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豆蔓儿青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3开工大吉

豆蔓儿青青 钟晓111 2106 2021.06.29 11:41

  正月初六恒伟厂举行新春开工仪式,厂里一早便由行政人事部分头通知了所有管理人员,叫大家八点前必须到岗,八点四十将准时举行开工仪式,另外再三交待说:属鸡的人今年不要参加开工,避免犯冲。

  谷一鸣赶着初五晚上的车,初六一早八点钟终于及时出现在了厂门口。老板和老板娘脖子上喜庆地挂着红围巾,大家都笑逐颜开地互相抱拳说着吉祥话,讨要红包。

  谷一鸣见人就抱拳:“新年好新年好!恭喜发财恭喜发财!”一支烟的功夫,便收了厚厚一大叠红包。广东的习俗是结了婚的人才需要给大家派红包(俗称“利是”),红包数额不用太大,一般用崭新的纸币,十块二十块比较常见,图的是个吉利。

  结了婚的人就算是成年了,一副长者派头,边派红包边逗趣说:“今年赶快娶老婆哈!”、“利利是是!”、“升官发财!”、“工作顺利!”、“大家发财!”……

  老板和老板娘的红包格外地大,上面还印着大大的“杨”字儿,看来是家族专属。

  厂区一角有专设的神位,女同志们在老板娘的带领下正在帮忙准备祭祀用品。长长的贡桌中心摆着一头一米来长的大烧猪,烧猪被烤得通体焦黄,两只尖尖的猪耳朵和小尾巴,被细心的用红纸包了起来。猪身两侧摆着浅黄色蒸熟的整只公鸡、没有去鳞的鱼,和各色水果、糖果、旺旺烧饼、还有两颗碧绿翠嫩的生菜。

  谷一鸣早上还没来得及吃早餐,看得嘴里口水直翻,肚子咕咕地叫。

  行政人事部的黄经理,正在吆喝着指挥三五个保安从楼顶往简易支架上挂鞭炮。他得意地跟大家介绍说,这是开工专用的八丈“满堂红”,费了许多周折才能买到。一鸣好奇地向他打听为啥是八点四十开工,为什么不是九点?黄经理神神秘秘地说:“这是查了‘通胜’的,八点四十是吉时!”

  吉时到了,黄经理吩咐点燃鞭炮,噼噼啪啪一片轰鸣声中,大红的纸屑漫天飞扬,院落里顿时铺了一地厚厚的红纸屑,煞是好看,果然是满堂红。鞭炮燃到最后,一个大大的炮仗“砰”地一声在竿顶炸开,一条“生意兴隆!”的红幅应声在头顶展开,大家高声叫好鼓掌。杨总杨太带头祭拜上香,每个部门的管理人员一支拿了三支香,依次上香,一边拜祭,一边口中念叨:“祝公司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大家身体健康!一团和气!”

  上完了香,便由杨总主持切烧猪,杨总象征性地“意思”了一刀,等老板娘拍完照后,便将刀交给了穿好围裙戴好手套的黄经理。

  黄经理乐呵呵地接过刀,娴熟地斩起了烧猪,边斩边往不锈钢盘子里装,招呼大家吃烧猪。何巧儿给每个人都发了一次性手套,大家争相往盘子边上涌。

  正月里,人事主管何巧儿新招到了一个保安队长,很是称心。队长姓赵,陕西人,据说是之前在利来酒店做过保安队长的,有退伍证,四十来岁,一米八几的瘦高个儿,眉毛像用粗木炭画上的两条直线。话特别多,又会来事儿。这不,厂门口的地面变得干净了,保安室门口花坛里的绿化树枝,也被他剪得齐齐整整。保安室的凳子直接不见了,之前懒懒散散的大门保安,竟然开始了“站”岗模式,领导进出都“啪”的立正敬礼,乐得杨总嘴都合不拢,直伸大拇指。

  这天黄昏,正逢员工下班高峰期。谷一鸣叫上何巧儿,和赵队长一块在大门口商量着明天红创雷副总要亲自来厂参观的事儿。

  红创去年的模具业务占了恒伟厂六成的业务量,连注塑加工的业务也占了三成。通常红创每周都有工程部的人来恒伟联络工作,那群人谷一鸣都十分熟络。

  这位雷副总只来过一次,就是上次陪同美国客户做审核的那次。看老板和老板娘千叮万嘱的紧张样儿,这位雷副总应该来头不小,而且明天的来访将很可能直接影响到今年一年的生意量,老板叫他千万要布置好细节。

  白天谷一鸣已经通知各个部门都搞了一次大扫除,下午又将各个车间巡查过了一遍,该注意的事他也都给大家交待好了。现在只剩下招待形式上一些琐碎事儿需要人事部配合。谈完布置,何巧儿上楼去向老板娘请示水果、花篮这些招待物资的采买,谷一鸣便拿着烟,和老赵在门卫室旁抽了起来。

  “喝——你等会儿!”老赵突然对一个员工招手喊道:“过来过来!”“干嘛?”应声过来的是一个胖胖矮矮、约摸四十来岁的妇女,汗水浸湿了她前额的短发,一缕缕盘曲在她额际。她左手提着一只8磅的绿色外壳大热水瓶,右手拿着个饭盒。谷一鸣认得这好像是饭堂打饭的一位阿姨。“把热水瓶打开!”老赵伸伸下巴示意她。

  谷一鸣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员工在厂里提开水回家,是向来被允许的,考虑到他们在外面租房多有不便,老板为了表示体恤,同意大家可以从厂里的公共热水器那里打开水提回家。公共热水器那儿因此每天都摆满上百个各式各样的热水瓶。这赵队长莫不是不了解情况?可转念一想也不对呀——赵队长上班不是一天两天了,上百个热水瓶他就单单盯上这一个?谷一鸣静观其变。

  胖阿姨一动不动,直愣愣地看着赵队长,也不出声。老赵夸张地翘起兰花指,慢慢拎起了瓶塞,润湿的软木塞上挂起一溜金色的液体,雨点一般扑向地面,啪啪摔成一颗颗病毒的模样。病毒的形状大小不一,张牙舞爪。

  这带着浓烈醉人的熟花生香气的病毒,迅速扩散到空气中,从胖阿姨惊慌失措的瞳孔,钻向她胖胖的脖颈,倾记间已让她感染,并发起了高烧——胖阿姨的脸膛瞬间变得通红。

  打从这件事起,赵队长得了个“赵神探”的美号,为表嘉奖,杨总更是直接提前给赵神探转了正。赵神探这段“抓贼记”被当作热门新闻以飞快的速度在工厂传播,神探先生好不得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