拍拍胸脯,代为回答,“对小白来说小菜一碟。”

  谁告诉你是障眼法?肖小白汗颜:还有……谁让喊小白的!?

  对面的萨满巫师,能在晴空万里布下如此规模的云雾,能力明显远胜于自己,就算和王志联手,估摸都斗不过年轻人。

  “这种妖雾来历不明,万不可莽撞,”肖小白故作沉思,眉间紧拧,用遗憾的口气说,“我看还是要从长计议,先回去吧。”

  “不行,”陈靖盯着眼前的云雾,不甘心放走敌人,“他还能布下龙潭虎穴不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