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的世界我是否停留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你的世界我是否停留过

夜夜优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9.06.23上架
  • 8.07

    完本(字)

26位书友共同开启《你的世界我是否停留过》的浪漫青春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怦然心动

你的世界我是否停留过 夜夜优 11048 2019.06.23 07:46

  大雪纷飞,北方得冬天阴冷而刺骨。大地已经被雪笼罩,除了白色,只剩下抬头那碧蓝得天空。

  “叮铃...”

  伴随着急促得铃声,南陵高中得上午得课堂结束,学生们成群结队得涌出教室,有得走向超市,有得走向食堂。

  南陵高中,中午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对于从早晨6点开始疲于学习得学生来说,无疑是最好得放松时间。

  而此时,从美术教室走出来得一个青年格外特殊,大大得围巾遮住了眼睛以下,头上一顶黑色的帽子,黑色的大衣,黑色的休闲裤,黑色的休闲鞋。对于全身黑色得青年,唯独围巾确实白色得。

  独自一人踩着厚厚得积雪,走向食堂,打饭,寻找座位。

  “看他,听说他被夏草抛弃了”

  “可不是么,喜欢了人家三年,刚表白,夏草却退学了。”

  “啧啧,在怎么说人家可是咱们学校得招牌,你们不能这么嘲讽人家”

  周围一群学生得议论多多少少传到了青年得耳边,青年怔了怔,默默吃着眼前得食物。

  “赵宇,啥意思啊,叫你吃饭你不来,偏自己来,咋滴啦,看不起哥几个?”

  青年抬头看了看走过来坐在身边得两位,摇了摇头。

  “我靠,贺鹏,你病吧,他什么性格你不知道?”

  “知道,知道,这不是开玩笑吗,对了,向阳,你得事严不严重?”贺鹏向一起来得青年问道。

  “别提了,班主任非得请家长,我爸下午就来了,这次不死也得脱层皮。”刘向阳一脸苦笑。

  “活该,谁让你们昨晚跟抽风一样,跳墙出去上网。”贺鹏挖苦道。

  “那你怎么成了主谋了?不是穆辰辛发动得么?”赵宇此时也插话。

  “还不是因为人家有个大伯校董,估计我这次成了杀鸡儆猴得人了”刘向阳愤怒得说道。

  贺鹏一脸不解道:“那你起码跟班主任说清楚啊,你傻啊?”

  赵宇瞪了贺鹏一眼道:“这种事怎么说?卖穆辰辛?那以后他别在班里呆了。”

  “也是,最烦出卖别人了。”贺鹏继续道“那你自求多福吧”

  “别说我了,赵宇不是我说你,一个娘们,至于么?你看看现在学校得人怎么说你,争点气好不好?”刘向阳突然矛头一转,指向赵宇。

  “你懂啥?这叫爱得深,伤得痛。”贺鹏插嘴道。

  赵宇眼睛闪过一丝落寞:“我没事,很快就忘了,真得。”说着就收拾东西回到了美术教室。

  摆放着各种美术器材得教室里,只有赵宇独自一人,提笔,一张2开得素描纸上,渐渐得出现一个女孩得身影。

  只见女孩一头长发被风吹得飘扬,手里捧着雪撒向天空,笑得格外灿烂。

  教室得学生渐渐回来,看到赵宇得画,分分拍照,有得甚至发了朋友圈。

  “悲情男子想起恋人,含泪作画”

  “伤心男人痛哭之下,悲愤素描”

  ......

  而谁都没有看到,在画得后面写着:不是说好一起去美术学院画日出日落;不是说好你跳舞,我伴奏;不是说好,在以后得以后,有你有我?可是为什么你却从我得世界离开得这么快,你得世界还有我么?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得班主任,我叫周江”一名戴眼镜得男子对教室里得学生说完,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得名字。

  “接下来得三年,希望同学们跟我一起努力得有过,我不强求你们有多么努力,但我告诉你们得是,希望你们在学生得年纪,这人生最美好得年纪,不辜负,不放弃。”顿了顿周江继续道“更希望你们在走出校门得时候,走向一个好大学得时候,你得家人,学校能以你为荣”

  “接下来,大家都上来自我介绍一下”周江演讲完以后道。

  “我叫刘向阳,专业是美术,希望以后大家多多关照”

  “我叫宋士康。专业美术,今年16,以后希望大家都是好朋友”

  ......

