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的世界我是否停留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秋天来了,你究竟在哪?

你的世界我是否停留过 夜夜优 8629 2019.06.28 02:20

  当朱佳琪接到赵宇电话的时候,朱佳琪满脸欣喜,但是当看到赵宇提着行李的时候,有点错愕:“你要去哪?”

  赵宇摇摇头,平静道:“把你跟夏草的事跟我说说吧。”

  “什么事?”朱佳琪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道。

  “她为什么离开?”在朱佳琪听来赵宇的语气,她感觉不到任何情绪波动,这种平静跟麻木让朱佳琪开始慌乱。

  朱佳琪咬咬嘴唇,慌乱道:“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赵宇摇摇头:“跟我说说吧。”

  朱佳琪沉默,赵宇没有继续逼问,耐心的等待着。

  “我跟她什么事情也没有,那天她看到我们睡在一起,第二天就退学了,这你都知道。”朱佳琪平淡道。

  赵宇闻言转身就走,朱佳琪慌了,拉着赵宇的胳膊,颤声道:“你去哪?”

  赵宇突然拿出一条脏兮兮的毛巾,满眼痛苦道:“找她,即使她已经不在了。”

  朱佳琪蒙了,看着脏兮兮带有大片血迹的毛巾,不知所措。

  拿过毛巾,赵宇转身离去,朱佳琪再次拉住赵宇的胳膊,怒道:“那我呢?那我呢?你就这么扔下我?”

  赵宇摸了摸朱佳琪的头,这次很自然,没有一丝僵硬,停顿。

  朱佳琪看着眼前这个平静的男孩,打掉他的手:“当初是她自己要走的,是她明知道一切甩了你走的。你现在去找她,你让我怎么办?”

  赵宇没有回答朱佳琪,而是问道:“那晚,我们什么也没发生对吗?”

  朱佳琪咬着嘴唇,良久才点点头。赵宇默默转身,而朱佳琪用力抱着赵宇的后背,抽泣道:“别走好不好,你不是答应我以后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离开我吗?”

  “在我沉睡的时候,会一直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听到那个声音,我就不在迷茫和胆怯。我不知道睡了多久,当我睁开眼,看到一个女孩慌乱,痛苦的模样,其实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她印在了我心里。”

  说着赵宇放下行李,转过身,轻轻的抓着朱佳琪的肩膀道:“而她在痛苦的时候,我连她在哪都不知道。”

  “既然你不知道她在哪,你去哪里找?”朱佳琪抽泣着。

  赵宇突然开心道:“不知道啊,但还得去找,哪怕到最后也没有找到。”

  “不要走好不好?不要扔下我。”朱佳琪失声痛哭。

  赵宇擦了擦朱佳琪的眼泪,柔声道:“谢谢你这么喜欢我,不要在等我了,听话,以后要开心。”

  朱佳琪明白了,她知道眼前这个男孩从始至终没有属于过她,或许在有的时候,这个男孩想真心的对自己负责,可是这一刻她感觉到男孩的心快要死了,剩下的恐怕就是对夏草的希望。

  朱佳琪看着赵宇苍白无力的脸庞,心如刀割,她知道,在这一刻开始,她跟这个男孩恐怕再也不可能。

  朱佳琪笑了,笑的很自然,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十分轻松,这种感觉很微妙,可能是再也不用担心眼前的男孩有一天会说离开自己,但又十分痛苦,因为她知道男孩已经离开自己。

  朱佳琪突然抱住赵宇,轻声道:“我知道了,这段时间我很我幸福,我能体会到这段时间你有心想给我一份未来。但我知道,我不可能走进你的心里,哪怕夏草不在了也不会。”

  赵宇轻轻的拍了拍朱佳琪的后背,没有说话。

  朱佳琪离开赵宇的怀抱,拿出手机道:“这是她走之前给我打电话的手机号,你打打试试吧。”

  赵宇内心开始颤抖,朱佳琪等赵宇记下后,冲他挥挥手笑道:“赵宇,祝你好运”说完朱佳琪转身就走。

  在朱佳琪转身的时候,赵宇隐约看到,朱佳琪的眼角,泪光闪烁。

  赵宇喃喃道“对不起”

  看着电话号码,赵宇始终没有勇气拨打,这是他唯一的线索,他害怕线索断了,十分害怕。

  终于拨打过去,“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系统的声音让赵宇险些崩溃。随后又安慰自己,没有停机就有希望。

