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一本破武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鬼物岂能近我身

一本破武侠 叶从零 2506 2019.02.11 23:10

  刘婧自那日与书生告别后,日夜兼程,已走了数百里路。

  可是今日,她有些累,哪怕江陵城离此地不过数里,她也不想连夜赶路了。

  因为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座寺庙,所以她便想在此地借宿一宿。

  寺庙名为白象寺,庙外种着几颗小树,虽是秋日,但树上依然是葱葱绿意,这几抹绿色,将那寺院黄墙衬托的越发庄严。

  刘婧轻扣寺门,有一老僧打开了寺院大门,看着红衣少女,和声问道:“施主,你来鄙寺可是为了烧香求签。”

  刘婧瞧了瞧天色,说道:“长老,我不是来烧香求签的,只是天色已晚,希望长老能收留我住一晚。”

  长老笑意微敛,说道:“施主,寺里多有不便,还请施主另寻出路。”

  说完长老便准备合上寺庙大门。

  刘婧连忙将手伸入门内,说道:“长老,天晚了,你就让我住一晚吧”

  长老看到这幅作态的少女,有些无奈,只好将少女领进庙内,进入庙中,长老绕过了中间的庙殿,走廊道间将少女领进了后寺。

  长老将刘婧领到客房,说道:“施主,这便是住的地方。”

  刘婧谢道:“有劳长老了。”

  长老在临走时,叮嘱道:“施主,前殿住持师兄正在打坐悟佛,还请你夜间莫要随意走动,以免打扰到住持师兄。”

  刘婧点头道:“还请长老放心,我自然不会打搅你们清修。”

  长老听到这席话,才微微放心,与她告别。

  来时将晚未晚,此时却已然入夜。

  夜一片寂静,月光撒在地面上,偶有几声凄切的蝉鸣。

  刘婧借着烛光,拿出随身携带的一本拳谱,拳谱名为十三连环拳,讲究的便是一个大开大和,颇是对刘婧胃口,每翻过一页,刘婧便在屋内演示一遍。

  刘婧将拳谱上的招式练了一遍后,已是深夜,刚欲睡觉,便听院外蝉鸣更盛,有如呜咽。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这种蝉鸣,所以她有些睡不着。

  刘婧起身来到院中,只听得这声响是由前方寺庙发出,正值半夜,前方灯火未熄,就在她目光所触之时,前庙的灯火更盛几分。

  冷风吹到身上,刘婧感到身体有些寒冷。

  她下意识里看了看身后,说道:“要是许言在就好了。”

  刘婧在冷风下有些失神,许言虽然一直被自己欺负,可自己到底还是喜欢上了他。

  至于何时喜欢上他的,或许是那日他为自己出头之时,亦或是更早一些。

  可自己终究需要暂时放下,因为自己已退过一步,那么接下来的每一步都应该是向前。

  她是为了自己考虑,也是为了他考虑,因为她相信那位书生,更相信那位将军。

  就在刘婧想的入神时,有一道和蔼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施主,这么晚还未休息吗?”

  来人便是那位长老。

  刘婧蓦的回头,发现长老已经来到自己身旁,而自己却丝毫不觉,想必是刚才她光注意想事,而忘记了周遭的动静。

  刘婧答道:“长老,屋里有些闷,我出来透透气。”

  长老说道:“施主,还请你早些休息,莫要打扰掌门师兄打坐。”

  刘婧回了声:“长老,知道了。”

  便往自己房间走去。

  关上房门,未点油灯,刘婧独坐床头。

  过了半响,屋外已没有动静,刘婧再次走出房门。

  就在刚才,她想到了如今已是秋日,院中怎会有蝉鸣。

  再加上长老的再三嘱托,不由产生了一些可怕的想法。

  刘婧虽是富家小姐,却也是一个聪明人。

  这次前方庙殿中的蝉鸣声已歇,可院中依然有蝉鸣之声。

  刘婧循着蝉鸣声来到了后院一间柴房前。

  轻推屋门,来到屋内,有阵阵呜咽声传来,有如怨妇诅咒,又如丝竹乱耳,似是鬼叫。

  刘婧听到这声音后,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却更添几分兴致。

  因为没有灯的缘故,刘婧只得扶墙而行。

  走到某处,手被一个坚硬物体拌了一下。

  刘婧用手轻触了一下那个物体,只见墙面已然离开原先的位置,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洞。