  赵宇望着青春洋溢得同学,害羞着得,微笑着得,轮流着介绍着自己,气氛让嘴角微微上扬。

  “我叫夏草,专业舞蹈,望大家多多关照。”

  赵宇看向女孩,女孩也看向赵宇,突然,女孩笑了...

  “我叫赵宇,专业美术”

  “咦,你不是学钢琴得么?怎么突然换专业了?”周江望着手上得名单不解问道。

  “老师,我有学过美术的”赵宇回答。

  “我没接到通知啊,你等会跟我出来一下。”周江让剩下的同学继续。

  当最后一个同学介绍完自己后,周江说道“接下来是自习时间,也同时准备准备,下午开始军训。”说完冲赵宇招招手,两人走出教室。

  “什么情况?你钢琴都获得省赛冠军了,怎么突然换专业了?”周江问。

  赵宇心中一阵刺痛道“老师,我真的不想再弹钢琴了。”

  “怎么了?跟老师说说,你的资料上,你都弹了10年了,怎么说不弹就不弹了?”

  听到10年,赵宇突然泪流满面,深深地咬着嘴唇。

  周江望着要前这个突然泪流满面的学生,怔了怔。

  “对不起老师,我有选择自己专业的权利,谢谢老师”赵宇说完冲出了办公室。

  周江无奈,只能联系赵宇的家长。“喂您好,我是赵宇的班主任,周江,您是赵宇的父亲么?”

  “是,周老师,有事么?”

  “是这样,今天学生们在介绍的自己的专业时,赵宇选择了美术,我看他的资料是钢琴,而且还取得了不低的成就,我在问他原因的时候,他哭的挺伤心,我就想在您这了解了解,也希望您能开导开导这孩子。”周江对电话解释道。

  电话那边良久才开口道“对不起老师,给您添麻烦了,既然赵宇选择美术,那就尊重他的选择吧。至于他为什么哭,是因为一直教他弹琴的妈妈刚刚去世。”

  “赵先生,不好意思。”周江歉意道。

  “不碍事,周老师,不要在他的同学面前提起他会弹琴的事了,早点让他忘了吧。”

  挂掉电话,周江满脸震惊,刚站了起来,却又坐了下去,嘀咕道“现在让他静静可能会更好。”

  此时的赵宇坐在操场上,头埋在双腿间,思绪如流星般划过...

  “把手伸出来”只见一靓丽的女子一脸严肃,对着坐在钢琴前面的小男孩说道。

  小男孩胆怯的伸出双手。

  “啪,啪”

  肉嘟嘟的手心上出现两个鞭痕,小男孩双眼含着泪水,望向女子。

  “为什么不认真弹,弹错多少遍了,继续给我弹,错一遍,我打一下。”女子一脸怒容。

  “咳,咳”女子突然一阵剧烈咳嗽。

  小男孩低头道“妈妈,对不起,我认真弹,妈妈不生气。”

  时间的齿轮不停地转动,小男孩也渐渐长大,只是挨尺子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他开始对钢琴越来越厌烦,越来越讨厌。

  终于在15岁那年,长大的小男孩取得了h省个人钢琴表演大赛冠军。在捧着奖杯兴冲冲的跑向母亲,换来的是“把手伸出来”

  “为什么弹错一个音符”

  “为什么?为什么?我讨厌钢琴,别的小朋友都在玩的时候,你让我弹琴,为什么你总让我弹琴,我都取得第一了,为什么你还打我。我讨厌你,我恨你,我以后再也不弹琴”哭着说完的小男孩冲出了房门。留下一脸错愕的母亲。

  回到家,小男孩趴在床下不停地哭泣。而母亲始终没有回来。

  晚上是满脸泪痕的外婆把小男孩接走,两天后,一脸疲惫的父亲来到男孩的房间,直接一个耳光抽向男孩。

  “你妈让你弹琴就那么难吗?为什么要气你妈?”

  男孩望着满脸愤怒的父亲大声吼道“我就是讨厌钢琴,我一个朋友没有,整天就是弹琴,我就是讨厌。”

  男子又一巴掌打向男孩。

  听到动静的外婆急忙跑过来,拦住男子道“这怎么能怪小宇,你怎么能打他。”

  此时的男子已经双眼通红,愤怒的拂袖而去。

  “小宇,不要怪你爸妈,你妈也是为了你好,听外婆的话,不哭了,跟我去看你妈妈。”外婆边给赵宇擦眼泪边道。

  望着躺在病床上满脸痛苦的母亲,赵宇吓傻了。拉着母亲的手,哭喊道:“妈妈,对不起,我听话,我以后会好好弹琴。”

  母亲拉着赵宇的手,慈祥道:“傻孩子,不想弹以后不弹了,妈妈知道整天逼你弹钢琴,整天打你,是妈不对,可是妈妈时间不多了啊,在不好好教你啊,妈妈就不在了。”

  “不是的,不是的,对不起妈妈,我不要妈妈走,我不要。”

  “好好,妈妈不走,妈妈哪有也不去,妈妈以后再也不逼小宇弹琴了好不好?”