  没有跟同学们告别,赵宇开始独自找寻的路程,先是自己的城市,拿着夏草的照片,赵宇奔波在各个医院中。

  从中心医院出来,这是自己的城市最后一个医院。赵宇又一次失望,只是片刻,赵宇重新鼓起勇气,继续寻找。

  “朋友,这么小就开始干这行?”天桥下,赵宇刚把坐下,一个乞丐模样的男子就嘲讽道。

  赵宇摇摇头,因为不知道还要找多久,赵宇对于每一分钱都格外珍惜,在离开自己的城市后,晚上就会睡在天桥下,或者公园的椅子上。

  “嘿,我说小伙子,被家里抛弃了?”男子套着近乎就凑了过来,赵宇有些抵触,倒不是男子身上难闻的气味,而是他现在有些抵触跟陌生人搭讪。

  在这么多天的寻找,每当拿着相片问起车站,路人,医生的时候,那厌恶的眼神,让赵宇麻木。

  “不是”赵宇冷漠回道。

  “这样,你跟着我们,虽然不敢说让你每天有吃有住,但是温饱还可以解决的。”乞丐男子给赵宇说道。

  赵宇摇摇头:“谢谢,不用了。”

  男子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回到了自己的简陋的露天床,寒风有些刺骨,赵宇又在身上盖了件衣服,也渐渐沉睡。

  又是一天的寻找,既如以往的一无所获,赵宇蹲在地铁口,吃着廉价的面包。静静地点燃香烟,赵宇渐渐的离不开香烟了,为了省钱,赵宇买最为廉价的香烟,有时候甚至可以不吃饭也要买烟。

  一个月了,赵宇已经走遍了两个城市,中间赵宇想过放弃,但是每当看见那块带血的毛巾时,又一次次鼓起勇气再次寻找。

  一个月来赵宇只洗过一次澡,身上的已经的气味早已经有些难闻,衣服更是脏兮兮,赵宇不敢住宾馆,因为每天的车费,占据着他大量的花销。

  赵宇蹲在地铁站回忆着这一个月来的日子,为了找一个能当风的地方,也被当地的乞丐打过,被小偷偷过。深吸一口香烟,赵宇对自己说着没关系。

  继续下一个城市,车站里,人们对赵宇的出现纷纷避让,车站的安保人员更是把他当成乞丐,想要赶他出去。

  赵宇跟安保人员解释了许久,他们才放赵宇离开。汽车上,看着不断逝去的风景,赵宇迷茫但不迷失。

  再次拨打朱佳琪给自己的手机号,还是关机。赵宇无可奈何。

  汽车上,人们对于赵宇指指点点,甚至有人毫不客气的骂道“真他妈臭,怎么会跟乞丐在一辆车上。”

  “我说小伙子,你身上的味有点大啊。”赵宇旁边,一个中年大叔开口道。

  “抱歉”赵宇歉意的说道。

  “没事,习惯了就行好了,小伙子,这是去省城干什么?”大叔摆摆手问道。

  赵宇看着大叔感激道:“找人。”

  “怎么?跟家里闹掰了?出来自己一个人流浪?”大叔打趣道:“我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过来的,我说小伙子,有什么事别跟家里人过不去啊,爸妈无论做什么,肯定是为了孩子们好,知道不?”

  赵宇无奈道:“大叔,你误会了。”

  大叔有点诧异,就再也没问什么。汽车还在继续行驶,赵宇拿出手机,看着李丹的相片,自从开始找寻,赵宇在路上会时不时看着相片发呆。

  “咦,看着这个女孩有点眼熟啊。”大叔这时突然开口道。

  赵宇闻言有些激动,颤抖着抓着大叔的胳膊,颤声道:“您在哪看到过她?”

  大叔被赵宇的激动吓了一跳,想了良久,惊喜道:“我想起来了,大概四五个月以前,我在北京人民大学医院看到过她,当时我们在采访一个抗癌女孩,我记得她也在那个病房。”

  “癌症?那个病房里都是得癌症的人么?”赵宇的身体有些颤抖。

  大叔突然一拍大腿“对,我想起来了,就是她,我还记得她叫什么草。”

  “夏草,她叫夏草。”赵宇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声音忍不住打颤:“原来是癌症,怪不得你要走,怪不得你要走。你怎么这么傻。”

