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豆蔓儿青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7好哭的苗苗

豆蔓儿青青 钟晓111 2272 2021.07.11 08:38

  生命常常如此奇妙,去得仓促,来得也突然。生生不息,轮回不停。

  送走奶奶的来年三月,欣欣又怀上了身孕。正所谓第一胎照书养,第二胎照猪养。这一次,欣欣不慌、也不忙了,班照上,事照做,什么也不按书上说了,反倒吃睡得很是自在。只有一样忐忑:是儿是女?

  怀孕三个月的时候,夫妻俩听从婆婆打听到的“可靠”消息,坐船过江,到邻省一个私人门诊去看一位老中医。老中医号完脉,笃定地告诉他俩说绝对是个男娃!见欣欣似有几分不信,老中医捋着雪白的胡须轻蔑地说:“在我这儿看过的,还没有一个看错的。七里八乡都知道我的名声!”临走老中医还包了几大包中药给欣欣,说是养胎安神药,确保孩子以后生出来筋骨强壮、身体健康。小两口喜笑颜开,觉得这800块花得十分值得。从此安下心等蒂落瓜熟。

  回到村口,婆婆正在跟村中一帮妇女打麻将,一见他俩回来,立马收摊跟在他俩身后回了家,掩着嘴问检查如何。赵文斌得意地笑着说:“是您想要的呢!”

  晚上公公听说此事,一直乐呵呵地笑,高兴之下还多喝了几杯,不停的说:“欣欣啊,我老赵家感谢你啊,感谢你喔!”欣欣局促得不知所措。

  然而天下竟然有这么捉弄人的事情,怀胎十月一朝分娩,生下的娃娃从性别到长相,和她姐姐鑫鑫犹如从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分毫不差。赵文斌傻傻的念叨着:“明明说是男孩啊?”护士不满地瞪他一眼说:“这种事谁敢保证啊?”

  这下公公婆婆可不乐意了,满脸的不快,欣欣感觉,自己竟像个罪人一般。赵文斌见她脸色不好,楼着她安慰说:“没有事,过些年政策好了咱再生嘛!”这愚蠢的安慰,让欣欣的眼泪像开了闸一般涌出来。

  老二起名叫苗苗,没有姐姐鑫鑫出生时乖顺,半夜常常哭闹,白天抱在手上还要抖,欣欣的胳膊从此落下了毛病,一到阴雨天就酸痛不止。

  孩子的外婆迷信,叮嘱欣欣在婴儿枕头边放上些剪刀、内裤之类的辟邪之物,却并没有什么效用。累得实在不行的时候,欣欣便踢醒老公,指使他半夜里将女儿抱起来抖。

  大孙女鑫鑫依旧被爷爷宝贝着,爷爷每天牵着她,一步步教她走路,指着屋外的“天、树、鸟、草、花……”一字字教她说话,小小的人儿开口会叫的第一个人便是“爷”。同样是女儿,一个爹妈生下的,两个孙女的待遇差别竟这样大,这让欣欣实在难以理解。欣欣常见公公举着鑫鑫满屋子跑,闹得大丫头咯咯笑,连下地干活他都带着这个宝贝孙女。可即使到苗苗会叫人、会蹒跚着走路,公公却连抱都没抱过她一次。

  苗苗断奶以后,欣欣又开始回厂上班挣钱去了,苗苗交给婆婆帮手带。

  婆婆除了种地,唯一的爱好就是打麻将,虽然打得筹码不大,五毛一块的,可是婆婆的瘾大。由于孙女苗苗总爱哭闹,婆婆便常用一些奇葩的招数安抚她,说是娃儿哭影响自己牌运。

  村里有长舌的媳妇时常给欣欣告状:“你婆婆啊,还给你女儿吃辣条呢!”、“把她放在地上坐呢,哎呦,坐在尿窝子里”、“你婆婆啊,死打你细妹儿屁股呢,说她爱哭,越打越哭!”……欣欣自然十分心疼,只能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多抱一抱这不招爷爷奶奶疼的小家伙。小小的人儿,最近脸上不知是湿疹,还是热毒,起了红红的两大片疹子。欣欣给她擦上湿疹膏后,抱着孩子去找婆婆:“妈,别给孩子吃辣条呢,不卫生!”“她爱吃啊,一吃就不哭!”婆婆并不当一回事儿:“那么多小孩都吃,怕什么?她爸小时候也长这些珠儿呢,一脸都是,没得事,长大了就好了!”转头倒还说了她两句:“倒是你俩,别老是抱着孩子抖,抖惯了,白天难带得很!我哪有功夫这么抖啊?”

  出事的那天,欣欣正坐在衣车前,埋头车一个衣领,针头突然被崩断了,她心里没来由地一慌。才一会儿功夫,赵文斌突然跑过来拉上她就往家赶。两人慌忙赶到时,苗苗全身发青、口唇紧闭,已经没了气,乡卫生所的王医生站在一旁摇头叹气,婆婆在众人的包围和拉扯中,正嚎哭着把头往墙上撞,嘴里喊着让她去死,让她去陪苗苗。

  后来听说,那天婆婆正跟人打麻将,苗苗在一旁一直哭个不停,给糖她吃都哄不住,仍旧闹个不停,婆婆抱起她哄她睡,她也不肯睡,就只是哭。婆婆恼火,以为她又想大人抱起来到处走,心里很不耐烦,便索性将她抱到隔壁杂物房的红薯窑中放下了,丢给她一个玩具鸭子和几颗糖,便自顾打牌去了,说这回由她哭个够吧,哭饱了就睡着了。结果苗苗越哭越凶,一起打牌的人说去看看吧,哭这么惨。婆婆当时正输了牌,气不打一处来,随口说:“常是这样,不要管她!都是她爹妈给惯的,一天到晚抱在怀里抖,我手痛,哪有这本事天天抱着抖?哭饱了就好了,管也没用!”后来果真越哭越小声,哭到后来竟快没声儿了,像是睡着了。婆婆战完一轮准备去抱她上床睡觉,才发现不对。医生也说不知原由,不晓得是得了什么急病还是怎么了。这条轻贱的不被重视的生命,就这么荒唐的离开了这个家。

  “苗苗一定是知道自己不被爱,她一定是对这个家死了心才会走的……”欣欣嘴里嘟哝着,人像傻了一般。连续几天躺在床上,水米不进。

  然而就在失去苗苗的第三天,欣欣突然晕倒在地,赵文斌以为她是饿的,请王医生过来家里给她输点滴,结果王医生诊断之后,竟说她又怀上了。欣欣这时已经醒来,躺在床上任泪水如泉涌,生命对她开着多大的玩笑啊?

  多日没敢露面的婆婆知道了消息,竟腆着脸、挂着眼泪来找欣欣,跪在她床前央求道:“欣欣,妈对不起你,妈给你赔不是!妈给你跪下了!妈以后,给你当牛做马来赎罪!你说叫妈去死,妈立刻就去死。可我还想见见我的孙儿!欣欣,你得好起来呀,这怕是苗苗见你难过,又回来找你了呢!”“又回来了”的声音如同魔咒,在欣欣耳边回荡,更像一剂强心针,唤醒了欣欣对生的渴望。

  这一次欣欣再也不管是男是女了,好歹她都要将孩子生下来。也许是由于苗苗的事故,家里人这一次谁也不敢提孩子性别的话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