  “小宇,以后要听爸爸的话,快快乐乐的长大,小宇啊,让妈妈在抱抱你,小宇啊,小宇啊...”说着女子摸着赵宇脸的手臂缓缓落下,眼睛也缓缓闭上。

  “医生,医生。”父亲嘶吼的声音

  外婆外公抽泣的声音。这一切都让赵宇不知所措。

  “不要,不要,妈妈,妈妈你醒醒啊,你醒醒啊。”

  “咦,赵宇你在这干嘛?”

  闻言,被打断回忆赵宇抬头,看到夏草好奇的望着他。

  赶紧擦了擦湿润的眼睛:“没,没干嘛。”

  “你怎么哭了?”夏草看到满脸泪水的赵宇问道。

  “没,是想我妈妈了。”

  突然,夏草瞪大双眼:“不会吧,你都多大了,还想妈妈,咱们才开学一天啊。”

  赵宇顿时满脸通红:“不是得”

  “好吧,好吧,长不大的大男孩,我走啦,马上下课喽,你还在这里哭的话,一会班里的同学都会看到的。”夏草摆摆手说道。

  闻言,赵宇赶紧去厕所洗了把脸,除了眼睛有点红,别的看不出什么。转身回到教室。

  此时的教室,同学们都肆意的讨论着。回道座位,同桌是一个胖胖的男孩,叫宋士康。见赵宇回来,问道:“没事了?”

  “嗯嗯,能有啥事,学什么专业是咱们自己说了算。”赵宇回道。

  “赵宇,看不出啊,你还会弹钢琴,牛批啊”身后的李哲也加入到讨论的大军。

  “就是以前学过几天,钢琴那么难,我又弹不好。”

  “也是,咱们班也就你一个会弹钢琴的,听说7班有一个弹琴的大神”宋士康插话道。

  “会弹琴有啥牛的,咱们画画的不比他们差好不好。”李哲的同桌贺鹏说道。

  “别扯了,你看现在会弹琴会唱歌的出名,还是会画的出名。”李哲反驳道。

  “靠,也是,现在都喜欢明星,画画好有个屁用啊”宋士康也一脸不平。

  突然李哲一脸猥琐道:“你们说咱们班哪个女生最好看啊?”

  “朱佳琪”

  “夏草”

  说话的分别是宋士康和贺鹏。

  “赵宇,你说哪个?”李哲又向赵宇问道。

  “孙梦瑶”赵宇一脸淡定道。

  “牛批”

  “兄弟好眼光”

  三人望向体重起码一百四的戴眼镜女孩,纷纷向赵宇伸出大拇指。

  突然,宋士康冲孙梦瑶喊了一嗓子:“孙梦瑶,赵宇说你好看。”

  口哨声,叫好声,嘈杂一片。

  只见孙梦瑶扭头看向四人说道:“无聊。”

  赵宇只是冲孙梦瑶一笑,一个锁脖锁向宋士康。

  宋士康赶紧对身后的两人说道:“开玩笑,开玩笑,孙梦瑶是我俩初中的同学。”

  班主任来到班里,对众人说道:“现在同学们会宿舍,换上军训服,下午开始军训。”

  一个星期的军训浩浩荡荡开始了,终于熬到下午结束,穿着军鞋的众人,好大一部分都被磨破了双脚。

  吃完晚饭,赵宇,宋士康,贺鹏,李哲四人又凑在一起。贺鹏抱怨道:“这才半天,脚都磨破了,怎么办?”

  李哲一脸猥琐:“我有办法,把鞋垫换成卫生纸的姐姐,就没事了。”

  三人看向李哲。“我靠,你们啥眼神,我初中的时候试过,不信拉倒。”

  赵宇道:“那谁去买?”

