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豆蔓儿青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9清明

豆蔓儿青青 钟晓111 2458 2021.08.01 16:06

  胡胖子最近老在同学群发牢骚,听说他“又”失恋了,屁话特别多。这家伙已经谈了不下十次恋爱,每次失恋都把自己弄得痛苦不堪,又是买醉又是撒泼的。每次重新开始恋爱了,便又再把微信、QQ动态统统删掉。

  “你还没恋麻痹啊?哪来这么多深厚的爱情?”方旭毫不留情地调侃他。“我不像你们喔,我每一次,我都用尽全身的力气去爱……”胡胖子又开始了他情圣式的说教:“你们这些人啊,恋爱一次就好像看透了天下苍生,了无生趣。对了,你晓得不?郑秋华这小子暗恋了一个人十几年了,却一直不敢说,无语吧?”“不会吧?”这勾起了方旭蛮大的兴趣:“他为什么不敢说啊?他条件那么好,他不说人家怎么知道啊?”“就是,我也是这样劝他,不过他一直说‘没希望的……不可能的’。有句话说‘行动是治愈焦虑的良药,犹豫、拖延只会不断地滋养恐惧’,这话你听过不?这小子就是典型的越犹豫越恐惧,越恐惧就更加地犹豫。你是不知道他那个人,有多固执!”“确实是没你英勇!”方旭打趣地嘲讽道。

  清明近了,又到了缠绵的雨季。清明节是广东人非常重视的节日,族中男丁上山扫墓是每年必行的功课。通常男人们都必须在这一天回到家乡,大队人马带着砍草挖土的工具、抬着烧猪、果饼、香烛等等,浩浩荡荡地上山祭祖。

  内地一些省份,在清明时的习俗则相对比较简单一些。

  方旭的老家,是由亲友们各自计划时间,分头上山为逝去的亲人扫描。插上纸花纸灯笼,放一挂鞭炮,再烧一把纸钱。时间通常从二月下旬便开始了,最晚不可以迟过清明节。

  早在三月初,方旭便已打电话叮嘱母亲,上山扫墓的时候,记得帮自己问候父亲,为自己没能回去扫墓而请求父亲的原谅。母亲却说她早已去过了,也早已说过了这些话呢。并且告诉她说,父亲坟茔周边的杂草都已被人砍过,坟头插了不少可能是亲友们带来的清明花。

  公司清明节的放假通知出来得比较晚,通知一改往年的习惯,竟然连放三天假,方旭想了想,还是又回了一趟老家。幸好她这一思量,几乎是救了她老母亲一条命。

  方旭回家的时候,母亲说已经连续胃痛了好几天了,吃什么药都不见好。

  方旭问了问症状,又上街去给母亲买了种胃药,看着她服下去。可是整整半天过去了,仍然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临近晚饭的时候,母亲竟然疼得冒起了冷汗,方旭觉得不对,便坚持叫了车,让母亲跟她到医院去看看。没想到一检查,医生说是阑尾炎,再晚来一步就来不及了,要立刻手术,叫方旭签名。

  方旭看着知情同意书上密密麻麻的“风险”字样,吓得手直抖。护士在一旁说:“放心,这就是个小手术,实习医生都能做,安全得很。这些表单都是常规的,没那么吓人。”

  护士端着盘子过来说让母亲“备皮”,方旭不知道什么是备皮,呆呆地看着护士。护士笑着说就是刮毛,把衣服捋起来,在手术的相应部位剃掉毛发,再消毒。

  手术很快就做完了,术后的母亲十分虚弱,靠在病床上有气无力地给方旭说:“这些医生真是无良,做手术的时候,我一直听到他们说说笑笑。其中一个医生说,他昨天晚上就梦到今天会有个阑尾手术要做,没想到这么晚才送来……”

  医院的病房环境很差,墙壁斑驳,连空调都没有,电视机也是坏的。五六个病人共一间病房。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碘伏、饭菜等各种复杂的气味。

  阑尾炎术后要一周才能出院,方旭便打电话跟公司请了假,留下来照顾母亲住院。

  术后两天,母亲一直都没“通气”(放屁),医生说通了气才可以正常进食。同病房的病人吃东西,一会儿汤,一会菜的,把母亲馋得不行。到第三天早上,母亲终于激动地告诉方旭:“通气了通气了,快去给我买碗云吞。”

  云吞没找着,医院楼下有家做手工面的,老板娘用一台小小的压面机慢条斯理地在压面条。方旭之前在这儿吃过,味道很不错,老板娘也和气。方旭给母亲要了碗细面,让老板娘加多些肉,说母亲饿了好几天了,想吃云吞,又没找着。老板娘一听,停了手里的动作:“是才通气儿吧?那可不行,得慢慢儿来,我这餐先给你加点肉沫子。我一会去市场,顺道买点儿皮子,回来给你包点儿云吞。你跟你妈说,下一餐就有得吃了!”“好咧!”方旭高兴得想跳起来:“您可真好人!”

  这一天,母亲精神好了许多,突然问起方旭,可记得郑秋华这个人?又提醒她说:“就是你高中同学啊!好像说在上海做装修设计。”方旭当然记得,讶然问母亲:“怎么呢?”“他姨妈家就住在你二婶家隔壁,前两天,你二婶过生日,他姨妈跟我打听你有男朋友没有,说是看你俩相配得很,又是同学,知根知底儿。你二婶也在旁边说郑秋华这娃娃好着呢,又懂事又老实,人长得也撑头。妈后来也找人合过了八字,确实相配。要不,你俩试着谈谈?”

  “郑秋华?”方旭脑子里猛然想起了同学会上他半跪在面前、吐自己一身秽物的囧状。方旭惊得嘴巴半天合不上,难道胡胖子说的那个人是自己?可自己毕竟与周林峰有过那么深的一段纠葛,相熟的同学之间,往事历历在目,他暗恋的人怎么会是自己呢?倘若果真如此一往情深,怎么能如此不着痕迹?郑秋华和自己从小学就开始同学,十几年相处,如果他真的对自己有什么情愫,没理由自己全无知觉吧?方旭明明记得早在初中的时候,同学们便相传郑秋华和李老师的女儿李芬是一对。心下断定,恐怕只是长辈们“觉得两人相配”,而并非他自己所想。她不好意思地回绝母亲:“怎么可能?大家这么熟的同学。怎么可能突然之间被你们安排来谈恋爱啊?这也太搞笑了!”

  临回广东的时候,方旭劝母亲考虑跟自己去广东,说那边天气好,一年到头都不怎么冷,母亲一个人在老家,万一真有个什么事,自己又不知道,实在是不放心。

  母亲却说:“你妈我还年轻着呢,哪里有现在就开始养老的道理?有事自然会打电话给你,你忙你的事业,放心好了!”方旭不置可否,母亲劝她道:“等你结婚生娃了,我就去给你带娃,去照顾你们,那样我也有点事做。要不然,你去上班了,我一个人谁都不认识,一天到晚怎么过啊?”

  家里的腊肉腊肠还剩了不少,母亲似乎都没怎么吃。方旭最喜欢吃母亲做的腊肠了,清水蒸上就能吃,多瘦少肥,咬一口满嘴留香。还有母亲做的腊肉炖萝卜,清甜可口,方旭百吃不厌。临走时,母亲又用纸盒给方旭装了许多腊肉腊肠,让她带去给同事们吃,说放在家里自己也吃不完,都是浪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