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5章 没有找到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31 2021.01.09 05:03

    知道吴伉还得回宫复命,刘珌也并未多留:“也好。吴中官请便。待此间安顿好了,再行谢过吴中官。”

  摆了摆手,吴伉却是拒绝道:“公子,不必如此客气。愚仅是奉陛下的旨意行事罢了,当不得公子如此厚谢以待。”

  说完这些,吴伉与刘珌各自行了礼,便离开了刘府。

  而待吴伉离开之后,刘珌才去了正房。

  此时,顾葳蘅正坐在铺着软布的椅子上,喝着些热姜汤,气色总算是好了一些。

  见到刘珌过来,顾葳蘅温柔地笑了笑,问道:“珌儿,吴中官可是离开了?”

  点了点头,刘珌应道:“母亲,吴中官交代完事情,便回去复命了。吴中官说,待明日散朝之后,让父亲与孩儿一起进宫谢恩。”

  这些也是应当的,顾葳蘅想了想,说道:“珌儿,有什么事情,且待你父亲下了朝回来再说吧。如今有你父亲在,凡事都可以让你父亲去处理,你不必再操心那么多了。”

  知道这是母亲关心自己,刘珌心下一暖:“母亲,孩儿心中有数的,母亲不必为孩儿担心。”

  留意到母亲有一些乏累的样子,刘珌不由劝道:“母亲,既是到了洛阳,母亲且先安心歇息一下,养好胎才是要紧。听吴中官说,父亲在散了朝之后,经常被陛下招进宫议事,该是没那么早回来的。”

  顾葳蘅倒是不着急。

  她与儿子都到洛阳了,也不必去催促刘平回来。

  且待夫君将正事忙完了,一家人有的是相处的时间。

  为了避免让儿子替自己担心,顾葳蘅无奈地笑道:“珌儿,母亲知晓的。母亲无事,只是有些乏累而已。”

  虽然母亲的气色还是有一些差,但刘珌看过之后,知道母亲的身体没有问题,胎儿也没有问题,这才能够安心些。

  不过,见母亲是真的有些累,刘珌便站起身,说道:“母亲,既然吴中官已经回去,府中也暂时无事,母亲不妨躺着歇一歇。”

  顾葳蘅也正有此意,当下也不再端着,便应了下来,自有璇玑几人伺候着。

  见状,刘珌便也起身,先行告退。

  想到了之前就计划好的事情,等到从正房离开,刘珌对身后跟着的韩当耳语了几句,便让韩当先去行事。

  如今已经到了洛阳,有些事情,他也该开始行动了。

  夜长梦多,他还是要先下手为强。

  而且,王信几人也在洛阳,正好能够帮他办事。

  另一边,因为还要进宫,吴伉在离开了刘府之后,便抓紧时间赶路,不敢耽延。

  一路顺遂地进了宫,来到了清凉殿,听到那熟悉的风流嬉笑声,吴伉不由心下一叹。

  这些年来,各地的天灾人祸不断,陛下若一直都是这般纵乐,少理朝政,只怕会酿出更大的乱子来。

  只是,陛下自掌权之后,早已沉迷如此,日渐荒唐,他一个中黄门,劝也劝过了,可陛下并不听纳,他也是无能为力。

  不过,想到刘珌可能就是那异星,既是刘珌来到洛阳,该是能够让陛下拥有皇子了,这可是关系到江山社稷的大好事。

  但因为卦象并未显明,吴伉也不好直接将刘珌给说出来。

  再加上那一本《本经阴符七术》残本,他这是拿人手短了,更是不好毫无顾忌地将事情向陛下全盘挑明。

  暗暗叹了一口气,吴伉收敛了情绪,这才走进了清凉殿。

  正左拥右抱,由着美人儿喂酒的刘志,对于琼酥酒实在是爱不释口啊。

  今日朝议还算顺利,刘志没什么烦心事,也能更加舒爽地享受一回美酒佳人。

  可惜,这段时间以来,洛阳这里也仅有几小坛子琼酥酒出现,由着各方势力竞买,价高者得,他即便是身为大汉天子,也不好仗势,强行将所有琼酥酒完全抢归己有。

  量不足,喝起来不是很过瘾,刘志心下甚是可惜。

  此时,看到吴伉回来了,刘志已经微醺,还是问道:“吴卿,伯义的家眷,已经安顿好了?”

  恭敬地站着,吴伉缓声回道:“陛下,刘夫人与刘公子均已住进陛下赏赐的府邸,很感恩陛下的赏赐。”

  这些倒没有什么,刘志更关切的,还是那日的卦象问题。

  于是,刘志直接问道:“吴卿,冀州一行,可有那异星的消息?”

  这件事,才是刘志最为关心的。

  毕竟,星象异变,又事关他能否有皇子,那可是关系到江山社稷的大事,可凶可吉,他实在是无法忽视掉。

  听到了刘志的问话,吴伉想了一下,还是恭声应道:“陛下,上天并未完全显明,仆学艺尚且不精,并未能完全参透,无法寻到那日星变所指之人。仆有负陛下所托,还请陛下责罚。”

  这话一出,刘志的脸色登时有些难看。

  星象异变这般大事,却是无法寻到那引起异变之人,这岂不是买下了巨大的隐患?

  若是被有心人加以利用,那对于大汉江山,对于他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但对于吴伉,刘志是信任的,知道吴伉不会欺瞒他。

  既是这般,那又该如何办?

  下旨责罚吴伉?

  吴伉既然已经尽力了,可还是找不到异星,他就算是责罚了,又能有什么作用?

  心口有些憋闷,但刘志还是淡淡说道:“罢了,既然吴卿找不到那异星,也只能是暂且作罢。”

  听到陛下不准备责罚自己,吴伉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虽然对于陛下有所隐瞒,但这事,既有上天帮着掩瞒,不被卦象显露,他也是无法完全确定那就是刘珌,可不好直接就说出来。

  要不然,误了陛下,也给刘珌招惹麻烦,反倒是错过了真正的异星,那可就不妙了。

  不过,吴伉想了一下,又继续说道:“陛下,仆虽未能寻到那日星象所指之人,但据仆观察,刘公子亦是有福之人,且为木属性命格。虽不及那日星象所指,但于陛下,亦是能有大裨益。刘公子如今既已来到洛阳,陛下多加接触,亦是能得到同样效果。”

  一听这话,刘志倒是意外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