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豆蔓儿青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97扁桃体炎

豆蔓儿青青 钟晓111 2133 2021.08.10 09:42

  方旭和外婆时常带着轩轩到楼下小许店里去玩,裁缝店斜对面百来米,是小区集中设置的健身区和游乐场,有各式各样的健身器材,和一些翘翘板、转转车之类的儿童娱乐设施,地上是碎胶粒铺成的软基地面,这儿是老人孩子们每日早晚聚会的小天地。小许平时比较忙,又要守店,走不开。程成没有人陪,小许怕他摔着碰着,便总不许他去游乐场那边玩。每次方旭下来,程成便像小导游一样牵着方旭一样一样地体验:“小姨小姨,你跟我玩这个。”

  这天下楼,小许正抱着睡午觉的程成在专注地查手机。方旭从后面上去,在小许背后一拍,吓了她一吓。

  “查什么呢?这么专注?”方旭好奇地问。

  “唉,愁死我了,正想问你呢,快来帮我拿拿主意。”小许愁眉不展地说:“轩轩又喉咙发炎了,一发炎就发烧,每个月都搞好几次,怎么弄啊?我想给他做手术切掉扁桃体,你有没有这方面经验?”

  “啊?”方旭吃了一惊:“这么小可以做吗?而且不是说扁桃体是帮人体免疫的吗?听说它可以杀菌呢?我从小也喜欢喉咙发炎,可一直没做这手术呢,就做过一次激光治疗,好像是好一些了,但也还是经常会发作。”

  “激光?激光这边没听说有啊。”小许问:“你在哪做的?湖北吗?”

  “有你也不敢让成成做,要自己张开嘴巴,让医生用激光枪伸进嘴巴里,用激光对着咽喉的位置烧,烧得嗞嗞响,喉咙冒烟,小孩哪成?”方旭夸张地啊大嘴巴示范着。

  “这可怎么办呢?”小许愁容满面:“我也知道扁桃体有用啊,人家说扁桃体是我们的看门狗,但是如果它老是发炎,那它就是一条疯狗,成成基本上每个月都喉咙发炎一两次,次次都必须打针才能好,我觉得成成这扁桃体完全已经是条疯狗了。之前总在门诊给他看,每次打几天针,退了烧了也就算了。这次我专门带他去看中医,那老中医说,这孩子这么瘦弱,肯定就是因为平时喉咙总发炎,总发烧,小孩一打针吃药个头就不长,而且长期这样下去,还会影响孩子的心脏发育。我为这事愁得不行。”

  “那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情况造成这样的呢?”方旭未雨绸缪地问小许。

  “我跟你说啊,我那时候是不懂,你现在千万要注意。”小许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点着方旭的胳膊一一细数:“第一,千万别上火,喂奶的时候你和宝宝都不能上火,少吃——最好是别吃辛辣油重的东西。第二,环境一定要通风,要注意卫生,不要让宝宝随便什么都舔、都往嘴里喂,不要养成吃手的习惯。第三,多喝水、多喝水,这个太重要了,扁桃体炎、咽喉炎主要就是因为细菌啊、一些脏东西什么的附在喉咙里,经经常喝水清洗喉咙,从现在开始就要培养他多喝水的习惯。第四,不要吃一些太甜太酸的东西。哎呀太多了……总之就是要一切小心。”

  方旭频频点头,认真地用手机记事本将小许说的一条条记下。

  “那你准备啥时候去给成成做手术呢?”方旭忧愁地问。

  “等这次好了再去问吧。”小许轻轻拍着成成的背:“孩子爸爸说如果必须得手术,得去九江做,瑞城医院怕没有什么经验,孩子太小了。”

  “那是,那到时候我陪你去。”方旭安慰小许:“刚好我也去九江逛逛。”

  “你去那地方干嘛?”小许皱眉:“医院里到处是细菌,轩轩这么小,你不准去。”

  “那我帮你多查些资料,等你们回来了,我再来看成成。”方旭莫可奈何。有了孩子以后,方旭能够深深体会到小许的焦虑和担忧。

  九江人民医院,五官科医生廖化仔细检查完程成的咽喉,郑重地跟小许说:“目前两侧扁桃体不算特别肿大,不是必须要手术,听你描述,目前的情况也还没影响孩子正常睡眠,究竟发作得有多频繁?你确定坚持手术吗?”

  小许搓着双手,局促地说:“从三岁开始就时常发炎,稍一着凉、或是上火,他就会喉咙发炎,每个月至少都会发作一次,最近这半年发展成每个月两次了,我都有记下日子。他每次喉咙发炎都会发烧,持续三至五天,特别是下午和半夜三四点烧得厉害,而且每次都必须要打针才能好。我听我们那的中医说,再这样下去,会影响孩子的心脏发育。他们都建议我尽快给孩子做手术呢!”

  “这么频繁那是可以考虑手术。”廖医生想了想点头说:“那尽可能摘除病灶区的扁桃体,保留一部分扁桃腺,这样基本的免疫功还能保留。如果确定的话,可以办入院手续。”

  五官科的病房多是些成年人,只有成成一个小娃娃。护士们看来了这么个小娃娃,体检时纷纷逗他说话。

  “小朋友,你是哪里不舒服呀?”

  “扁桃体不舒服。”成成从妈妈那里学会了这个新词。

  “哎呦,扁桃体不舒服做完手术可以吃冰淇淋喔?”

  “真的吗?是奖励吗?”成成认真地歪着脑袋问护士。

  “是呀是呀,只有做扁桃体手术的小朋友才可以吃喔。”护士也认真地点头回答:“到时阿姨拿给你吃。”

  住院的是孩子,可是担忧的却是母亲。娃娃不知道手术是什么意思,只挂念着到时有冰淇淋吃。母亲想着这么小的孩子要全麻,要用到手术刀,看着手术知情同意书上密密麻麻的一大堆专业术语,紧张得手足无措,抱着儿子,不停地抚弄他的头。

  “妈妈,什么是手术?”成成抬头问。

  “嗯,就是——你现在的喉咙里有两颗肉肉,它们经常调皮捣蛋,一捣蛋你就会发烧,然后要打针要吃药,很难受对不对?手术就是医生到时候会给你罩一个口罩在嘴上,然后再给你打一个手上的针,然后你就会睡着,然后你醒来的时候,那两团小肉肉就会被医生取出来了,以后你喉咙就不会总是发炎了。并且做完手术以后,你可以每天吃冰淇淋,还不用吃饭……”小许尽可能地将儿子的注意力吸引到冰淇淋上,希望能减轻他的恐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