  李哲赶紧道:“我出的注意,我不去”

  “猜拳,谁输了谁去。”宋士康提议

  “来来”

  赵宇右手伸着拳头,一脸懵逼望着出布的三人。

  “赶紧去,赶紧去,买那种大的,厚点的,多买两包,不然七天不够用。”李哲一脸猥琐道。

  “靠,去就去”赵宇心一横,狠狠道。

  三人只见赵宇一脸淡定走向班里的一个女生。

  “靠,他作弊,那是他表姐。”宋士康一脸气愤道。

  赵宇拉了拉一个短发女孩道:“姐,跟你说个事。”

  “啥事?”

  赵宇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吞吞吐吐道:“那啥姐,你脚疼么?”

  短发女孩道:“疼啊,你要干什么?”

  “那个,那个,我听说啊,把鞋垫换成卫生巾,就不咯脚了。”赵宇满脸通红。

  短发女孩看着赵宇,就那么看着。

  赵宇被看的发毛:“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然后呢?”

  “额,然后你帮我买几包呗?”赵宇赶紧道。

  “我打死你个坏小子,说,你听谁说的?”短发女孩揪着赵宇的耳朵狠狠道。

  于是赵宇很没义气的看向三人,三人还美滋滋的望着这边。

  “怎么样,成了不?”李哲见赵宇回来赶紧问道。

  “成了,成了,我姐刘婷去买了。”赵宇回道。

  贺鹏一脸不解问:“你跟你姐怎么一个姓赵一个姓刘?”

  “你傻啊,她是我表姐,我姨家的。”赵宇回道。

  几人正聊着,只见刘婷提着一个黑色袋子来到四人面前,把袋子一放,大声道:“你们四个要的卫生巾。”

  顿时班里寂静无声,目光全部扫向这里。

  赵宇赶紧道:“你们三个买这玩意干啥?”

  “我擦”三人一脸怒容望向赵宇。

  “不是你让我们买的吗?”宋士康冲赵宇道。

  “什么我啊?明明是贺鹏说的。”赵宇甩锅。

  贺鹏急了:“我擦,李哲说买这个当鞋垫好用。”

  行了,甩来甩去,众人同时望着李哲。

  刘婷道“不管你们干什么,赶紧给钱。”

  四人急急忙忙掏钱给了刘宇。

  于是四人赶紧找地方换鞋垫。

  “我擦,我的鞋有点小,弄不进去。”李哲惊道。

  贺鹏看了看说道“你傻啊,你裤子那么长,你露出点也没事,反正裤子就盖住了。”

  李哲惊喜道:“对啊。”

  四人换好后,确实舒服了不少,起码不是那么咯脚了。

  晚自习,趁还没有天黑的时间,教官纷纷叫出高一的学生,站军姿的站军姿,踢正步的踢正步。

  高一八班,也开始踢正步,由教官带头,众人也十分有活力。

  突然不知从谁那飞出一片白色的东西。打在了教官的腿上。

  众人仔细一看,顿时憋住,谁也不敢笑。

  教官仔细看了看,也是满脸尴尬,只能问了句“哪位女生的卫生巾掉了,拿走。”

  没人回话,教官更尴尬了。没有办法,教官只能捡起来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

  叫教官走远,众人纷纷笑了起来,都猜测是谁掉的。

  李哲这是突然对三人说:“刚才踢的有劲大,把右脚的踢出去了,都特么怪你贺鹏,非让我漏出点来。”

  三人闻言已经笑的直不起腰来。也就是在这时,教官回来,看着发笑的三人,怒了:“你们三个出列。”

  三人憋着笑站到了最前面。

  教官看三人还想笑,更加愤怒:“报名”

  “赵宇”

  “贺鹏”

  “宋士康”

  “大声的告诉我,你们在笑什么?”教官大声的说道。

  满脸笑意的贺鹏道:“报告教官,没什么?”

  “没什么你们还笑?好,既然你们这么愿意笑。我让你们三个对着全班笑个够。全体都有,蹲下。”教官大声道。

  众人纷纷单腿蹲下,教官又道:“你们三个向后转。”

  当三人转过身以后,看到李哲蹲的十分不自然,大家都知道人正常的蹲姿,裤腿都会大幅度往上提,只见李哲使劲拽着裤腿,缓缓蹲下,动也不敢动。

  三人看着李哲蹲的恨不得站起来,顿时更想笑。终于“扑哧”

  宋士康还是没有憋住,笑出了声。

  他这一笑,赵宇,贺鹏也跟着笑出声。

  教官听见,更气了,大声道“你们三个,向右转,起步跑,围着操场跑10圈。”