  一路上,赵宇问了大叔很多关于夏草的事情,当大叔说道,夏草苍白的脸庞,空洞的双眼时,赵宇心如刀割。他恨不得立刻出现在夏草身边,陪着她。

  大叔也了解到赵宇的故事,有些动容,下车的时候,大叔把随身携带的现金都塞给了他,鼓励道:“小伙子,是个男人,加油,你肯定能找到她的,大叔回去后争取也帮帮你,给你上个新闻。”

  赵宇给大叔致谢后,立刻赶到了北京,来到人民大学医院,赵宇激动的问着前台的护士。护士见到赵宇没有太多的反应,毕竟她们见过太多的生死离别,对赵宇的情绪波动没有太大的影响。

  对赵宇职业性说了句:“稍等”就开始查阅了记录。大概五分钟后,护士才开口道:“抱歉先生,您要找的人四个月前已经出院。”

  “出院?”赵宇闻言愣住了,希望又破灭了,良久赵宇才又问道:“能告诉我她是什么病么?”

  得知答案后的赵宇失魂落魄的走出医院,如行尸走肉一般蹲在一棵树下。赵宇有些崩溃,他不知道夏草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从护士那里得知,四个月前夏草的情况不是特别好,药物已经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选择了出院。赵宇知道护士没有直接说出是夏草已经不行的意思。

  医院的线索已经断了,赵宇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中国太大了,究竟要怎么样才能找到一个人。

  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赵宇,坐到了日落,又从日落坐到了日出。清晨的阳光撒下的时候,赵宇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自己有什么资格放弃。

  重新拾起信心,赵宇揉了揉麻木的双腿,再次上路。赵宇相信,就算夏草已经快要坚持不住,她的家人最后还是会把她送到医院。

  从打印店出来,赵宇把夏草的照片挂在胸前,希望有人看到能给自己一点线索。

  走出北京的最后一家医院,赵宇继续去往下一个城市。又是一个月过去了,赵宇还是一无所获,在中间,有人给赵宇提过一些线索,当赵宇立刻赶到的时候,等待他的是一次次失望。

  赵宇的事迹开始流传,赵宇在客车上碰到的大叔,通过自己的关系,运用网络的资源帮赵宇宣传。

  微博上,微信的朋友圈,各种社交平台上,开始流传着赵宇的故事。一张张赵宇的照片也开始流传在网上。

  当八班的众人看到照片的时候,沉默开始蔓延,刘婷高慧更是捂着嘴巴失声痛哭。

  长长的头发,满脸的胡子,破烂的衣服甚至看不清原来是什么颜色,消瘦的身体挂着夏草的照片,显的异常单薄。

  坐在马路旁喝着矿泉水,蹲在地铁口啃着生硬的馒头,躺在天桥下瑟瑟发抖。一张张照片,让众人难以置信。

  赵宇接到刘婷的电话,开心道:“姐,今天有人告诉我看到过夏草,没准是真的。”

  刘婷闻言,眼泪不停地流了出来,哭道:“咱们不找了,咱们不找了。”

  赵宇愣了愣道:“姐,你咋了?你哭什么?”

  “你现在在哪?”

  “我在宾馆啊,明天一早我就要去杭州了”赵宇一本正经道

  “那什么我听到有刮风声。”

  “额,我开着窗户呢姐,你咋啦,哭啥?我没事啊,好的很。”

  刘婷默默地挂掉了电话,靠着墙边,失声痛哭着,满眼的心疼。她知道,赵宇是怕他们担心,每次都打电话就会告诉她们他很好。她现在祈祷,祈祷赵宇能快点找到夏草,真诚的祈祷。

  赵宇并不知道他的照片流传在社交平台上,只是有时莫名的有人会自己一些钱,告诉自己要加油。

  赵宇还在奔波着,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三个月,赵宇早已经记不清楚自己走了多少城市,寻找了多少医院。只是没经过一座城市,赵宇会记在本子上,然后去下一个地方。

  赵宇再也没有想过放弃,他坚信着,坚信着能找打,坚信着可以找到。

  赵宇的事迹还在流传,越来越多的人转发。各大博主,网红,甚至有的明星都在转发。只是这一切赵宇都不知道,他疲惫的坐在车上,又奔向下一座城市。

  在一所医院里,一个女孩躺在病床上,望着窗外的天空发呆,看累了就会拿出某人给她画的速写开心的笑着。

  突然一个男孩闯进了病房,拿着手机对女孩急切道:“姐,你快看。”

  女孩对男孩说道:“你慢点,怎么了?”

