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豆蔓儿青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95胎发

豆蔓儿青青 钟晓111 2142 2021.08.09 10:09

  出院之后,奶奶便也住在街上,和外婆一同照顾方旭母子坐月。

  每天一大清早五点左右,奶奶就起了床,在阳台用手搓洗孙子一夜换下来的大堆尿布、和全家大大小小所有人的衣服。然后用高压煲煲上白粥,便下楼去买菜,又带回大袋的包子馒头等等,给大家早餐。

  厨房负责掌勺的,依然是外婆,产妇每日的汤、饭菜要另外准备,重油的、辛辣的都不行,还要荤素搭配,其他人的可以随意发挥。每日早晚给轩轩洗澡、照顾方旭的日常,也是外婆的重要工作。

  给婴儿洗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婴儿太小,骨骼还太软嫩,脖子尤其要注意时时承托。产妇也不容易打理,方旭总是出虚汗,又坐卧不宁地总想下床,总想往房间外跑。外婆不得不隔几个小时就帮她抹一次身,时不时就跑进房去陪她说话,盯着让她别乱动。

  不过自从一鸣回来之后,厨房里的大部分工作都被他承揽了,外婆也就轻松了不少。

  弹指间,假期竟已接近尾声。娇妻幼子在怀,谷一鸣深感时光飞逝,不得不恋恋不舍地告别父母妻儿,独自一人回红创上班去了,每日里只能微信聊聊天。

  一大家人,不在一起住的时候,所有的抱怨都听不到,似乎一切融洽。一旦住到一起,各种各样的不和谐、各种各样的看不惯,便都一一浮出水面。

  婆婆习惯性地日常唠叨,在方旭听来全都是抱怨和不满。“电费多了”、“煤气贵了”、“这个月没搞到几个钱”、“累死了”、“养的几只鸡都吃完了”、“土鸡蛋没有了,街上卖两块钱一个呢”……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方旭便越发对失业、对在家吃闲饭的现状,产生了更加强烈的抵触和焦虑。日日盼着,宝宝能够快些长大,自己可以早些找份工作去上班,有份收入。正所谓兜里有粮,心里才不慌啊。

  轩轩满月之后,奶奶与外婆商量达成一致,便又和爷爷回乡下老家去了,边种地,边做一些周边的零工。奶奶临走前,还一再当着方旭的面,重复几次对外婆说:“多少种点儿、挣点儿,一家人吃的口粮就总是不用愁了。我真是命好,有外婆可以在街上帮忙照顾这母子俩个,我俩个老儿,也隔几天就会来街上送菜,来看你们的,有什么事就打电话啊?”

  随着爷爷奶奶的离开,方旭的生活又渐渐归于了平静。

  轩轩自打出了月子,便见风就长,一天一个模样,满百日的时候,已经成了个小胖墩了。外婆用两手扶着他的肩膀,把他放到自己脚背上玩“骑马马”,他笑得咯咯响。

  奶奶有一次来,见到外婆逗弄,觉得好玩,便也扶着轩轩玩“磨粑”的游戏:“请客、磨粑,大客吃大粑,细客吃细粑。细粑没吃到,搭个狗颈!”每每念到“搭个狗颈”,轩轩就发出咯咯咯银铃般的笑,喜得爷爷奶奶眼睛都笑眯成了一条缝。

  轩轩满百日这天,方旭由小许带着,去给轩轩理胎发。理发店的师傅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先生,戴一副老花镜,他教方旭将轩轩哄睡着了之后抱在怀里让他理。老师傅嘴里哼着低沉而悠长的腔调,像是什么催眠曲,慢条斯理、轻手轻脚地开始给孩子理发。理完了一边,再让方旭将孩子换个方向抱着理另一边,自始至终也没有弄醒轩轩。

  剃下来的胎发都被师傅收在手心,最后合到一起,用肥皂泡团成了一个小圆球交给方旭,说可以长长久久地保存。方旭用提前准备好的锦袋将胎发装好,问师傅多少钱,师傅说随意给就好了。小许忙跟她耳语说,就是随意给个红包的意思。

  这世上凡事最怕“随意”,一旦随意,反而就没了标准,多也不是,少也不是。方旭掏出一百块钱递给老先生,老先生讲礼地拱拳相谢,还说了一大堆的吉利话:“祝孩子身体健康!将来金榜题名!前程似锦!”

  轩轩这时刚好一觉醒来,似乎发觉有什么不对,瞪着大眼睛望望妈妈、又转头望望外婆,一脸无辜的表情十分呆萌。方旭点着他的鼻子说:“谷文轩同学,这下你可变成大光头啦!”外婆在一旁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棉布帽子给轩轩戴上,孩子顿时又成了时尚小顽童。

  回去的路上,小许突然问方旭说:“听你叫轩轩叫谷文轩?是古代的古吗?还是稻谷的谷?”“是稻谷的谷,咋了?”方旭问。“喔没事,这姓少见,是稻谷的谷?我还以为我听错了,也有人姓古代的古呢!”小许笑着说。“稻谷的谷是少见,不过他们村好多姓这个谷的,我也就在这儿才碰上姓谷的呢!”方旭没心没肺地说。

  小许心里打鼓一般地“砰砰”作响,哑娘留下的那袋谷种顿时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这世上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吧?自己从没存过寻亲的念头,丝毫也不愿意找回生身父母,甚至潜意识里一直在逃避这件事情。然而自己家和方旭家却都那么巧,刚好将门面和房子同样买在了兰馨小区?周边没有一个姓谷的人需要自己刻意躲避,许阿姨却主动带着方旭出现在了自己的生活中,还收了自己做干女儿。

  如果真是这么巧,难道这是老天爷刻意的安排吗?难道是哑娘在冥冥之中的牵引吗?那么方旭就极有可能竟是自己的亲弟媳?轩轩就是自己的亲侄儿?那天在医院碰见的那个满头花发的老阿姨,就是自己的生母?就是她,丢弃了自己吗?

  凭心而论,小许由衷地喜爱干娘和方旭,喜爱肉嘟嘟机灵可爱的小轩轩,甚至对匆匆几面之缘的谷一鸣,印象也十分亲切,他看起来是那么憨厚纯良,讲话又那么风趣幽默,他会是自己的亲弟弟吗?自己多么愿意有这样一个弟弟和妹妹啊,可是为什么他们偏偏就姓谷呢?

  罢罢罢,天下姓谷的不知几多,就连方旭也说了,谷一鸣他们村就有好多户姓谷的人家呢,怎么可能这么巧呢?小许摆摆头,不愿再去想这件事情。但是也下定决心,日后尽可能少出现在方旭家里,哪怕仅仅只是猜测,小许也不愿意再面对那两位老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