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豆蔓儿青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打一棒子给块糖

豆蔓儿青青 钟晓111 2137 2021.06.25 15:22

  谷一鸣就职的工厂在东莞虎门,叫恒伟塑胶模具厂。规模不大,总共才三百来人,主要做塑胶模具、注塑生产和一些五金加工,是一家私营企业,由老板杨富宁和老板娘共同经营,厂里的权势一族多是老板或老板娘的亲朋好友,管理层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可是个个都资历老到,从开厂之初便跟着老板,个个都开罪不起。

  这种环境下,真正做事的人,就往往很难展开工作。做任何事,都是上下两难,要面对这些元老们的高姿态,又要面对其他人满口的“不公”,苦口婆心、左劝右追,最后却常常落得两头不是人,没有一个人说你事情办得好。所以这些新设的岗位比如品质、工程、业务总是频频地换人。

  谷一鸣初到这里的时候,是做工程跟进的,小伙子胆大心细,工程跟得不错。人又活络,天南海北的能吹,知识面广,晓得的话题是真不少,人家无论说什么他都能接上。一天打扮得干干净净,人长得又喜庆,高个子圆脸盘,见人三分笑,车间的老大们基本都不排斥他。加上他英文不错,很得他上司的器重。

  一鸣刚来公司上班的第二个月,就碰上一个大任务。恒伟最大的客户红创,有一位专管业务的香港副总雷生,带着一个美国佬要来公司做现场审核。而且当天一早才通知老板行程,说是临时安排的,当天就要杀到。

  这红创是港资集团,规模很大,旗下有好几家工厂,几千号工人,主营婴童用品的欧美市场。订单量大的时候,几乎占据了恒伟总业务量的五分之四。

  红创集团负责与恒伟厂接洽业务的全是香港人,做事节奏特别快,一封电邮过来五分钟没人复就将电话打到了老板手机上。最近上任的这位雷副总,听说是海龟,说话总是一句中文里夹三五个英文单词。杨总和杨太两人都没读过多少书,业务部那帮菜鸟也没一个人能对上话,这样半中半英的谈话,常常听得人满脸懵逼。更别说这次他还带了个美国佬来审核,事先也没个通知。

  杨总急得团团转,打问一圈后找到谷一鸣,问他敢不敢去接待审核,谷一鸣初生牛犊不认得虎,根本不了解接待审核是干些什么,以为是普通的接待,懵懵懂懂就上了任……

  阿弥陀佛上天保佑——不对,是英语老师保佑,常用的会话还没忘光,好在这红鼻子老外也算有耐心,遇到他卡壳的地方,又是反问又是提醒的,加上又有红创的雷副总在中间帮忙沟通,总算把几个车间和大致流程给介绍清楚了,回到会议室给冷气一吹,谷一鸣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汗流浃背。

  审核最后顺利通过,雷副总走的时候指着谷一鸣对杨总说这小子不错,以后让他来跟我的单。从此一鸣便被调去市场部专跟红创的单了,任职副主管。也由于这个特别的缘故,各个车间的元老们顿生崇拜,从此更加不敢为难他,工作便越发的顺手了。

  业务部之前并没有管理人员,直接由老板亲自管理。之所以升谷一鸣是“副”主管,杨总是有他的用意的,一则避免他骄躁,二则还给他多留点上升的空间。马儿不能一顿喂肥,用人更不能一步顶天。施恩须缓,处罚当快,这才能把握人心。

  这小子还算精明,办事也牢靠。无论是上门拜访还是出席团体会议,但凡杨总带他见过一面的客户,他就能牢牢记下人家的姓名、喜好,当时说过什么话,干过什么事,从无混淆,这对做业务的人来说可太重要了。酒量也不错,平时也没听说有什么不良表现,就一个毛病,老爱睡懒觉。常常中午午休一睡就睡到三点多才上班,被人打几次小报告到杨总那了。杨总碍于情面,加上他平时做事又还不错,便不好直说他,怕伤了他的积极性。

  这年岁末,父亲打电话给谷一鸣,跟他说起大姐晓月就要大婚的事,说家里准备在腊月二十二办酒,让他提前请假回家过年。谷一鸣一听这么大喜事儿,一刻也憋不住,放下电话便乐滋滋跑去找杨总请假了。

  杨总叼着根雪茄,不紧不慢地说:“姐姐结婚这是大事,恭喜恭喜啊!”

  “谢谢杨总!”

  “你准备请多久?”

  “请十天吧?我想提前一段回去,家里不少事要帮忙……”谷一鸣意识到情况恐怕不太妙,可是姐姐出嫁是家里第一庄大喜事儿,自己是舅子身份确实许多事要张罗。

  “每年的年末公司活动特别多,又有公司团年庆典、又要给客户送礼,这些都是你们业务部打主场。你请这么多天恐怕很困难啊……”杨总的眉毛拧成了一团。

  “您看这样成不?我带着电脑回去,邮件每天处理,绝对不耽误。给客户送礼的事儿,我提前办好才走,实在有时间节点要求的事,我安排人到时帮忙搞定。我姐是二十二结婚,我至少得在腊月二十之前赶回去,再不能晚了,那就请五天假您看可以吗?”请假不拿工资,事儿还照办,有什么不可以的——谷一鸣在心里嘀咕。

  “嗯!公司离不开你啊,你要知道,本来今年的优秀员工评奖一定是有你的份的呀,这样吧,奖金呢我给你留着,等你回来拿。记得过完年准时回来开工哈!”杨总踱过来拍着他的肩说:“但是呢,有一个事你记得帮我留意一下,有人反映说,你们部门经常有人午睡时间过长,延误上班啊,你回去注意提醒一下哈!这影响不好。”

  谷一鸣感到体内一股热流从脚底直涌上脖子——到脑袋,这“有人”分明说的就是自己嘛,业务部就自己时常干这事儿嘛。他奶奶的,准是被哪个多嘴麻雀告了状。顿时话也不知道怎么接了,目瞪口哑地红着脸站在那里。

  杨总佯装不知,转身从茶柜里抽了两盒礼饼和一盒茶叶出来,用一个大礼品袋装好,让他带回去孝敬父母。一鸣离家出来读书、工作这么久了,自己平日回家都没有这般讲究,头一回碰到这么客气的老板,加上又刚刚才挨完了他一顿“骂”,这打一棒子给块糖的招数真叫人受不了。一时又羞愧,又感动,只得一个劲儿的道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