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白珣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白珣传

麟芝草

  • 军事

    类型
  • 2020.06.25上架
  • 5.13

    连载(字)

26位书友共同开启《白珣传》的军事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序

白珣传 麟芝草 5295 2020.06.24 08:00

  大越前三年,大殷王师征东南,历时三年,九夷诸部联军损失殆尽,整个九夷无数部族跪倒在了王朝的铁蹄之下。一个尚未腐朽,不断迸发出自己庞大能量的政权像正午的阳光一样照耀在东南每一寸土地上。高阳氏族魁熊完在大殷攻伐九夷的过程中,屡立战功,因功封伯于楚丘,为大殷天子戍守东南,始立楚国,史记大楚元年。作为大殷在东南方向的代理人,在随后的百卅年间,九代君主,征讨不臣,纳为楚地,方千二百里。迁都彭城,轻徭薄赋,广开民智,辟荒原,沼泽为农田。楚始兴,民百万户,带甲十万。

  楚历211年,殷厉王帝疾荒淫无道,宠幸美人筎姬,贪图享乐,任用小人,虐杀忠臣,残害王室,横征暴敛,筑摘星台,酒池肉林,宗室大臣,方国诸侯深受其害,一年之内十四位大夫因直谏帝疾满门皆诛。王叔伯予直入洛殷,怒斥帝疾荒淫无道,筎姬媚上祸国,拔剑欲诛筎姬,为王庭禁卫所擒。帝怒,刨其心以悦筎姬,十余位大臣因伯予入宫之事,遭受株连,满门抄斩。王叔子伯禽星夜逃遁,返回封地陶丘,三日之内召集家臣,属军两万,传檄天下征讨不义之君,高举义旗向西缓行。大殷东方鱼盐丰美,贡献了整个大殷近三成赋税,君王贪图淫乐,更是对东方诸国层层盘剥,小国濒临灭亡,大国也是元气大伤。重压之下的东方一百七十五方国,一月之内群起响应,以伯禽为盟主,歃血为誓,联军二十万,讨伐不义,楚肃伯熊异以九溪蛮族犯边,不得抽身为由,遣子熊布代父领兵一万参与会盟,讨伐昏君。

  日益庞大的军费支出,迫使大殷对于王畿以及未曾叛乱的诸侯愈加横征暴敛。百姓卖妻售子,骨肉离散。人命贱于野草,一斤粮食就能买下一名妙龄少女。雉子,壮丁,村妇每日一顿猪食就能任人驱使,凌辱。六百万人口,三成逃亡,两成沦为贼寇,三成卖身为奴。四境之内烽烟不断,四朝老臣,太师种捂八年都不得归家,八方急报犹若飞蝗,漫天飞来。而殷王帝疾身边的臣子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势,防止太师拥兵自重,带兵杀入洛殷,上下勾连,每逢战事了结,必先要种老太师交出手中兵马,另派新军等候老太师入营编训,大殷诸多将领摄于奸臣当道,朋党窃居高位,敢怒而不敢言,只能偶尔私下抱怨两句。原本大殷国都洛殷不过四万精锐将卒,与北境三处边军合计二十万轮戍边关。八年时间,光是洛殷城周边足足十五万精锐枕戈待旦,北境三边更是坐拥近三十万大军,中层将领堪称将星如云。十数年间,就连素来对大殷虎视眈眈的大戎诸部也是鲜有犯边。若非奸臣嫪庆,卓不群任用亲信压制老太师一脉,只怕诸方义军早早便被镇压。

  214年夏,种捂领新兵十万,只一战,打的三年之内推进到王畿一千五百里外的东方三十万联军节节败退。北境边军的回援,将北方九十七路联军挡住,西方四十五路诸侯虽然偶有捷报但对于位居天下正中,方圆万里的大殷,不过是屑癣之患(南方除了楚国,未来的大越,主体还是蛮族)。

