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豆蔓儿青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开窍的哥哥

豆蔓儿青青 钟晓111 2974 2021.07.06 09:32

  顾欣欣回到瑞城的时候正值初夏,乡间的清晨凉风习习,正午虽可以短袖,清早还需要穿多一件长袖单衣。屋后那片茂密的竹林中,不时传来鸟儿清亮的叫声,Wān-Dō-Bā-Guŏ-,Wān-Dō-Bā-Guŏ-不紧不慢,凄凉婉转。究竟是什么样的鸟儿能叫出这样空灵悲切的声音?儿时的欣欣,时常在林子里巡着鸟叫,四处追寻这奇特的生灵,却从不曾弄清究竟是哪一种鸟。

  奶奶曾叹着长气告诉欣欣说:“这种鸟,是可怜的姐姐鸟……从前,有姐弟两个孤儿,父母早亡,两个孩子相依为命。姐姐每天外出种地、上山砍柴,弟弟年幼,就留在家中煮饭,等姐姐回来。那个时候不像现在这样太平,山上有很多老虎豺狼,时常还有传说邻村谁家的娃娃被豺狼叼走了。姐姐每天在外面忙碌时,总是很担心弟弟,晚上回来看到弟弟好好的,就很开心;弟弟每天盼到姐姐平安回来,就也十分开心。日子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姐弟俩慢慢长大,感情越来越好,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姐弟两个十分知足。可是有一天,姐姐在砍柴的时候,意外跌落山崖摔死了。姐姐死时,心中放不下弟弟,担忧年幼的弟弟饿死,一缕孤魂不肯散去,便化作了一只小鸟,日日飞到弟弟门前呼唤:Wān-Dō-Bā-Guŏ-,Wān-Dō-Bā-Guŏ-,叫声如同小姑娘说话一般清脆明亮,人们从来没有听见过这种鸟叫,纷纷跑来围观,小鸟急得在树枝间上蹿下跳,叫个不停,又突然飞去衔了一片碗豆叶来,落在弟弟肩头。这下终于有人恍悟,这是小姑娘回来了,她想提醒弟弟,田里的碗豆已经熟了,赶紧去扒壳收豆,若再不收,豆子就要爆出来落到土里生芽了,弟弟就要挨饿了……”

  “人活一辈子,好多时候,都不是为自己一个人活的呀!”年迈的奶奶抚着欣欣的头发:“没人能够一辈子都顺顺当当的。你奶奶我,小时候家里没吃的,被送去给人做童养媳,一根火柴没划着,就要挨一顿打,脑袋整天被铜烟斗敲出血痂。后来长大了,又碰上战乱,被土匪兵抢上山,后来又被解放军给救了。为了活命,大家啃树皮、吃观音泥。生下来的娃娃,算起来总共有八个,却只能活下来两个,养大一个娃娃多不容易啊。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啊!”

  老老实实做了一辈子农民的父母,避而不谈她在广东的那段见不得光的遭遇。只是带着她,不停地下地劳作,砍豆秧、锄草、翻整菜园、扎篱笆、挖花生……几乎一刻也不得停歇。

  繁重的劳动让她不再失眠,食欲也渐好了,脸上逐渐泛出了红光。

  这天,父亲给她抱回了一只小奶狗,通身灰黄蓬松的短绒毛,被父亲直接呼作“灰毛”。灰毛时常抬头瞪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她,她若不理,灰毛便伸出一只前爪,一下一下地往她脚背上搭,一双小眼睛无限深情地望着她,很是惹人怜爱。

  干活累了的时候,欣欣时常扑通躺到田畔的草地里,草尖尖扎得她的背和胳膊一阵酥痒。有小小的蚂蚁顺着草丛爬上她的手臂,时而左右摆头,时而趴伏观察,活像八路军的侦探兵进入了敌战区。欣欣伸开手掌抚摸天空,蚂蚁便顺着她的胳膊一路往下爬去,“灰毛”歪着脑袋已观察它良久,此时突然一口将它舔去,又慌忙摆着头不停用瓜子扒拉嘴,逗得欣欣咯咯直笑。

  故乡的天,是这样清朗。蓝莹莹的天空铺满了白云,就像母亲年关时在厨房巨大的案板上制作的各样面食。一绺绺长长的“散子”铺开如姑娘的发辫,等着下油锅;捏一些“猫耳”,搓一堆“京条”,一格格花式水饺,一笼笼蒸糕,案板边上还有自己捏出的小马、小狗、手枪、青蛙、汽车……