  要知道,操场一圈下来得1000米左右,10圈,让三人变色。但是没办法,只能排队跑,等三人跑远了,在也不用憋着,纷纷大笑了起来。

  一天的军训,让八班累的一动不想动,因为八班的众人为了给三人求情,被教官也罚了两圈。

  回到宿舍,众人洗漱后躺在床上,有说有笑,宿舍是6人间,赵宇所在的宿舍是321,分别郭旭东,赵爻,宋士康,穆辰辛,刘向阳和赵宇。

  此时已经熄灯,宿舍大楼已经安静下来,刘向阳小声向宋士康问道:“你们晚上那是笑啥呢?”众人闻言也纷纷好奇向宋士康望去。

  宋士康一想到这事又忍不住笑了。对刘向阳道:“你们知道那片卫生巾是谁的不?”

  “谁的?”

  “那是隔壁宿舍李哲垫在鞋里的。他踢正步踢出来的。”宋士康呵呵道。

  “哈哈,他真有才。”众人也笑道。

  因为三张床是上下铺,又紧挨着,上铺最里面是赵宇,刘向阳,郭旭东。下铺是穆辰辛,赵爻和宋士康。几人谈话声也渐渐小去,伴随着入睡,赵宇思绪万千,嘀咕道:“有朋友,真好。”

  “铃...”

  伴随着起床铃声,学生睁开双眼,赶紧起床,现在是5点40分,只有20分钟的洗漱时间,因为6点全部要集合在操场进行晨跑。

  “你们看见我的内裤了吗?”刘向阳一脸焦急的问向赵宇和郭旭东。

  两人茫然摇摇头。刘向阳焦急道道:“那是我昨晚刚拿出来的,就跟裤子放在一起了啊。”

  “别墨迹了,赶紧在拿一条,准备跑步了。”郭旭东催促道。

  操场上黑压压的一千人,老师,教官开始组织战队,因为也有高二高三的学生,要划分出班级和间隔的距离,无奈,高一八班放不下了。教官们,只能把八班带到篮球场上跑。

  按照女生在前,男生在后,然后高低战队,井然有序的站好队,众人也开始奔跑,只是跑着跑着地上多了一个黑色的东西,9月份,天亮的也早,众人一看是一条黑色的四角内裤。

  也不知道是谁,踢了一脚,于是后面的纷纷加入了踢的队伍。

  教官一看不对啊,这是跑步。踢东西容易摔倒,止住了众人。教官一看是内裤,顿时怒了。心想“昨天给我弄个卫生巾,今天又是个内裤,没完了是吗?”

  教官把内裤拿起来,怒道:“这是谁的?”

  “报告教官,我,我的。”刘向阳一脸悲切的小声道。

  教官怒道:“你给我解释下内裤穿着怎么能跑出来。”

  众人闻言忍不住笑了。

  “你们觉得很好笑是吗?”教官怒道。

  虽然止不住了笑声,大家还是憋着笑意。

  “报告教官,不是穿着跑出来的,是今天早晨没有找到,应该是跑到裤腿里面去了。”刘向阳说道。

  众人再次哄堂大笑。

  教官也忍不住笑了声,但是马上止住了笑容。大声道:“以后别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好了开始跑步。”

  经过这一插曲,每天的晨跑,军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高一的日子也算过得充实。

  军训进行到第四天,晚饭后,教官把学生们把学生们召集在一起,对众人说道:“今天晚上咱们也适当的放松一下,今天来一个才艺展示的活动,我知道你们是艺术班级,只要是音乐的,今天必须表演一个节目。”

  众人开始起哄叫好。

  “那谁先来?”考官问道。

  “我先来吧,大家好,我是杨凯,我给大家带来一首光荣,希望大家能喜欢。”

  “好”

  众人纷纷鼓掌,叫好。

  “掌声雷动,心潮翻涌,这是开始,不是最终...”

  “感谢你给我的光荣,这个少年曾经多普通,是你让我把梦做到最巅峰......”

  “这是属于我们的光荣,这是送你的欢乐颂,每一个是我伟大英雄......”