  就在此时,熊异带着两万劲旅突然出现在种捂后路,联军中楚将文先子率领五千大戟士拼死挡住种捂先锋精锐,战后只剩下四百余人,半数重伤,文先子更是缺了左臂跛了右腿。梁威子,代简子,张襄子,许庆子,南宫疾等楚将率领两万大楚刀盾兵,化整为零焚烧殷军后军所囤粮草军械,而后与熊异合兵一处自后方杀到大殷中军大寨,八千溃卒被驱赶冲击中军大营,连带中军青壮炸营。中军大营五万人马,仅有万余人在种捂五千亲卫组织下。正面强顶两万楚军甲士,种捂下令前军先行稳固局势,左右军三万人迅速回援。伯禽则借机重整兵马趁势压上,左军临阵倒戈,偷袭前军,各路诸侯见机纷纷追随,大河之水,为之变色。可怜种老太师,六旬高龄征战不休,也难以抵挡住东方诸侯足足数十万大军一齐压上,未能大殷国祚,以待明君。伯禽阵前招降,殷军被围,人心浮动。老太师传令卸甲,面向洛殷王陵方向,自刎而死:“先王啊,老臣无能啊!”目光中有悔恨,有期许,也有遗憾。熊异身中六箭,仍是带伤亲手为种太师阖上双眼,差人厚葬。

  大楚史书有记,武王熊布曾与昭文王有言“太师种捂曾经带兵十八万西征百羌,羌族联盟被打支离破碎,才有了现在的五羌(本书前期小boss,白羌,青羌,若羌,唐羌,汉羌),羌人号称轻骑三十万,硬是被他一年之内平推。白鹿之战殷军二十余万,声势浩大,可惜无人调用,加上临阵举义者络绎不绝,最后死了不足万人,就尽数投降了联军。假使给老太师五万洛殷精锐,只怕东方联军百不存一。三万高阳子弟酣战一日,如果不是伯禽收拢败军,提前说服殷军左军主将倒戈,诸侯看见种捂中军生乱,群起而来,父王恐怕都要被那老匹夫前军围杀。六千百战精兵作为骨干,两万十战老兵,硬是跟厉王凑给种捂的三万健卒打了个不相上下。只有五千亲军做骨干啊,若是给了老匹夫的十万精锐,天下之大何人可敌?可惜昏君误国,老匹夫手上的兵马过不了年就要被换上一换。二十万王畿卫师十八万都是那老匹夫调教过得精锐。大越的江山靠的便是种衡亲自改编的三十万铁卫,父王早年出征,十万铁卫一出,四方安定,越是胜券在握,越是觉得自己连那老匹夫的背影都看不到,三十万铁卫一大半都是那老家伙的遗泽。可惜啊,可悲啊,可叹啊。”

  话锋转回大河战后,熊异先行收拢种捂后军,中军。去芜存菁,遣返中军降卒中的老弱伤残,以两万余楚军为骨干,一月之内,整编六万大军,声势实力冠绝诸侯。215年春,伯禽让位,推举熊异为诸侯纵长,带领诸侯攻向洛殷,殷军各部奉命集结白鹿原,拱卫京师。同年秋熊异箭伤复发辞世。熊布继位于郑,自封楚王,接管六万楚师,后诸侯奉其为纵长。次年春,会盟天下方国诸侯,出征洛殷,与大殷二十余万大军相拒于白鹿原东西两侧,相持三月。西北大将遭遇不明军队与西方诸侯联军,十万对二十万,惨胜。后帅西北边军残部归降大越,而另一方的诸侯联军势力大损,不明军队一分二一部不知去向,另一部加入大戎,九部第二,旁遮部。北境种衡率领嫡系两万,北方守军后撤至北境边关,种衡戴孝征讨帝疾,北方诸侯也因此得以参与会盟。种衡写信说服崔,季,孙三大族族长,临阵举义。殷军几乎尽数投降。六千亲军阵亡半数才保住帝疾回归洛殷。帝疾焚殷宫室,摘星楼,而后自尽,筎姬殉。王宫金水满地,上万宫人出逃,联军军士哄抢珍宝,妇人,洛殷男子死伤无数。直到数日后,种衡帮助熊布整编降卒,二十万大军强行镇压,方才没有让洛殷成为一座死城。而诸侯在河洛大宴十日,白鹿原上数百白鹿,尽为鼎中肉食。楚国令尹东方衍密谏熊布“天下初定,百事不兴。王虽强于诸侯,然诸侯合纵,聚蚁成山,我不能敌也。宜行分封,使诸侯散于各地,或为珠玉,或为土地人口,必生嫌隙。大楚坐拥殷朝故地,以及西方高原,坐观形势。再以亲近之人居要地,拱卫王室。招纳殷商旧将,或金银,或美女,封国。官爵,无所不允。待我大楚势如凌霄之凤,会同亲藩,再做定夺。”

