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姣花清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道不同,别走一起

姣花清月 周周衔羽 2975 2020.02.17 21:18

  张佳一是个心里不搁事儿的人,林旭认错态度那么好,两人和好如初,在车上家长里短的说些寻常话。

  快到小区门口了,张佳一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林旭,你老实告诉我,你老说你父母忙,腾不出时间,是不是他们不想见我?”

  林旭一方面惊诧于女孩子的直觉,连一向老实单纯的佳一都能想到,一方面赶快组织语言相劝:“怎么会呢?你也知道,放假期间,是店里最忙的时候,为了见你,我每天都是偷跑的。他们要考虑的事情比我多,自然更忙了。”

  张佳一信了,反正林旭让她安心,他说什么她都信。

  到地方后,她坚决不让林旭下车送她,她一边按着林旭,一边说:“你快回去吧,那么忙,别让他们又说你了!”

  林旭明白她的意思,不再搅缠,开车走了。

  待车子消失在视线之外后,张佳一才转身往家走,一路上都在琢磨:林旭真实身份对他们今后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诚然,她是有些小得意,之前总担心林旭打工仔的身份让她在人前站不稳,现在好了,不用担心了,可她却丝毫开心不起来。

  她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地方不对,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顺溜、平静,只是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她还说不上来。

  算了,不想了,开学后,和姚红说说吧。

  寒假终于过完了,张佳一顾不上看姚红新买的衣服,直接将事情说了。

  姚红先是惊愕,慨叹张佳一是瞎猫碰着个死耗子,运气到天了。再听她说,到林旭家“觐见”之事没了下文,姚红嘎嘣脆地指出:“张佳一,这里面有事。林旭家大业大,对你们来说,不一定是个好事。你看啊,按理说,一般男方家都是上赶着要见女孩子的,哪家老人不急着抱孙的,况且这添的孩子可都是他们的嫡孙呢!况且他们家就林旭这一个孩儿!现在呢,女方家都见过男孩子了,男方倒没有动静,林旭比你还大两岁呢,要说他父母不急着让他成家,我是不信。肯定有问题。要我说,你抓紧催着点林旭,就说,他有没有诚意就看他家到底见不见你了?”

  姚红一番话分析的头头是道,张佳一无话可说。姚红看她半天不言语、不表态,就把头俯过来更近些说:“我说的话你听见了没?你倒说个话呀,这时候你可不能心肠软呀!”

  张佳一叹了口气:“我何尝不知道你说的在理,可我这个人你也知道,从不愿强迫人,再说我是个女孩子,哪有上赶着上男方家的?”

  “张佳一,你就嘴硬吧,死要面子活受罪,那你就受吧!”姚红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张佳一又“唉”了一声,道:“我相信林旭,他不会让我失望的!”

  “现在不是林旭的问题,现在明摆着是他父母的问题,人家为什么不吐口见你,八成是因为人家觉得咱们配不上人家儿子,说到底,是嫌弃咱们穷,不是有钱人?”姚红恨声道。

  张佳一之前总认为这门第之说是存在于古文戏理中的,是封建余孽,是前朝前世需要的。况且她周围都是差不多的人家,大家过着差不多的生活,她从没有思考过家庭出身是决定婚姻的重要因素。可这世上从没有你没经历过没见识过就不存在的道理,现听得姚红一语道破,她一方面羞愧于无知与少见,一方面愤懑于这些俗知偏见,她咬着牙说:“嫌我家穷,我还看不上他家呢!我们是知识分子家庭,他们呢?暴发户,哼,要真是林旭因为这个看不上我家,我还就不理他呢!”

  说完,张佳一使劲把书摔在办公桌上,以示不满。

  姚红看得出她在赌气,也不跟她计较,摇摇头,抱起书本,上课去了。

  尽管嘴上对林旭家有意见,但因为喜欢林旭,张佳一还是很期盼上他家的,“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嘛,早见早放心。

  同时,她也不想对林旭施加压力,一来她不忍心让他为难,二来她对林旭有信心。只要两个人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一定没问题的。

  是的,没问题,张佳一自己给自己打气,在年轻人的心海里,永远是充满希望的。

  张佳一没等来林家的邀请,反而等来了杜明霞的邀约,杜明霞说自己长年在外,本地朋友不多,更没有同性的朋友,希望和张佳一作朋友,她们一起逛逛街等的。盛情之下,实在难却,加之每次林旭都忙的脱不开身,她只好自己去陪着杜明霞。