  当女孩接过手机看到相片的时候,顿时泪流满面,捂着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照片里的男孩跟路边的乞丐没有什么两样,只有身上的照片被他呵护的异常干净和清晰。

  女孩一张张滑动着照片,看着男孩坐在马路上着发呆,又看到男孩蹲在树边吸烟,烟头散落一地,又看到男孩深夜蜷缩在公园的椅子上瑟瑟发抖,又看到男孩急切的奔跑在车站,又看到男孩从医院里出来的落魄。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城市,越来越多的照片让女孩放声大哭。看着底下的评论,有人今天在这里看到了,有人说今天在那里看到了他,有人说他今天睡在了天桥下,有人说他今天睡在了公园里。

  当女孩看到最近的一张照片时候,满脸的温柔,只见赵宇长发已经披肩却格外蓬乱,胡子更是凌乱,脸上更是出现了泥土,布满血丝的双眼,正温柔的看着自己的相片。

  女孩此时哭的异常伤心和绝望,她没有想到,自己当初做的会换来一个这样的结果,会让赵宇奋不顾身的找寻自己,她绝望的不知所措,她现在好想立刻回到赵宇身边,又怕赵宇找到自己,矛盾,心疼,绝望充斥着女孩的心脏。

  “姐,他在找你。”夏正轻声道。

  夏草温柔的望着照片,流泪道“是啊,他在找我。”

  夏正有些局促不安,挣扎道:“姐让他过来吧?你看他都已经...”

  夏正没有忍心说出赵宇的落魄,望着失神的姐姐,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怎么去劝解。这十个多月以来,看着一天比一天消沉的姐姐,夏正深感自责,他只能讲一些笑话逗姐姐开心,闲暇的时候,推着姐姐去外面散步。

  但他知道,姐姐一直惦记着那个男人,会经常盯着跟那个男人的合照发呆。夏正不止一次想联系赵宇,但是他都忍住了,他知道,姐姐最大的心愿就是让赵宇忘了她,夏正也打听过赵宇的情况,在得知赵宇跟朱佳琪在一起后,他也彻底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但是他现在再次得到赵宇信息的时候,他想劝姐姐,劝姐姐跟赵宇相见,哪怕只有一面。

  夏草微笑道“让他过来?见到我之后,然后亲眼看着我再次离开,而且还是没有一点希望的离开?”

  夏草把手机抱贴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的摩擦着,幸福道“很想见你呢。”

  夏草再一次搬离了医院,无论父母怎么劝说,夏草执意离开,而此时的赵宇还在遥远的城市寻找着。

  公交车上,人们对赵宇纷纷避让,有些人拍照,赵宇一脸淡然,三个月多月以来,赵宇习惯了人们的眼光。下车以后,赵宇再次鼓起希望走进医院,半个小时后,一脸失望的从医院出来。

  刚准备去下一个医院的时候,突然被一个20岁左右的青年拉住“你是赵宇?”

  “你是?”赵宇疑惑道。

  青年有些惊喜,开口道“你真的是赵宇,我知道你的故事,天啊,没想到你会走到这里。”

  赵宇有些诧异,皱着眉头问道“你认识我?”

  青年没有嫌弃赵宇身上的味道,拉着赵宇道:“我叫刘欣,我在微博上,看到过你的故事,真心佩服你。”

  赵宇更加不解的望着刘欣,刘欣见赵宇一脸不信的表情,打开微博道“你看,你都上热搜了,万里寻找心爱的女孩,这不就是你吗”

  赵宇看到以后,没有太大的反应,他现在哪还有心情管这些,恨不得每一分钟都不想浪费。

  刘欣拍了拍赵宇肩膀一脸真诚道:“兄弟,当哥哥的很佩服你的事迹,不能说对你有多大帮助,但是哥有车,可以带你去这座的城市的医院,省的你在自己坐车。”

  赵宇看了看自己,一脸感激道:“谢谢,不用了。”

  “我擦,没事啊兄弟。”刘欣知道赵宇是怕把自己车弄脏,给自己带来麻烦所以拒绝:“听哥哥的,这样你才能找的快一些不是吗?”