  216年夏至,熊布以有凤南来。易国号为越,划分雍,并,幽,豫,青,冀,益,荆,扬九州分封天下。越王为天子,天下共主,诸侯戍卫,供养天子,而天子应运而生,讨灭大殷,享有天下。

  大越,金丝凤凰旗,制雍,豫二州(中州),定都雍城,是为西都,迁洛殷之民于洛水之北,建陪都洛阳,是为东都。

  王叔父熊盛为燕侯,赤色孔雀旗,掌幽州北部,都渔阳。招纳故殷东北边军,守卫东北幽州。

  王次子屈宠为晋公,赤色朱雀旗掌并州北方,都晋阳。故殷北军,交付于晋,永镇北疆。

  封王弟芈桓楚侯,赤色青鸾旗,掌楚地(扬州大部),都陈郢(彭城)。拨付三万铁卫,由景桓带领,回归东南。

  4封令尹次子东方不疑齐伯,青色玄鸟旗,掌青州东部,都临淄。铁卫调兵八千,护卫齐伯就藩,组建齐国兵马。

  伯禽封为宋侯,都陶邑。部下五万大军,精简为三万,随伯禽返宋。

  种衡封中山侯,都邯郸,亲军并北军精锐一万划为属军。居于燕,晋之中,共守北境。

  帝疾子商渔封殷伯,孙氏封郑伯。崔氏封杨伯。季氏封鲁伯。蜀,许,邺,代,唐,邓,卫,徐,陈九家居功至伟得以封侯。另有巴,启,褒,随,申,虞,蔡,葛,莱,萧,薛,戴,霍,肥,无终,孤竹,钟离,娄烦,鬼方,蓟川,义渠计二十一国出力甚广封伯,其余封子爵者两百余。有功封君者亦有四百之数,各有领地。征讨大殷之时天下共计七百诸侯,强者如伯禽千军万马,弱者或三五千,或七八百。纷纷扰扰多少事,或不满现状起兵反叛,最终亡国铁卫刀下。或摄于大国军力举国内迁,仰人鼻息。又或是为依仗兵精粮足的国家覆灭,数十年后,无人知晓。百年之后大体稳定在三十上下,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权利和欲望让人难以忘怀,因为世上本就没有圣人。

  大越历693年,越灵王为博取美人申娓一笑,烽火戏诸侯。狼骑南下,大戎九部(虎戎,旁遮,狼戎,犬戎,山戎,马戎,北狄,东胡,林胡,)七部尽出。雍州,并州烽火连天,大戎南下,义渠,五羌与之沆瀣一气,狼狈为奸,雍州几乎全面落入戎狄之手,拿下雍州之后大戎王帐自雍州入并州。晋国在并州四战四败。最后晋国上军将梁追八万北军回援,晋阳城外鏖战四月,才终于将入侵的虎戎,旁遮,狼戎三部击退。而大越上卿文杰,东方柱国吴国公许巍也在雍豫边界拦下了南下的大戎兵马。大越西北边军二十万一朝尽丧,雍都八万铁卫全军覆没。晋国三十万兵马十去其四,圣君垂拱而治,上卿共治天下。大越西京被焚,灵王自缢身亡,上百万人口沦为大戎越奴。次年,王长子熊平册洛邑为中都,即位登基,上柱国许巍进言为昭示高阳氏为天下正硕,越王当效仿先祖上古帝高阳氏加帝号,平允之。文杰单独奏对,征伐北方大戎有功者可加王爵,诱使诸侯攻伐戎狄,消耗诸侯势力,以固社稷。帝亦允之。时隔478年,河洛又一次成为了天下中心,只是大越逐渐失去了对于西,北的控制权。

  大越历712年,晋国公室为了晋公之位同室操戈,上军将梁追,中军将代适,下军将张迁带兵平乱,公室绝嗣,三家分晋,晋亡。后梁氏攻伐冀州,韩国,迫使韩国东迁割地,梁国土地始为一体。