  一曲完毕,杨凯鞠躬对众人道:“谢谢大家”

  “好”众人也纷纷响起掌声。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躲在角落里双眼通红的赵宇“妈妈,对不起,谢谢你。”

  “我是夏草,我给大家带来一段现代舞,谢谢大家。”

  随着伴奏的响起,夏草也开始翩翩起舞,时妖娆妩媚,时激情四射,时静如莲花,时飞舞精灵。

  鼓掌声,呐喊声,才让赵宇回过神,望着翩翩起舞的夏草,赵宇,怦然心动。

  “谢谢大家”夏草鞠躬致谢。

  “我是高慧,我为大家带来一首漂洋过海来看你,希望大家能喜欢。”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

  “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

  随着时间的推进,歌曲,舞蹈,美声,大家纷纷开始了表演,连周围的班级纷纷加入,一时气氛高涨。

  赵宇悄悄的离开,独坐在班级的角落,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能看见他的表情,时而温柔,时而悲伤,时而高兴,时而落寞......

  一周的军训终于结束,学生们也恋恋不舍的送走教官,高一八班也开始进入学习状态。

  高一八班的教室在教学楼一楼,而美术室和音乐室在三楼。因为是艺术生,他们只上半天的文化课,从午饭后,就要去学习专业。

  人们常常认为艺术生靠大学特别好考,其实真走到艺术生里面才知道,艺术生不仅要文化分不能低,专业更是要强。那些知名的大学不是说你专业学的好就能录取你,还有文化分卡着你。所以,艺术生一点也不比文化生轻松。

  有人说,高中的喜欢是最纯粹的喜欢,没有初中时的懵懂,没有大学时的选择,更没有社会中的利益。所以,高中时的喜欢,应该是最纯粹的喜欢。但喜欢,也往往是感觉。

  对于高一八班的求学生涯,相对其他人而言,还是丰富多彩的,美术生画累了可以去音乐室听听她们的歌声,欣赏她的舞蹈,

  而音乐生在闲暇时也可以去看一看美术生画的风景。

  晚自习,今天的作业是人体素描,众人渐渐地也完成了自己的作品,开始休息,因为美术生经常一幅作品要画两个,甚至三个小时,所以人们经常画完后才开始休息。

  美术生约好今天要去音乐室观看他们为元旦排练的节目。大家完成作业后三五成群的奔向音乐室,当然也有的选择不去。比如赵宇,贺鹏,刘向阳,宋士康,李哲等人跑到超市补他们的晚饭。

  几人酷爱打篮球,往往在下午晚饭的时间用来打篮球。

  刚刚走到超市,赵宇突然说道:“我的手机落在教室了,我去拿。”

  “嗯嗯,快点,不然等会我们吃完了自己去吃别的”刘向阳道。

  当赵宇返回美术教室,却看见穆辰辛和赵爻围在门口,不停地敲门。

  赵宇问道:“怎么了?谁在里面?”

  “杨颖在里面,她把门反锁了。”赵爻回道。

  “为啥锁门?”

  “我们跟她开了两句玩笑,说走廊尽头有曾经有人自杀,她好像吓到了。”穆辰辛道。

  “靠,你俩有病吧?全班谁不知道她最胆小?还吓她。”赵宇无奈道。

  “开门,开门,杨颖我是赵宇,我拿下东西,等会你在锁门行吗?”赵宇边敲门边道。

  两分钟后,赵宇开始不耐烦了。“这人有病啊。”

  看到一边的窗户开着,赵宇从隔壁的画室搬出一个板凳,双手一用力爬上了窗户,只见杨颖蹲在角落,不停的颤抖。

  赵宇赶紧跳过窗户,对杨颖道:“你没事吧?他们吓你的。”

  杨颖抬头看了看赵宇,摇摇头。

  赵宇从自己的座位拿了手机,转身就要走。

  杨颖突然道:“那真有人,我不敢出去。”赵宇顿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道:“哪有人?”

  “就是他们说的那。”

  “大姐,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他们那是跟你开玩笑的。我走了。”赵宇无奈道。

  杨颖拉了拉赵宇的衣角。赵宇转头道:“大姐,我去吃饭,你这是闹哪样?”

  望着杨颖不说话,赵宇继续道:“你去音乐室不就行了?跟他俩一起去。”说着赵宇把门打开,对门外的两人说道:“你们俩成功的把她吓到了,你们赶紧跟她一起去音乐教室。”

  赵爻和穆辰辛看着杨颖的样子,赶紧点头,也意识到这次的玩笑开的有点大了。

  赵宇心想赶紧走,晚了那四个牲口就把饭吃完了。刚走出门,杨颖就跟了出来,

  赵宇一阵头大,指了指音乐室:“音乐室在那边。”

  赵宇无奈,只能带着杨颖走到音乐室,杨颖拉着他的衣角摇了摇头。

  “我不管你了,你爱咋咋把。”说完赵宇转身就走。

  下了教学楼,回头看到杨颖跟着他,赵宇无奈了。赶紧走向超市。刚进超市,看到四人一人捧着一桶泡面在吃,心想,畜生啊,也不等我。

  “给你泡好了,赶紧吃吧,一会人家该关门了。”宋士康指了指一边的泡面。

  刘向阳听见赵宇来了,转头望去,看到跟在赵宇后面的杨颖,一口泡面喷在了李哲的脸上。

  李哲一脸愤怒道:“你干啥?”

