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豆蔓儿青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2哑娘

豆蔓儿青青 钟晓111 2106 2021.06.28 18:05

  许曼妹的母亲郑哑娘,被车撞成了重伤。接到通知的时候,曼妹正在给她妈烫裤子,当场吓得手脚发软。杨师傅忙接过烫斗立好,叫师娘赶紧陪着她,去市中医院看看人。

  车祸大约是凌晨六七点间发生的,最近村子西边上的公路上,清晨时分老有泥头车呼啸而过。村子又正处在急弯口,前不久还见马路上撞死家畜。

  哑娘被清早下地的赵二伯路过发现时,已在血泊中躺了多时,一口气尚未断,满脸糊血,神智不清,眼看就要不行了。赵二伯急忙喊人叫急救车,又叫儿子给街上学裁缝的曼妹送信。

  曼妹去医院的路上不停地哭,呜咽着说她妈肯定是想去路口等她回家。本来说好了昨天回的,可曼妹突然想起今天是她妈生日,她给她妈做的裤子马上就快完工了,便让人带信给她妈,说她今天一早回。

  曼妹从小是哑娘的心头肉,哑娘不说话,总是看着她笑,对她竖大拇指。无论她干啥,哑娘总护着她。

  小时候上学,只要天上见了一丁点雨雪,哑娘总是唯一一个来到学校接孩子的家长,还时常受同村孩子们家长委托,给娃娃们捎来一大堆雨伞。哑娘总爱把曼妹背在背上走,曼妹打着伞。放学路上有一个很大的沟坎,平时孩子们可以跳过去,下了雨沟边儿上溜滑溜滑的。哑娘便次次都要停下来,把曼妹放在一边,自己冒着雨雪,四处找来石头、土块将它垫平,再看着孩子们过去。那时的曼妹,时常在心里怪妈妈多事,管他们干什么。

  那时家家条件都不怎么好,孩子们除了在山野乡间摘野果、拔甜草根嚼嚼,是从不奢望有什么零食吃的。可是曼妹却像孩子们中的小土豪,她的抽屉里,常年都装着硬硬黑黑,用粉红纸包着的水果糖,同村的孩子们都特别羡慕她,时常拿东西跟她换糖吃。隔壁的楚楚姐整天跟她说:“你妈可真好,又不骂人,又给你买糖吃。我妈动不动就骂我死妹嘀死妹嘀。”

  同学们都用五毛钱一个的卷笔刀,曼妹用的是五块钱一个、带镜子带刷子的卷笔刀。每次去上学,哑娘还往她口袋放颗糖。

  曼妹偶尔拿回来一张奖状,哑娘高兴得将奖状捧在胸口,抱着曼妹左亲右亲。那张奖状被哑娘用个塑料袋子装着收到了箱底,被曼妹有一次翻找布条做沙包时给翻了出来。

  曼妹不爱读书,小时候学数学,大于号、小于号她总是分不清楚,那段时间数学老是考三四十分。同村有一位李老师就在小学里教数学,不过是教高年级,不是她的老师罢了。哑娘便提着一篮子的鸡蛋,拿上她的试卷,领着她到李老师家去请教。李老师当时正在炒菜,拿着锅铲比划着跟她讲讲口水直飞:“大小你总搞得清楚喽?为什么就会标错呢?哪边大,那个嘴巴它就朝着哪边开啊,这有什么难的呢?左边大你就把嘴巴朝左边张,右边大你就把嘴巴往右边张。”她还是没搞清楚什么意思,什么嘴巴,哪里来的嘴巴呀?

