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3章 那个家奴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05 2020.12.23 05:03

    在许其与贩子讨价还价的时候,刘珌则是走到那两个家奴不远处,看着两人。

  留意到那个老家奴正在发烧,情况并不太好,刘珌微微皱了皱眉头。

  幸好他有药,还能够医治这个老家奴。

  若不然,他将人带回府去,也是平添了麻烦事。

  不过,只要老家奴被救回来,以这两人亲祖孙如此亲近的关系,他该是能够收服这两人的。

  至于说他们的往事,回去之后他再好好询问一番,以确定是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不是律法不容的,他倒是可以试着保下。

  当然了,刘珌之所以有意要买下这两个家奴,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已经看出来了,那一个年少的家奴,年纪虽小,但身手当是不差的,且肯定还是一个弓箭高手,值得他费心收服一番。

  这时,那个年少的家奴刚好抬起眼来,与刘珌四目相对。

  被刘珌桃花眼中的潋滟波光所惊,家奴虽很快恢复了平静,却是不敢再小看刘珌了。

  他虽然还年少,但这些日子的不幸与变故,让他更早地成熟起来。

  方才,他从这个小公子眼中散发出来的光芒,已经可以断定,这个小公子乃是一个聪慧不凡之人。

  且这个小公子一来就直奔他们祖孙俩,显然是看出了他们的一些底细与价值。

  若是真的被卖给了这样的人,也不知道,对于他们祖孙而言,这究竟是福还是祸。

  但终究,肯定是要比待在贩子手下要好的。

  最重要的是,他的祖父也不必再受到贩子的折磨了。

  想到这里,年少家奴看向刘珌的眼神,微微地变了变。

  待到许其与贩子商议好了价格,以低廉的价格买下这两个家奴,并办理好了交接文书之后,便再次回到了刘珌身边。

  而那个贩子,虽然无法狠宰一笔,但收获还算是不错,更是解决掉了两个麻烦,心情同样不错,笑哈哈地奉承了刘珌几句。

  对此,刘珌再次恢复了懵懂,没有多去再与贩子废话了。

  这个时候,买下几个婢女的刘宏也过来了。

  看到刘珌买了一老一少两个病秧子,刘宏很是意外。

  嫌弃地看了一眼,刘宏以为刘珌是被忽悠了,皱眉说道:“珌弟,这是你买的?莫不是被诓了?”

  对于刘宏身后跟着的几个新买婢女,刘珌微微抽了抽嘴角。

  不过,对于刘宏的关心,刘珌还是领情的。

  摇了摇头,刘珌回道:“兄长,小弟看着两人不错才买的。”

  虽然不太看好这两个家奴,但既是刘珌想要的,刘宏也不会多说。

  待听到两个家奴的价格,刘宏的脸色才稍微好了一些。

  刘珌没有吃亏,那他就放心了。

  不过,刘宏还是看了下周围,问道:“珌弟,可还需要多买几个?”

  这一老一少的,干活的时候可不太给力,刘宏还是想刘珌多买几个健壮的家奴回府差使的。

  但刘珌还是摇了摇头。

  这里的家奴,其余的刘珌都看不上眼,宁缺毋滥。

  想了下,刘珌还是回道:“兄长,暂且够了。府中的人手还够,不需要添加太多。”

  闻言,刘宏这才点了点头。

  到时,若刘珌人手不足,他派些人过去帮忙便是了。

  等到贩子解开两个家奴的链子之后,刘珌让张匀带上两人,与刘宏一起回程。

  老家奴的身体情况并不好,得赶紧回去治疗一番,免得病情加重,他可就吃亏了。

  而且这种天气,一个搞不好,让病症发展成为肺部问题,影响可就大了。

  买人可以,但他也不想因为两人而为母亲招惹麻烦。

  只不过,待到刘珌与刘宏等人离开之后,一个身材魁梧的华服汉子,领着几个护卫,也来到了此处。

  看了一圈,见没有合适的家奴,汉子又有些失望地离开了。

  这一些,刘珌自是不知道的。

  此时,为了避免麻烦,刘珌从靠近他院落的那处侧门回府,没有惊动太多人。

  待回到了自己院落,刘珌只留下老仆许其,挥退了其他的仆人婢女后,才将两个家奴喊到了跟前。

  眼见老家奴的烧还没有退去,情况不容乐观,刘珌也不再端着,走了过去,直接执起老家奴的手,开始把脉。

  全过程中,那个年少的家奴一直都有些不放心地看着,却也对此无可奈何,不敢有所阻止。

  如今,他不过是一个家奴罢了,生死都在主人手上,又能如何呢?

  更何况,他能够感受得到,刘珌并没有什么恶意,甚至可能还会些医术,没准能够救下他的祖父。

  他眼下最为担心的,就是他祖父的身体了。

  只要小公子能够救下他的祖父,从今往后,他一定会全心全意地效忠这个小公子,以小公子为主,报答小公子的大恩。

  等了一会儿,刘珌便为老家奴查出了症状,于他而言,并无什么太大的麻烦。

  走到边上的一个柜子,刘珌从里边取出两瓶药丸,递给了许其。

  这两瓶药,一瓶专治受寒发高烧,另一瓶治内外伤势,正适合老家奴使用。

  而许其,这些天已经知道刘珌的手段不凡。

  虽然不知道是何人给了这些,但这两瓶药丸,显然就是治疗那个老家奴的。

  也不多话,许其直接伸手接了过来。

  随即,许其喊来外边的两个家奴,将状况不太好的老家奴先给抬下去,他好给这个家奴吃药擦伤口,也免得影响到了刘珌。

  待许其等人离开之后,前厅这里,只剩下刘珌与那个年少的家奴了。

  见那个家奴虽恭敬候着,身形单薄,却并没有完全的卑躬奴膝,倒是让刘珌高看了点。

  而且,该是这个家奴沦为奴籍的时间不长,身上隐隐的还有一点傲气在。

  看来,这人的真实身份不会简单,背后也是有故事的。

  只是不知道,这人究竟是谁?

  到这个时候了,刘珌才取出那两份卖身契文书看了下。

  可这一看,倒是让刘珌吃了一惊,不由抬起头来,意外地看向了那个年少的家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