  刘向阳赶紧道:“抱歉抱歉,赵宇,你俩这是啥情况,好上了?”

  “滚,我哪知道她为啥跟着我?”赵宇骂道“赵爻跟穆辰辛俩人跟她开玩笑,吓她,她把自己关在教室里,说什么也不开门,我跳进去拿的手机。”

  贺鹏对站在赵宇后面的杨颖道:“你没事吧?”

  杨颖摇摇头。

  “那你干嘛跟着他?”

  “喜欢”杨颖低头小声道。

  “扑”这次赵宇把口中泡面喷了出来。转头对杨颖说:“别开玩笑。”

  杨颖没说话,其他四人也不吃了,开始起哄。

  赵宇对四人沉声道:“别特么别闹了。”然后又对杨颖问:“你真喜欢我?”

  杨颖点点头。赵宇抓了抓头发,说:“那你知道杨凯喜欢你么?”

  杨颖摇摇头,平静着看着赵宇。

  “我有喜欢的人了,对不起。”赵宇对霍雨静歉意道。

  “她是谁啊?”霍雨静问道。

  “没谁,你们不认识。”赵宇无奈:“你还是考虑考虑杨凯吧。”

  杨颖摇摇头:“我喜欢你。”说完转身就走了。

  四人一人捧着一桶泡面边吃边看,见杨颖走了,赶紧围着赵宇。

  “咳咳,被人喜欢的滋味什么感觉?甜吗?”

  “从实招来,你喜欢谁?”

  四人你一句我一句逼问道。

  “首先,人家杨凯一开始就跟咱们说了,说喜欢杨颖,我中间插一脚算怎么回事?其次,我喜欢谁挨到你们屁事了,吃饭吃饭。”赵宇反驳。

  贺鹏道:“这种事还能先占下?他杨凯喜欢杨颖又怎么了?难道其余人就不能喜欢了?那按照这个说法,我喜欢张曼玉,我告诉全世界,张曼玉就成我女朋友了呗?”

  “我不是这个意思”赵宇无奈。

  “你就是这个意思啊,对了对了,我知道你喜欢谁,让我猜猜,夏草是不是。”李哲振奋道。

  宋士康一脸不解:“为啥是夏草?”

  刘向阳呸道:“小康,亏你还是他同桌,你没看见过咱们赵宇看夏草的眼神么?那个温柔。”

  “没啊,我闲的没事看他干嘛?真的假的,你真喜欢夏草啊?”小康看着赵宇道。

  赵宇无奈:“怎么说呢?对她有感觉吧,你们别乱得得。”

  “ok ok ,保证不说。”

  四人拍胸保证。

  “那你得上心点了,你姐为首的那一帮人总找夏草麻烦,你赶紧帮帮吧。”贺鹏对赵宇说。

  赵宇皱眉:“怎么回事,说说。”

  贺鹏看三人不解的望着他,道:“具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记得上次体育课,我脚崴了,提前回教室就看到你姐为首的几人,在教室后面围着夏草,我隐约听到,好像骂她不要脸啥的。”

  “嗯,知道了,一会问问我姐。”

  几人吃完,赵宇用手机把刘婷喊了出来。

  “怎么了?这么着急叫我出来。”刘婷见面问。

  “姐,我听说你们最近老跟夏草过不去,怎么回事啊?”

  “关你什么事?”刘婷一脸好奇道。

  赵宇赶紧撒谎:“我这不是好奇吗,好姐姐,跟我说说呗?”