  赵宇想了想没有拒绝,而是对刘欣深深鞠躬道:“谢谢。”

  刘欣开车带着赵宇转遍了这个城市所有的医院,最终还是一无所获。这天,刘欣拉着赵宇来到宾馆。赵宇起初十分拒绝,因为刘欣已经帮助自己的挺多了。但是刘欣劝道:“明天再走,今天好好的休息一晚,身体好才能继续找下去。”

  赵宇不停的致谢,第二天清晨,刘欣开车把赵宇送到了车站,赵宇再次感谢。继续走下去,赵宇碰到了许多类似刘欣的好心人,有男有女,在他们的帮助下,走过的城市更多,也更快。

  走到四川的时候,赵宇认识了孙阳,在车上的时候,孙阳就认出了赵宇,在经过几天的相处,赵宇体会到了四川人的热情,但是在四川还是一无所获。

  分别的这天,孙阳问道:“有没有想过放弃”

  赵宇愣了一会,摇摇头:“最开始的想过,但是现在没有这种想法了。”

  孙阳犹豫道:“假如,假如她不在了呢?”

  赵宇陷入了沉思,良久才开口道:“这种情况我没有想过,哪怕真的不在了,我也会找到她的家人,去她的坟前赎罪。”

  突然孙阳的电话响起,接到电话的孙阳一脸惊喜道:“真的?嗯,谢了老同学,有空去那边请你喝酒。”

  挂掉电话,孙阳惊喜的对赵宇道:“夏草在河北。”孙阳看着兴奋,震惊的赵宇解释道:“我大学的专业就是内科医生,毕业后全班的同学分布在全国各地,这是我同学电话,你去河北找他,他说他见过夏草。”

  赵宇除了致谢还是致谢。焦急的赵宇直接来到火车站,买了发车最快的一趟火车,去向河北。

  列车上,人们看见赵宇仿佛看到了洪荒猛兽,嫌弃,厌恶,指指点点,甚至有人叫来的列车长,说忍受不了赵宇身上的气味。

  赵宇对众人抱歉后来到两节车厢中间,靠门蹲下。五个多月的奔波,终于找到了一丝线索,赵宇激动的久久不能平复。

  蹲的腿麻了以后,赵宇里坐在地上,坐累了以后,就又接着蹲着。经过一天的跋涉,火车终于到达石家庄站,在拨通孙阳给自己留的电话,对方告诉他,夏草前两个月出院了。

  赵宇愣在了原地,对方安慰道,夏草虽然出院了,但是他的同事之前看到过她们的家人,也就是说夏草很有可能还在这个城市。

  赵宇说了声谢谢以后挂掉了电话,在车站的报亭买了份地图,规划着路线。既然夏草已经出院,赵宇不敢寻找医院,这样很有可能错过。虽然石家庄是河北省的省会,夏草也有可能去了周边的城市,赵宇不打算放过一丝希望。

  赵宇想到夏草的弟弟肯定还要上学,又把目标锁在了学校。规划好路线,赵宇再次上路,已经把范围缩小到一个省了,赵宇相信很快就能找到夏草。

  跟学校门卫沟通一番,还要跟校长沟通一番,当每次来到有叫夏正的班级,赵宇不敢遗漏每一个学生,这是他最后的线索。

  每走出一所学校,赵宇就会向四周打听打听,而往往都会被周围的店主赶出来。

  整整一个月,赵宇走遍了整个石家庄,连周围村庄的高中也没有放弃。蹲在石家庄车站,赵宇迷茫了,内心开始动摇,但是又被另一个声音压制,不,她肯定在,肯定在。

  一路向难,河北省的地图快被他翻烂了,每进一个学校,他都会鼓起希望,尽管,破灭的很快。走完邯郸市的时候,赵宇迎来一个天大的难题,他没钱了。学校不像医院集中在市里或者县城里,而学校有可能在乡下镇上。没有公交车,只能打车。最终赵宇花光了最后一分钱。

  他开始不知所措,向姐姐刘婷借了一些钱后,赵宇决定借来的钱只买火车票,剩下的生活自己想办法,而办法赵宇只能想到卑微的两个字,乞讨。

  扔掉了有些笨重的皮箱,把衣服尽可能塞到留下的书包里,买了一份邢台市的地图,赵宇决定接下来的路步行走完。第一天,赵宇只找到了两个学校,而且还是市里的学校。第一天赵宇因为自尊,选择了挨饿。好在现在的已经是7月中旬,不用挨冻,但是躺在公园椅子上的赵宇被蚊子折腾的不轻。

  第二天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上路,阳光有些刺眼,口干舌燥的赵宇在中午的时候,终于来到一家饭店门前,他现在还深刻的记着,当他对老板说道:能给我口水喝吗?

