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豆蔓儿青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4打针打哭了

豆蔓儿青青 钟晓111 2041 2021.07.04 17:21

  饭堂的面点师傅老欧,是河南人,生得膀大腰圆,头发已掉得接近全秃。老欧做的白面馒头个儿大又敦实,微微带甜又不腻,小个子的女生早上吃一个馒头就能饱。

  最近他不知做错什么开罪了老板,老板竟然点名让何巧儿即日将他炒掉。何巧儿叫来老欧,帮他结算好了工资,告诉他公司不用他了,请他另找工作。没曾想老欧犯起了横,吵着闹着拍桌子问为什么要炒他?何巧儿只好叫赵神探上来架走了他。

  本来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没想到当晚何巧儿和一帮同事刚走出厂门口不到五米,老欧突然不知从哪个角落冲了出来,挥着一把菜刀“啊——”地狂叫着,向何巧儿冲了过去,谷一鸣这时正好在何巧儿身后不远,眼疾手快,一扬手便抓住了老欧的手腕,菜刀却跌了下来,刀尖正好砸中谷一鸣的胳膊,立时砸开了一个血洞,一股鲜血像小喷泉一般登时飙射出来。

  两个保安已经跑过来制住了老欧,何巧儿吓得手脚发抖,喊老赵赶快拿药箱来,又叫了厂车司机赶紧送谷一鸣去医院。

  打破伤风针的时候,谷一鸣痛得啊哟啊哟直叫唤,眼泪都泛出了眼眶。打完一回身瞧见何巧儿正站在身后不远,还用手掩着嘴不停地笑。一时又羞又恼,气哼哼地说:“你还笑!你来打打看,这针可不是寻常的疼!”打针的护士也在一旁笑了起来说:“是的呢,这针确实特别特别疼。”

  何巧儿心里觉得很过意不去,人家这是为自己挨了一刀呢,可以说是救命之恩,自己还没心没肺地笑,实在有些不应该。何巧儿一直很仰慕谷一鸣的才情,这人虽然长得胖乎乎的,但个子高大,圆圆的脸上长着一双布娃娃一般圆圆的眼睛,说话风趣幽默,知识面又广,好像和谁都能找到共同话题。只是言语时常太过凌厉,又总能一语中的,让人无可辩驳,自己也曾好几次被他怼得无话可说,这点有些叫人讨厌。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血性的一面,为了同事伸手挡那一刀,这得要多大的勇气?何巧儿想想就后怕,如果那一刀落到自己身上,小命保不保不好说,毁容估计是毁定了。想到这里何巧儿就气得直咬牙,发微信语音叫赵神探直接把老欧送派出所去。

  谷一鸣一听急了,叫她赶快撤回消息。“这老欧不是坏人,我经常有时跟客人讲电话讲得晚了,去饭堂没菜了,他就煎蛋给我吃,一煎一大碗。”看她一脸惊愕、不可理喻的表情,谷一鸣有点不好意思地摸着头说:“也不是说煎蛋啦……你听我说,他儿子有软骨病,生活无法自理,二十多岁了还要人抱进抱出,他老婆专门在家侍候,就靠他这点工资养家。突然之间被炒了肯定心急上火。他也不是真想砍人的,你看我才轻轻一挡他就松手了,他没想伤人的,可能一时心急想吓吓你!看在我面子上,你就放过他吧?别报警了,行不?”何巧儿看着一脸着急的谷一鸣,心里很是感动,却不知说什么好。要说在这件事情上,自己确实处理得也不好。虽然是老板交代下来必办的工作,自己也应该考虑清楚做事的方式方法,在老欧这个问题上,自己太不重视员工的情绪安抚了,才会引发这个事故。

  回厂的路上,何巧儿托起谷一鸣裹着纱布的胳膊问:“好疼吧?”“不疼!”谷一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胳膊潜意识地本想缩回来,突然又没有缩回来。何巧儿那对灵秀的大眼睛这会儿噙满泪水,像一泓清泉,长睫毛微向上卷,眉心拧在了一块儿成了个小小的川字,让人真想伸出手指头去给它按平了。她脸上写满了担忧和心疼,与平时那个风风火火的辣妹子形象天差地别。不知道是不是缝合时医生的麻醉药下的太重,谷一鸣这会儿觉得胳膊好像都不疼了。

  两人在回程的车上详细商议着,一会儿还是由谷一鸣出面主持大局,何巧儿再和老欧开诚布公地谈一次,最好是能解开心结,也免得留下什么后患。这动不动就拿刀行凶,想想就有够吓人的。

  老欧双手被反捆在身后,眼泪鼻涕挂了一脸,狼狈不堪,正缩在保安室一角的地上,估计已受了不少恐吓和虐待,一见到谷一鸣,便触电一般爬起来,旋即给他跪下了,口里呜呜喊着:“谷主管,你饶了我吧?我错了,我错了呀!我该死!求你帮帮我!不要把我送公安局!”谷一鸣扶起老欧,解开他身上的绳索,让他宽心,说:“不会的不会的,我这是点儿小伤。再说了,何小姐已经知道你的情况了,人家原谅你呢,你看你干的什么事儿?”老欧又忙不迭地给何巧儿作揖,口里不停地念叨:“谢谢何小姐,谢谢何小姐,我混蛋,我对不起你们!我该死,求你们不要把我送公安局,我做牛做马多谢你们!”

  何巧儿叹了口气说:“工作的事情,不要说你,连我们都是一样,根本不能自己做主。谁也不知道自己能干到哪天,分分钟下一个被解雇的人就是我,这也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没有了一份工作就要死要活、甚至要杀人啊,只要我们肯找,哪里不是工作啊?你先回去休息两天,工作我回头也帮你看着,有请厨师的我留意告诉你去面试。附近的工厂多,要面点师傅的大把,不愁不好找啊。”

  老欧先前搞不清被炒的原由,想着何巧儿轻轻松松一句话,自己就没了工作,气头上灌了几口老酒,稀里糊涂拿起刀便冲到厂门口,想吓吓何巧儿,并没有真的想伤她。结果却误伤了一向待自己好的谷一鸣,当时他就吓坏了。而今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闯下了这么大祸,竟还能因祸得福,哭着又要给两人下跪,扇着自己的脸骂自己“不是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