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豆蔓儿青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6感恩

豆蔓儿青青 钟晓111 2021 2021.07.05 17:11

  工厂里有许多类似顾欣欣这样,来自天南海北,年纪小小就进厂打工赚钱的女孩。她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没日没夜地在车间的流水线上忙碌着,透支体力和汗水,挣那一份微薄的工资。她们过早地自立,辛苦地攒钱,省吃俭用,帮补家里,也帮自己攒一份嫁妆。

  长长的电话线、薄薄的汇款单,是她们与远方的家人维系情感的主要工具。她们把钱都寄回了家里,寄回那凝聚着她们所有的爱与情感,那千里之外的故乡。

  一年到头,她们对自己最奢侈的投资,也不过是添置一件新衣、买一双新鞋,或是过年前狠狠心,掏一百来块钱烫一次头发,风风光光地回一趟家。廉价的、大大的行李箱里,攒满了她们给家人准备的礼物:给爸妈的衣裳、给兄弟的剃须刀、给姐妹的头饰、给侄/甥儿女的糖果、给老人的糕点……

  这些可爱的女孩们,往往没有受过太多的教育,更没见过多少世面,心思单纯,不谙世事,又远离家人,缺乏关爱,极容易受一些存心不良的“情感”或者物质诱惑,还满心以后遇到了好人,碰到了真爱,陷入所谓爱情的圈套。

  车间的这些管理人员,尤其是一些所谓的“开国老臣”、“皇亲国戚”们,要文化没多少文化,要见识没多少见识,在车间却是地地道道的山大王、人上人。他们早已过惯了自以为是、颐指气使的生活,常常自认为魅力万千,风光难挡。时有听闻某车间经理、某领班、某技术员,甚至某组长,又“弄了个小妹”。你道是众人长舌?捕风捉影地搬弄是非吗?却原来是这些人自己,以此为资本在四处跟人吹嘘,无耻地将之当成为自己的“战绩”,恨不得给自己封上个“情圣”的名号。一旦出了什么事,却又像草狗一般缩回洞中去了。

  万幸抢救还算及时,顾欣欣没有送命,出院时便直接被她父亲领回老家去了。

  欣欣爸爸是一位憨厚的老伯,时常看着女儿抹眼泪。这几天何巧儿每天都去医院,给老人安排吃住,顺便奉命观察老人的动向。让人意外的是,老人家自始至终也没有向她发难,更没有去厂里闹事,临走时甚至还向何巧儿再三致谢,说多谢她救了女儿一命,多谢她这么多天对他们的照顾。

  何巧儿心里很不是滋味,作为一名HR,她的职业操守和良心第一次产生了巨大的冲突。但她也十分清醒地知道,自己不可能任由良心行事。老板给她的指示是只负责医药费,其它的看家属情况再做应对。简单说就是如果家属闹就赔一些钱了事,如果不闹就干脆不管了。

  幸好顾欣欣身体已无大碍,何巧儿心想,离开这里对顾欣欣来说应该是眼下最好的选择,自己不需要承受太过沉重的良心谴责。听老赵说,这几天曾祥庆吓得都没敢回厂上班,真希望这狗日的从此精神崩溃,不要再去四处祸害人家姑娘了。

  顾欣欣再没有回到工厂,曾祥庆蔫了几日后,便又恢复了精神。依然每天人模狗样、趾高气昂地当起了他的山大王。虽然杨总把他叫到办公室去结结实实骂了一顿,拍桌子踢凳地喝斥声,连何巧儿在外间的办公室都听到了,但最终公司却连个口头警告的处分都没给曾祥庆。唯利是图的资本家,是不会用道德标准来用人的,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用一个小有瑕疵、小有污点的人,还更能方便于制衡这个人。在工厂,这种事早已被司空见惯,最终被公众谴责、承受代价的,往往是这些孤身在外的女孩们。

  每每见到曾经理背抄着双手巡视车间,晓月便忍不住想念欣欣轻盈的身影,银铃般的笑声。晓月十分同情欣欣,那一刀下去,她是感觉有多耻辱?有多绝望啊?她以后还能鼓起勇气去生活吗?眼前这个曾经理,油头粉面,丝毫看不出年纪,此前连晓月也没看出他已经结婚了。这个无耻的男人,利用那点权利之便,诱骗无知单纯的小女孩。他可曾有丝毫为这个女孩惋惜过吗?他可曾有一次懊悔过吗?不!你看他看到年轻漂亮女孩时,仍毫不掩饰斜睨起那对桃花眼,如野狼一般龌龊的眼神。你看他云淡风轻地与人交谈,不时发出窃笑,一如既往的猥亵神态。晓月有时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觉得有女人为他自杀是一件很得意的事情?但愿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像这样毫无廉耻的人渣,老天爷怎不早早收了他去?留他在这世上祸害一方。

  时而同情,时而愤恨之余,晓月竟也十分满足起自己的现状来。晓月曾经一度对自己的婚姻生出许多迷茫,幸福到底是什么?晓月和秦军两人,算不上经历过什么自由浪漫的恋爱,一切都在父母主持下按部就班的完成,夫家经济条件其实只算一般,老公又不是很懂事,打牌抽烟样样行,还时常不务正业。照顾孩子从来都是婆婆跟自己两人的事,他只管当甩手爸爸。所谓爱情、所谓婚姻,就只是这样吗?可是相比欣欣而言,自己又是多么幸运啊?一时之间,晓月心中充满了对自己有名有份、光明正大的拥有一个爱人的满足、对生命中不曾经历过遇人不淑的感恩。

  生活虽难,好在还有目标,有奔头;家人虽远,离别毕竟只是短暂。秦军虽然纨绔习气不少,可勉强还算顾家,也有头脑。按小夫妻俩的盘算,估计到今年春节,俩人能就攒下三万来块钱。到时再找亲友想办法帮忙凑一些,在瑞城找个合适的地方,盘下个小门面,做点小吃生意,生意就算再一般,养家糊口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那时便不必再受这牢笼般的管束,赚多赚少,都是进自己的口袋,更加不必承受这骨肉分离的苦痛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