  “你不会喜欢夏草吧?我说你怎么看她的眼神不对。”刘婷一脸懂了的表情。

  赵宇解释道:“哪能啊,姐,别乱说。”

  “嗯嗯,你不喜欢,我喜欢行了吧!”刘婷继续道“其实跟我没多大关系,是高慧。听高慧说,李博约夏草逛操场了。所以高慧跟夏草过不去。咱们跟高慧是啥关系?本来夏草做的就不对,所以大家看不过去,就都欺负她喽。”

  “你的意思是夏草知道高慧跟李博的关系,还去了?”赵宇问道。

  “嗯,请不知道啊?高慧跟李博是娃娃亲,高中毕业两人估计就要结婚了。一开学大家就知道了,夏草能不知道?”刘婷解释道。

  “嘿嘿,姐,帮帮我呗?我问问夏草具体怎么回事,如果有误会,能解除就解除呗。”赵宇讨好道。

  刘婷一脸无奈:“你自己跟高慧说,亏还一起长大的呢,帮起外人来了。”

  赵宇在超市买了一大包零食,提着来到音乐室,刚进去就听到琴声和歌声飘扬。赵宇看到夏草正在跳舞,赵宇推门的动作,众人也看向赵宇。赵宇尴尬的向高慧招招手,示意她出来。

  赵宇拉着高慧来到已经没人的美术教室,把一大包零食交给高慧,一脸讨好的样子。

  高慧一会不解,皱眉道:“干啥,突然给我买这么多吃的。”

  赵宇皱眉道:“这话说的,咱们一起长大的,没事就不能给自己的姐买零食?”

  “有话说,有屁放。”

  “额,你跟夏草是不是有啥误会啊?”赵宇小声道。

  一听到夏草,高慧明显十分不耐烦:“怎么了,她勾搭你姐夫,你说我跟她有什么误会?”

  “不能够啊,我看她不是那样的人啊。”

  “啧啧,我亲眼看到的,下了晚自习,她和李博在篮球场有说有笑的。”高慧不耐烦道。

  “那你问过博哥没有啊?”

  高慧道:“问他?他能说实话吗?他说他什么也没干。”

  “那姐,既然她现在知道你很博哥的关系了,他们还有联系么?”

  “她也得敢,我天天找她事,反正我跟她一个宿舍的。”高慧狠狠道。

  赵宇一听,急忙道:“别啊,姐,差不多就行了呗。”

  突然高慧一笑:“我算听出来了,你是给她求情呢啊,你喜欢她?”

  “怎么可能,我是听到班里的同学说你们拉帮结派,不好。”赵宇一脸正义道。

  “好啊,什么样的你也喜欢,这种沾花惹草的你也喜欢?”高慧越说越生气。

  “别闹,别闹,你这样连博哥也骂了,博哥啥样我还不知道啊,你一发脾气,博哥都吓坏了,博哥肯定不敢。”赵宇急忙解释道:“我去问问博哥,博哥肯定给我说实话。”

  “行啊,要是有误会,我跟她道歉怎么样?”高慧眼眉一挑。

  “不用,不用,哪能让我姐跟别人道歉。就算咱们有错,也不道歉。”

  “这还差不多。”

  赵宇心想:总算把这个姑奶奶稳定住了。

  高慧提着零食回到教室,直接走到夏草面前,夏草看到高慧,明显有些紧张。

  只见高慧说“有人替你求情,放心吧,只要你以后离李博远点,我不会再欺负你了。”

  夏草看着高慧手里的零食,不知道思索着什么。

  赵宇又找到了李博,直接问道:“博哥,你要干啥,背着高慧跟别人约会。”

  李博一听这话,直接急了:“我跟谁约会了?你别乱说啊。”

  “夏草啊,我们班好多人都知道,高慧现在天天欺负夏草。”赵宇一副还装的表情。

  李博急忙道:“这是特么天大的误会,我们班有人喜欢夏草,又知道我跟高慧的关系,就托我给夏草送去,我哪知道就被高慧看见了,她让我解释,我一着急就说给夏草送情书,她听完就直接炸了,给了我一巴掌,扭头就走了,电话也拉黑了,微信也拉黑了,你姐见了我也不搭理我,我解释都没机会。”

  赵宇一脸同情的看着李博,说话都不会说,不挨揍才怪。

  赵宇给高慧打了电话,说了一遍,高慧不相信道:“真的?”

  赵宇赶紧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不让博哥解释才闹出这么大乌龙好不好。”

  李博在一边紧张的望着赵宇,见赵宇挂了电话,急忙问道:“怎么样?怎么样?说啥了?”

  “慧姐说原谅你了,不过,让你去超市买一大包零食,让我提回去。”赵宇一脸正经道。

  “那还等啥,走走”李博催促。

  赵宇又提着一包零食,看着走远的李博,随手撕开一袋,津津有味的吃起来,边吃边嘀咕道:你干的蠢事,自己买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