  杜明霞说这样才好,两个女孩子好说话。杜明霞看着也是大大咧咧的,什么话都跟张佳一说,特别爱说她和林旭小时候的事,说是让她多了解了解林旭。

  杜明霞爱说爱玩的性格,打消了张佳一的陌生感,她们很快熟络起来,也借此,张佳一是真开了眼界,杜明霞逛街,用一句时髦的话说:“只买贵的,不买对的!”那花起钱来,张佳一看的心惊肉跳,一个手包得自己一年工资,一套衣服得好几年工资,鞋子就更不用说了。佳一跟着她进过两次美容院,剪过一次头发,她第一次知道女人可以在脸上、头上花费这么多功夫和金钱的!

  多年后,张佳一在电视上看到一档节目,内容大概是讲:大城市有钱人的父母为了教育孩子珍惜生活、学会感恩,在节目组的安排下,让孩子与生活在大深山里穷人家的孩子互换角色,各自到对方家里生活一周。一周结束了,有钱人家的孩子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可穷人家的孩子呢,看到了外面精彩世界后必须重新回到深山。这些孩子们从城市离开时,那不舍、不甘的眼神让她心碎。若是一个人不能长相拥有,干脆什么念想都不要给他,最深的伤害莫过于短暂的给予后无情的夺走,这样的孩子怎么能再平静的生活下去呢!

  跟着杜明霞逛了几次,张佳一慢慢感觉不对劲。她是开了眼,明白了天很高,地很厚,有钱人很有钱。同时,她更明白了一句俗语:人比人,气死人。

  人们往往不是和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比,而是和身边的人比。杜明霞和张佳一,年龄相仿,性别相同,户口所在地相近,怎么生活的差距这么大呢?这个现实深深刺痛了她。虽然她到现在并不清楚林旭家底有多厚,只看杜明霞她觉得已大差不差了,因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其实是张佳一被刺激太深了,林旭家确实很有钱,但与杜明霞家还差了些的,何况林旭家是从经济不宽裕时走过来的,消费观念并不像杜明霞。杜明霞因为有国外生活经历,加之人家家是做房地产生意的,门面很是重要,她消费是很有一套的,林旭家并没有高到让张佳一咂舌的地步。

  即使如此,比起张佳一家,林旭家仍是高出不少来。

  现在的张佳一总算明白了有钱人和自己的区别,她看着杜明霞潇洒阔气地付帐,看着她得意十足的指使人为她服务,看着她看似亲热实是炫耀地搂住她逛街,看着她好似同情施舍般地为她添置东西,她想起一句古话:道不同,不相为谋。

  杜明霞再叫她时,她就百般找理由不去,她知道她们永远不可能成为好朋友。但杜明霞把自己说的可怜兮兮的,还开着车跑到学校门口来接她。张佳一灵机一动,叫上姚红一起。

  姚红真仗义,二话不说就随她陪了一趟,结束后直接叫张佳一以后不要搭理杜明霞:“佳一,她就是典型的打林旭的主意没打着,来打你的主意”

  “什么?”佳一吃惊地转头问:“打林旭什么主意?”

  “你看不出来,她喜欢林旭。”

  “什么什么?”张佳一瞠目结舌。“不可能,她知道我和林旭的关系,她一个千金大小姐,不可能!”

  姚红恨的点着她的脑袋说:“说你缺根筋,你还怕做不瓷实这个名号。你没听她开口闭口都是林旭,你没看她打扮的全幅武装的就为了把你比下去。你真是傻的出奇,就应了那句话,把你卖了你还帮人数钱”。

  张佳一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仍喃喃道:“不可能吧,她出过洋,留过学,那么好的条件,怎么会看上林旭?”

  “人家那是青梅竹马,人家说那么多,你没听出来?说不定呀,她从小就喜欢上林旭了,只是林旭不知道罢了。不管怎么说,你以后少跟她来往,还有,再和她打交道长个心眼,别在她面前露怯。”说完,姚红拍屁股准备走了,却一个回头:“林旭还没带你见家长吧?”

  “说的是呢!”佳一垂了头,有些丧气。

  “赶紧的啊,不要拖!”姚红甩下一句话,夹着课本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