  对于她的笨拙和迟钝,父母亲倒并不责怪她。父亲甚至说,女娃儿家读那么多书也没有用,重要的是乖,不闯货,到时大了,咱们招个女婿上门,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母亲从此也不带她去老师家讨教了,再见到她考不及格,看她瘪着嘴可怜的样子,便心疼地将她搂在怀里轻轻拍她的背。

  哑娘没有读过书,不认识字。曼妹收藏着许多小人书,是班上的故事大王。哑娘时常拿着她的小人书,来央求她念给自己吃。曼妹总是绘声绘色地给哑娘读故事,有时还加上夸张的动作演示,逗得哑娘开心得不得了,频频对她竖起大拇指。

  前两年,父亲病逝了,哑娘没了依靠,曼妹更是成了她的命根子。时常半夜睡着睡着,突然起身到曼妹房里来给她盖被子,生怕她有个头疼脑热。曼妹出门去玩,回来稍晚一点,哑娘便在路上张望着等她。后来曼妹说要到街上去学裁缝,也是给哑娘做了好多工作,劝了好些天,她才勉强同意。但还是让她必须每周都要回家一趟。

  曼妹每次回家,哑娘都变着法儿给她做好吃的,时令的水笋、红烧肉、山药炖鸭腿、墨鱼炖排骨……自己一口也舍不得吃,笑眯眯地看着她吃。曼妹夹给她,她总是固执地夹回去。直到曼妹佯装发起火来,她才勉强吃下一两块。

  医院里,医生正在抢救,师娘扶着泪流不止的曼妹,站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候。医生终于抹着汗出来了,摇头对曼妹说恐怕不行了,快进去看看吧。

  曼妹冲进去,哑娘额部一边裂开,满面惨白,正躺在一堆管子里,肿得厉害的双眼正巴巴儿望着她,眼神涣散,眼泪顺着眼角流进了枕头。哑娘紧紧拉着曼妹的手,嘴里急切地发出啊啊的叫声,扬起另一只插着针管的手,不停地指向自己的枕头。

  曼妹不明白枕头怎么了,急忙按住她的手望向医生。医生说可能是觉得枕头不舒服,但是现在最好不要移动病人,有什么话,就赶快说吧。

  曼妹的眼泪又滚了出来,不停地哭喊着:“妈,妈,我给的做的裤子,已经做好了,是浅灰色的,街上时兴呢……”

  娘走了,曼妹回到冷清清的家里,幽魂一般,不吃不喝地躺在哑娘的床上,楚楚姐来看了她几次,给她送了几回吃食,她都没动。

  晚上天快黑了,楚楚又来了,不由分说地拉她起身说:“曼妹,走,去我那睡,我有话跟你说,在你这儿我害怕。”

  “曼妹,你晓得吧?我妈说,你是抱来的咯!”楚楚小心翼翼地说。

  “我知道。”曼妹无所谓地说:“从小你们都跟我说我是抱来的,但是我只有这个妈,这个爹,虽然他们都走了,我还是只有这个妈,这个爹和这个家。”

  “我是说真的,我妈说,你该回去找你亲妈亲爸,听说也是瑞城的,姓谷,你别不放在心上。”楚楚满脸认真地说:“没人说哑娘不是你妈,可是你也可以去找你亲妈啊?他们当初把你送人,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不找,我就是我妈的儿,生也是,死也是。他们既然不要我,我也不会要他们。”曼妹心酸地叫着:“谁都莫想取代我妈。”

  “苕曼儿,你妈哪不想你有个照应啊?”楚楚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抹着眼泪进来了:“曼妹啊,你妈肯定放心不下你啊!”

  曼妹脑海里猛然浮现出哑娘临终前,用手不停地指枕头的场景。蹭地起身,冲回了自己家。哑娘的枕头散发着一股曼妹熟悉的温馨气味,妈妈的气味......曼妹深深地将脸埋进枕头里吸着,想要把这温馨的气味深深吸进自己的肺腑保存起来,热泪又一次滚出了眼眶。

  曼妹翻过枕头,伸手往里面掏,掏出一个蓝布包,层层裹着。里头装着一本存折,一个拳手大的小红袋子,打开红袋子,里头装着一枚金戒指。蓝布包最下层,有一件婴儿的红底白叶子花儿的旧棉布衫。曼妹拿起那件布衫,从布衫里掉出了一个小纱布袋子,纱布袋子里装的是一把干爽的谷种,粒粒饱满,颗颗金黄。

  哑娘是想用这方法告诉自己身世吗?哑娘真的希望自己去找回亲生父母吗?可是曼妹发自内心地痛恨放弃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们,她在心底里呻吟,永远永远都不想要见到他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