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8章 相约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20 2020.12.18 05:03

    因为是洛阳的皇诏公车到来,刘平陪着封胥等人好吃好喝,总算是将人招待好,送回房间休息了。

  回到正房,刘平刚好听到了顾葳蘅与刘珌母子间的对话,不禁哑然失笑。

  直接走了进去,刘平在两人诧异的目光中,劲直走向顾葳蘅,霸道地搂着她。

  而后,刘平认真地看向刘珌,说道:“珌儿,你父亲可不是个贪心之人。今生,有你母亲,已经足矣。即便是到了洛阳后,为父也不会对不住你母亲的。”

  其实,刚刚刘平到来的时候,刘珌就提前察觉到了。

  只是话题已经打开,刘珌也想要趁机试一试父亲的态度,才会说出那些话来的。

  如今看父亲认真的样子,刘珌还是安心了不少。

  他确实是在担心父亲,毕竟洛阳是非之地,稍不留神就会被人算计。

  而这里边,美人,就是一件极为厉害的武器。

  刘珌可不想父亲一到洛阳,就找一堆的侍妾伎女。

  那样的话,只怕母亲再大度,也会心有芥蒂的。

  他不想让母亲担心失望,更何况是母亲还怀着身孕,最易忧思伤心。

  万一被孕期忧郁症影响到,可就不好了。

  因此,他也只能拿父亲开涮,给母亲提前打打预防针。

  好在,父亲并未让他失望,这番表态,确实让人很受用,很信任。

  瞧着母亲脸颊有些泛红,刘珌忽然觉得自己的瓦数有些大了,还是先闪为妙。

  讨好地向父亲笑了笑,刘珌说道:“父亲,孩儿自是知道父亲,定不会让母亲伤心的。”

  见父母都笑着看向自己,刘珌忙说道:“父亲,母亲,孩儿还得回去换药,这就先告退了。”

  说完,见父亲点了点头,刘珌恭敬地行了个礼,便快步离开了正房。

  待刘珌的小身影消失在拐角,顾葳蘅脸色愈发羞涩,轻轻地拧了下刘平,嗔怪道:“好好的,你怎么在孩子面前说这些话?”

  假装受痛而惊呼出声,刘平夸张地回道:“夫人,冤枉啊。这些话,可都是为夫的心里话,决没有诓你。”

  虽然脸上依然羞涩不已,但顾葳蘅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正房里边,夫妻二人闹着闺中之乐,而快步离开的刘珌,心情同样大好。

  父母感情这般好,看来他是不用多担心了。

  而且,他很快也会去往洛阳,看住父亲,不会给一些有心人可趁之机。

  可刘珌也有些无奈,他这副小身板实在是太限制他的行动了。

  身边没有自己的人手,行事也多有不便。

  或许,他该尽快去寻一些人回来,组建属于自己的势力了。

  就在刘珌回房时,刚好又看到了刘宏。

  如今,兄弟两人的感情甚好。

  敛去眼中的异样,刘珌快步走近,先行礼打招呼。

  不过,刘宏却是直接扶住了他,无奈地说道:“珌弟,你我兄弟之间,何须守着那些礼数呢?”

  顺着刘宏的势,刘珌站直了身体,才笑着回道:“兄长,你过来也不先说一声,这是给小弟惊喜吗?”

  呵呵笑了下,刘宏拉着刘珌进屋坐下之后,才有些焦急地问道:“珌弟,那公车可是来接叔父的?你,是不是也要一起去洛阳了?”

  说着话,刘宏眼里还有很明显的不舍得。

  消息倒是传得快。

  不过,那么招摇堂皇的公车,想来是整个解渎亭都知晓了。

  注意到刘宏对自己的不舍,刘珌心下很是复杂。

  带有目的地欺骗一个小孩子的感情,就算这人是将来的皇帝,刘珌心下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只是知道刘宏的敏感,刘珌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点点头,回道:“兄长,有君上的皇诏到来,招父亲前往洛阳。只是母亲有身孕,行动不便,小弟与母亲会过些时日再出发去洛阳。”

  果然还是要去洛阳,刘宏脸色有些黯然。

  可很快,刘宏还是抬眼笑道:“这是好事。叔父有大才,自是该有一番作为。”

  看向刘珌,刘宏又说道:“好在你还不用立即出发,你我还能再耍上一段时间。”

  一提到耍乐,刘宏立时就来了精神:“珌弟,过几日你陪我一同去买些家奴吧。你不知道,府上的人手有些紧缺,我打算亲自去选几个。”

  想到了刘珌很快也会跟着去洛阳,刘宏又补充道:“正好,你府上也缺人手,到时候可以多买几个。”

  刘宏这话一出,刘珌瞬间眼神亮了起来。

  正好,他也有这个打算。

  现在刘宏给出了建议,他出府也能顺利不少。

  当下,刘珌便高兴地应道:“好,都听兄长安排。”

  被刘珌亮晶晶的眼神崇拜地看着,刘宏的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笑得双眼眯眯的,刘宏点点头,爽快地说道:“好,就这么定了。过几天,我再来寻你出府。”

  刘宏还是有分寸的,不会在有大事的时候还胡来:“今日,你府上有贵客在,我就不多叨扰了。”

  站起身来,刘宏制止了刘珌的相送:“既是说定了,那晚些时候你再问一下叔父婶母的意思。三天之后,正好有大集,你我多带一些护卫,便可去买家奴了。”

  靠近一些,刘宏慷慨地低声说道:“珌弟,若是你钱财不够,到时候与我说一声,我借你即可。”

  这话,更是让刘珌意外了。

  爱财如命的刘宏,居然开口可以借钱给他?

  留意到刘宏并不是惺惺作态,刘珌心下一暖。

  朝着刘宏笑了笑,刘珌却是摇了摇头:“兄长,此事届时再说。父亲母亲给了小弟不少零用,买家奴也是府上的事情,母亲会再支用一些的,该是会够用。”

  也不急着争这一些,刘宏并未再坚持。

  反正,到时候如果刘珌的钱财不够用了,他先借用一些就是了。

  等到刘宏心情大好地离开,刘珌看着他的背影,眼神很是复杂晦暗。

  刘宏这越是将他当可信任的兄弟,说明他这段时间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可,他心里头终究还是有一些失落与不忍。

  欺骗小孩子,他这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