  正在招待客人的老板怒道“哪来的乞丐快滚”

  赵宇默默离开,一家两家。不知道被拒绝了多少次的赵宇,疲惫的坐在地上。揉了揉被晒的发烫的脸颊,赵宇对自己说道:没关系,没关系。

  走了一天的赵宇,终于在放学的时候赶到了一所高中,善良的老师给了赵宇一瓶清水,赵宇十分感谢。失望的赵宇没有勇气对这位善良的老师开口索要一些食物,而是询问了下一所学校的位置默默上路。

  天色已晚,没有找到公园的赵宇只能找了一个偏僻些的地方坐在,脱掉鞋子和袜子,用捡到的树枝,把脚上磨的血泡扎破,随手用纸擦了擦,两天没有进食的赵宇实在没有力气了。

  喝完最后一口矿泉水,赵宇躺在地上沉沉睡去。

  天亮了,赵宇拍拍身上的土,继续上路。路过一个煎饼摊的时候,赵宇鼓起勇气向前乞讨:阿姨,可以给我一个煎饼么?我没有钱。

  在这里摆摊几年的阿姨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看了看浑身脏兮兮的赵宇,阿姨先是愣了愣赶紧问道:“小伙子,你这是离家出走了吗?”

  赵宇摇摇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阿姨没有在继续询问,而是动手连续给赵宇做了两个煎饼,递给赵宇:“小伙子快吃吧,吃完赶紧回家。”

  赵宇急忙道:“谢谢您,谢谢您。”

  阿姨看到赵宇要离开,喊住了赵宇,又塞给他两瓶矿泉水,再次嘱咐道:“赶紧回家吧。”赵宇对阿姨鞠了一躬后再次上路。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赵宇忘了走了多久了,脚上的疼痛提示着赵宇,鞋子已经不能穿了,咬牙买了一双廉价的凉鞋,赵宇赶上了暴雨。

  赵宇没有睡在树下,没有选择找地方避雨,他实在太疲惫了。任由雨点打在身上,赵宇身体卷缩在一起。

  赵宇忘了在邢台市走了多久,他只记得走坏了三双凉鞋。下一个城市赵宇来到了衡水,当走完市里所有学校,他又失望了。他已经不知道失望了多少次了,尽管一次又一次,但只能在鼓起希望继续。

  今天乞讨没有讨来任何食物喝水,赵宇只能默默忍受着,乞讨的日子,最好的一天,赵宇吃了两顿饭,最难的时候,三天没有讨到过东西。好的时候,会被赶走,不好的时候会被老板骂着离开,赵宇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第二天赵宇依旧一无所获,在这天,赵宇生病了,两天滴水未进的赵宇终于累倒了,他不知道自己发烧达到了多少度,那晚他只记得特别特别热。一晚的昏昏沉沉,天终于亮了,赵宇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找到了一个药店,开口道:“有没有便宜的退烧药。”

  医生看着赵宇有些发愣,随后拿出几袋绿色窄窄的颗粒,开口道:“这是最便宜的了。”

  “多,多少钱一袋?”赵宇问道。

  “一元一袋。”医生道。

  医生见赵宇直接撕开袋子,把颗粒全部倒在嘴里,有些不忍,赶紧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赵宇。赵宇轻声道:“谢谢。”

  赵宇拿着名为尼美舒利颗粒的药离开了药店,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公共厕所,赵宇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蹲在角落里,不一会又沉沉睡去。

  一直睡到了下午,赵宇才醒来,好在退烧药有些作用,赵宇好了许多,但是饥饿充斥着全身。

  咬咬牙赵宇站起来,走到超市买了两个包子,他知道现在不是省钱的时候,如果不吃,可能自己无力在走下去。晚上喝了两袋颗粒,赵宇回到公共厕所强忍着自己睡去。

  当赵宇醒来的时候是深夜,终于赵宇感觉烧已经退的差不多了。想了想,赵宇选择了上路,已经耽误了一天,赵宇不敢在歇息,不过他还是在上路之前又喝了两袋颗粒。

  在衡水的日子,仿佛幸运女神看到了赵宇,有两位青年认出了赵宇,在得知了赵宇的情况后,一位出钱,一位出力。赵宇没有拒绝,只能苦笑着对他们两个说着万分感谢。

  当赵宇走完衡水最后一所学校,他记得那天落了好多好多树叶,他知道,秋来来了。那一天他没有急着上路,而是坐在一棵树下看着夏草的照片,整整发呆。许久许久,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两天,赵宇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自言自语道:秋天来了,你究竟在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