  洞门高六尺,宽十尺,洞壁上皆悬有油灯。

  油灯未熄,所以洞内尚有些光亮,她向前看去,只见前方有一白影,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刘婧自小胆子便大,八岁起,便经常偷摸着出去玩,什么鬼寺,鬼庙皆是见识过,不过最后都是大失所望。

  所以这一次也不例外,像是没有瞧见一般,径直朝那处走去。

  走到中程,总算是看清了那幕景象,只见一个白衣女子,双手抱头,正蹲在地上瑟瑟发抖,还有呜咽哭声走她嘴边发出。

  白衣女子听闻动静,蓦然抬头,这一抬头便让刘婧看清了样貌。

  刘婧看着那白衣女子,只见女子脸上哪有半点生机,似乎只有一层血肉挂在脸上,唯一能知道她是个人的便是她那两颗眼珠似乎正在瞪着自己。

  白衣女子看到刘婧后,眼中全是怨毒神色,似乎想要把她撕的粉碎。

  刘婧怡然不惧,只是站着,未进一步,也未退一步。

  白衣女子似乎下了某种决心,站起身来,向刘婧冲来,只是身体太过虚弱,身形有些不稳,险些跌倒。

  刘婧见状依然未动,只是等她走来。

  因为她有十足的把握制服对方。

  白衣女子,终于到了近前。女子将手对准了刘婧。

  白衣女子的手上没有血色,只余一层皮,与脸形成鲜明对比。但指甲却极长,似有好些时日没有修剪。

  白衣女子嘴角微翘,脸上血肉也跟着蠕动,似在嘲讽刘婧,又似在嘲讽世间薄情人。

  白衣女子犹如恶鬼看到吃食一般,直直向着刘婧扑去,刘婧拳出如风,直直对着女子的双掌击去。

  双拳对双掌,拳掌相撞,白衣女子被这两拳打的身形踉跄,向后倒去,但双手依然紧紧的握着刘婧的拳头,似要将她也要拖倒。

  刘婧深提一口气,沉下身形,俨然不动。

  白衣女子紧抓刘婧的双拳,尖锐的指甲深深的嵌入刘婧的拳上。

  刘婧右腿猛然发力,狠狠地踢在白衣女子小腹之上,白衣女子因为痛楚,终于松开了两手。

  白衣女子看着刘婧,诅咒道:“你们都不得好死。”随后又开始呜咽起来。

  刘婧看到白衣女子这幅模样,终是没有再次出手。

  就在这时后方传来一阵声响:“施主。”

  长老已然出现在洞口处。

  刘婧挥手道:“长老,我在这。”

  白衣女子听到这声音,变得惊惧起来。

  大喊道:“你们都是鬼,都是鬼。”

  刘婧看到这一幕没有出声。

  长老走到了近前,看着地上的女子恶狠狠地说道:“你才是鬼,难道不是吗?”

  白衣女子听到这话,显得更加害怕,脸上血肉更是蠕动的厉害,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对,我是鬼,我是鬼。”

  长老看到这一幕没有说什么而是对着刘婧说道:“施主不是叫你晚上早些休息吗?”

  刘婧和声道:“院内有呜咽声,我没有睡得着,便起身看看,没想到就找到了这里,看到了这个鬼物。”

  说完还轻啐一口痰,吐到女子身前。

  长老对着刘婧说道:“这鬼物生而艳丽,更是会化作人形,为祸世间,我佛教自诩圣地,岂容鬼怪作乱,故而住持师兄将她擒住,关押至此。”

  刘婧又看了看地上的女子,说道:“住持为民除害,当是大功德一件。”

  长老笑了一笑道:“住持听闻寺里来了客人,便要我特地请你一聚,没想到让你见到这一幕。”

  夜间相聚,想必住持急切的想要见到自己,而她也有些事情想问住持,所以她便答应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