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运道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运道记 小房鸭 2008 2019.03.16 16:08

  所以,一路上,郝运花了一炷香时间给这位大傻子讲无鬼论。

  至于她的无鬼论是怎么来的,当然是她瞎编的。

  终于这个少年停在了一座宅子面前,门外站着两个大汉,还是会有零零散散的人进去。

  她跟在大傻子的身后,但是为何!她被拦下了!

  “门票,二两银子。”冷冰冰的话语从左边这位大汉的口中说出。

  二两银子?进黑狱要银子她怎么没有听说过!

  不过她长安城首富的女儿怎么可能连二两银子都没有呢。

  摸了摸腰间,再捅了捅袖子,好像确实没有……

  这也太丢人了吧,还好她带了个帷帽,把脸挡住了,还好。

  “我是前面那位公子的侍女。”灵机一动,说完一溜烟的跟了进去。

  前方大傻子已经在等她了,然后,他给了她二两银子:“把这个送过去,不然你等一下就会被丢出去”

  好吧,她第一次来嘛。

  把银子送回去再道个歉,两个大汉倒也没为难她。

  “谢谢啊,我不是故意不带银子的。”

  “没关系,就当是报酬了。”无鬼论的报酬?

  从前门进来其实一直都挺安静的,直到现在才开始有一些吵闹喧哗喊叫的声音,这途中的光线也是暗得很,借着月光和她手中的灯笼勉强能看清楚附近。

  他们在一张很普通的门前停了下来,门前依旧是两个大汉守门,只是这次没收钱直接打开门让他们进了,但把她的灯笼留在了外面,黑狱里面是不可以带武器进去的。

  “哇!”虽然她很想装作见过世面的样子,不过这里也太吸引她了吧,扑面而来的喊叫声,他们居高临下的站在观众席上,武斗台是在整个屋子的正中央底下,他们这样能将整个打斗过程全部看个仔细。

  这真的太酷了!

  所以黑狱里面一点都不黑,而是相当明亮,就和白天差不多。

  “杀了他!杀了他!”站在郝运左前方的男子正在拼了命的嘶喊,想必是压了不少钱吧。

  台上满身是肥肉的人将对手重摔在地。

  人群中又是一阵欢呼声。

  “吁~”他们边走边想准备找个好地方坐下来看,眼睛下方带着个刀疤的浑身肌肉男子朝他们这个方向吹了一下口哨,前方的王栩已经攥起了拳头,脚步刚向刀疤男的方向移了一步,他的手就被另外一只手抓住了。

  是郝运,听到她轻声说:“没关系的。”

  这个黑狱人虽多,但女子不多,像郝运这样从身形一看就是小姑娘的又更少了。

  吹个口哨而已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就吹回去嘛。

  只是今天带了帷帽,吹口哨也不会显得那么帅,就算了吧。

  等到他们走进的时候,她分明到刀疤男说的是:“公子真是长得好生俊俏啊。”一边挑眉,一边用很轻浮的语气。

  “不知是否能跟小爷我……”边说边往他们这边走过来。

  公子?原来不是在说她,而是在说她旁边这位……这位谁?叫什么名字来着?

  不过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在她旁边这位还没动手时,她就已经先一拳上去了,冲着刀疤男的脸上。

  刀疤男又怎么会想到跟在这俊俏公子身后那个带着帷帽的女子会突然冲过来一拳,没有一点防备的他,身体被这一拳打飞,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发出一声惨叫。

  郝运抚了抚自己的衣袍,这可是给了她二两银子帮她带路拯救她今晚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恩人,岂是你们能轻薄的?

  这说的什么屁话,实在是太没礼貌了。

  更重要的是!她刚刚居然以为他是在对她吹口哨,让她自作多情,实在是太过分了!

  还有如此没眼光,再记一过!

  郝运回头,刚想安慰一下这位公子不要害怕,谁知刚一抬头,这一次,总算隔着纱看清楚了他的全脸。

  可真帅啊……

  她咳了咳,缓解一下自己的尴尬,还是用手拍了拍这位公子的手臂:“别在意,这种登徒子就是欠揍。”

  身后有拳风来袭,郝运往左一偏头,右手肘用力往后一推,听到了后方人的闷哼声,再回头补上一脚,刀疤男又再次以刚刚的方式重摔在地上。

  人群中发出一阵“哇哦”的惊叹。

  这一次他倒是直接晕了过去。

  郝运揉了揉肩头,不解,这人怎么这么菜?

  马上就有穿着黑狱制度的小厮走过来,摸了一下倒在地上刀疤男的脉搏,又拿出一面小铜镜放在他的鼻子下方,不久后拿起来向四周展示,上面有明显的水气。

  说明人还没死。

  在黑狱私人打架也是可以的,也是常有的事,只要不出人命,但要不是在台上出了人命,那就是不给黑狱东家面子。

  这一点,郝运还是知道的。

  人群又一阵骚动后,出来了两个人将躺在地上的刀疤男抬走了。

  所以这个小插曲也就这样结束了。

  他们两找了一个比较前排的位置坐了下来,左右两边都叫的激烈。

  “你叫什么名字啊”郝运问,不过很显然,被喊叫声淹没了。

  于是她推了推他的手,提高声音问:“公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他看了她一眼,回答道:“王栩。”

  “王栩公子,哪个栩啊?”

  “木羽栩”

  “好吧,我叫郝五,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后会有期,下次见面会还你银子的。”看他也没把银子放在心上,也说了是报酬,但,还是希望有下次见面能还给他吧。反正她以后来黑狱的机会还多着呢,总会碰到的。

  王栩朝她点了点头:“后会有期。”

  出了黑狱的郝运打着灯笼又得去寻那座最富有的宅子了。

  还好,目标显眼、高大。

  又从窗户翻进房子里,十三看到平安回来的主子,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郝运已经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但今晚并不是谁都能睡个好觉的。

  西边某个院子里的四小姐郝沁还在床上翻来覆去,时不时的坐起来喝口水,水喝得多了又得去如厕。

  所以说,这一个晚上郝沁过的相当清醒。

  因为她满脑子都在想,五妹妹回来了,那她该怎么办呢?

作者感言

小房鸭

小房鸭

用镜子测呼吸是借鉴了无耻之徒中一个镜头~

2019-03-16 16: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