  空气中夹杂着草香、泥土的芬芳,蝴蝶、蚂蚁在周边奔忙……活着真好啊。

  酷暑时节,欣欣在汕头当医生的哥哥顾平武突然回来了。顾平武比欣欣整整大十岁,小时候读书时成绩特别好。欣欣读小学的时候,总被老师教训:“你看你哥当年……你怎么搞的?”欣欣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搞的,就是不爱读书。平时两人在家中时,顾平武总是闷在自己房间,或摆弄一堆他收集的破烂宝贝,或专心读他的书。欣欣却在外面跟小伙伴们抓鱼、玩泥巴、跳橡皮筋……每天玩到母亲喊她吃饭,才满头大汗地跑回家。后来顾平武考上了医学院,理所应当地成了全家人的骄傲,欣欣却读完初中就辍了学。

  不过,生性内向的顾平武,一直不喜欢也不大擅长与人交往,话特别少,人又比较木讷。哪怕是自家人,平时的联系也十分稀少,电话都不打一个,有时几年都不回一次家,这次却突然之间跑回来了。

  欣欣在心中猜测,怕是父母将自己的事情向他告了状,他回来教育自己来了。没想到哥哥对欣欣的事情只字未提,却在有一天,神神秘秘地递给她一小帧照片,红着脸问她:“给你看看!”

  照片上的女孩明眸皓齿,穿着时尚。“哥,你可开窍了?”欣欣调侃道:“什么时候开始的?铁树开花喽!好漂亮的嫂子!”“不知道能成不呢,别瞎说!”哥哥笑着,吞吞吐吐地说:“她在北京呢,好远!”“那怕什么的,你去看她呀,以后让她跟你到汕头就好了!”“嗯,是这么想,不晓得人家肯不。”哥哥喃喃道:“我过几天就去看看她,见个面。”

  顾平武工作好、收入高,三十来岁了还没正儿八经谈过一次对象——至少从没见他往家里带过女孩子。小伙子身材敦实,圆脸阔额,话又不多,一看就踏实,正是三姑六婆眼中的“好娃儿”标准。本地的乡亲打听到他肯在当地找个媳妇,上门说亲的人便一茬接着一茬。可是好几年过去了,他却一个也没看上,看过照片或者见过一面之后便不再联系了,推说忙、没有时间。没被看上的女子们于是反目相讥:“又矮又胖,年纪又大,三杠子打不出个闷屁来,有什么好得瑟的?除了工作好,什么都不是!”愁得他爸妈整日里长吁短叹。

  顾平武倒真不是挑剔,他自问对女生的相貌、学历、身高、经济都并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只要人投缘,这些都可以一般。现在的女生哪有丑的?爱整洁、人善良就是非常好的妻子人选了。

  本以为十分简单,可相了几次亲,他发觉每个来相亲的女孩看他的眼神都很挑剔,弄得他十分不自在。问他的问题也都富含深意,他生怕一句话就答得人家不吭声了。

  他怕人家盯着他打量,也时常觉得应付不来这种高难度的、动不动就陷入无言尴尬的面对面交流。

  自小到大,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他早已习惯了被动相处。面对相亲这样的高难度的项目,要在短时间内向对方展示自己、又清楚地了解对方的好恶,这对顾平武来说无疑是项太过巨大的挑战。

  几乎每次,他都能在相亲过程中,敏锐地捕捉到一些对方脸上不经意闪过的不满、不解、不屑……即使后来,对方表现出再多的热忱,可那一瞬间闪过的不认同,像一把小尖刀划过他可怜的自尊心,令他再没有兴趣争取或是敷衍下去。一次次的相亲失败,一次次被误解,他也不想去解释什么,只是渐渐失了相亲的兴致。

  照片上的女孩叫柯友梅,也是瑞城人,28岁。照片上的柯友梅有着顽皮的笑脸,身材苗条,细眉大眼,披着微卷的长发,画着淡妆,职业白领装扮。

  半年前,两人经熟人介绍开始联络,听熟人说,柯友梅只身一人在北京做销售。两人平日里只是电话、微信聊聊天,还未曾真正见过面。这女孩从认识他到现在,从没问过什么房子、车子、存款这些庸俗的问题,只是平平常常地和他聊日常:天气如何、吃了什么、有什么漂亮的风景、开心的事情……

  顾平武隐隐觉得,这是个非常含蓄而传统的女子,清新雅致,温柔体贴,最适合自己这种木讷的性格,十分称心。这一趟回来,就是看看家人,顺便跟父母提一提这事儿,好让他们也高兴高兴,别整天的催自己相亲。然后就准备顺道上北京去看看柯友梅,已经提前跟她约好了。顾平武想,这一趟去北京,就尽量争取把事情定下来,完成自己这桩人生大事,也算是了了二老的心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