  大越历733年,大越朝文帝以西北边事糜烂,义渠反叛,勾连五羌,梁,代靖边不力,耗费甚巨,不见成效为由,召集联军恢复雍州。以两陇之地,迁天下刑徒,国中穷困百姓置北凉。另有蓟川国供赋失期,去国号,蓟川伯入京谪为中卿,蓟川世子擢上大夫为北凉新公佐官。燕王领其国土,得以掌控幽州大半疆域。半数蓟川民自幽州迁往北凉。以国丈文昌次子文谦为北凉公,免其税赋,国库出资调度梁,代,韩,巴,蜀五国粮草供给北凉,兵马器械皆由大越京畿直供。耗时三年,得民百卅万余,带甲十二万。另下密旨凡北凉世子及冠,帝族有公主适婚,当许妻之。世代联姻,以定西北。

  适时,国舅文昌爵至上卿,文氏权势仅次于大越四方公族之下。至此天下大体趋于平衡,北凉居雍州之北,并州之西的两陇之地。梁氏控制并州中部,南部,雍州南部。代氏赵地坐拥并州北部幽州西部,雍州北部。张氏韩地位于冀州西南部,豫州东北部并州东南部。燕国独享幽州大部,齐国享有幽州东南,青州西北,中部,楚国则是囊括了扬州中部,南部和荆州东部少许,大越帝国直辖豫州大部荆州北部,扬州西北。其余二十余国则散落在冀州,青南,荆南益州等地。

  大越历991年武帝二十年,赵与北凉联手击败义渠,在雍州以北,并州以西扩地近千里,赵地新置朔方,雍北三百里渭北之地作为交换割与北凉,北凉新置关西(陇安关以西),四地相连,始有大国气象。赵地此时除了西北角的狼戎部,几乎与大戎九部中的南三部直接接壤,而新凉则正面直接面对大戎九部中人口最多的狼戎部,义渠国,西方还有五羌为邻。梁国图谋雍州全境,借口宗室失踪于梁赵边界,在赵国大军回师之后欲趁机渔利,突袭渭北。与北凉发生边境冲突。十万大军突然压境,一时间无人能挡只差三十里便要打到两陇。北凉大夫白绶带兵五万出陇西,六千铁骑如同泰山压顶,不过两月时间,斩首四万,失地尽复,围梁国陪都栎阳,天下皆惊。二十一年梁主遣使议和,赔偿金银合计四百万(银)两,割让渭南,雍都,自河东安邑迁都大梁,北凉得以掌控渭南渭北,以及雍城,两陇的雍州半州。

  二十二年,南蛮五部同时作乱,荆州动荡。武帝担心大戎趁机南下,下旨赵国讨灭投靠大戎,举棋不定的鬼方,楼烦两国,土地人口自行处置。另割梁氏河西交付北凉,作为代价豫州北方四百里土地划与梁氏。北凉则赋税半数计之,粮草,军械自给。同年吴国公许尘奉旨上柱国辖军十万,会同楚,韩诸国兵马南征,斩首十七万,奉旨屯兵九溪。

  武帝二十四年西凉公世子文竹迎娶帝女,父子皆尚公主。二十六年春,帝亲征南蛮,历时两年,五部蛮兵大败,为表上柱国许尘经年征战之功,迁东柱国辖军军属置吴国王之,荆南三千里尽归于吴国。。另加下旨封国舅,上卿文庆为上柱国,奉国公拱卫大越东土,调遣三万铁卫交由丰国公组建安东军,一时之间文氏两支风头无二。

  武帝二十八年,夏,帝崩于班师途中,停尸京畿南麓两百里外。太子依制称摄政,迎还帝尸,葬于东陵,谥武帝,大越历千禧年太子完登基,改元承平。掌控了豫州大部,荆北,扬州西北的大越仿佛再度拥有了天下共主的气势,一时间燕,齐,楚相互呼应,扩张势力,征伐他国。天下趋于平衡。燕齐之间邓,莱两国压力骤增,为两国逐步削弱。齐楚之中有鲁,薛,唐,蔡,肥五国,鲁薛近齐,尚且太平,其余三国近楚,常受其害。越齐之间也有宋,陈,郑,殷,卫,邺六国横亘。只因宋,卫,郑亦是强藩,大越先帝连年征伐,加之先帝陵寝修建,国库耗费甚巨,越主无心征战,与民休息。六国也落得平安,新帝也当的起仁厚之名。天下除去三边,几无战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