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6章 无意间的试探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37 2021.01.09 20:03

    对于吴伉的占卜观相之术,刘志还是信任的。

  此次吴伉的冀州之行,虽然没有寻到那日星变所指之人,确实可惜。

  但以吴伉的为人,办事向来可靠,该是真的寻不到了。

  虽然心下很是忌惮惋惜,但按照吴伉所言,刘珌的到来,也是真的与他有利的话,那他倒是可以稍微放心些。

  待有了皇子,那些人也是该消停了。

  至于那日的异星,也只能是慢慢寻找。

  再加上据吴伉所说的,那异星是个新生之人,那就更不好找到了。

  一个小婴儿,即便是再有异样,也难以让人察觉到。

  当然了,这也算是给了他缓冲的时间,可以暗地里加派人手去查新生婴儿的情况,争取尽快找到那日的异星所指之人。

  若是有害,他也能够尽早除掉为妙。

  既然是暂时还未找到,那日的星变所指,终究是他心中的一根刺,让他难以安心。

  皱着眉头,刘志想了一会,还是再次向吴伉问道:“吴卿,当时的卦象,真是与朕,与大汉有利?”

  只要不是有害的,他倒是不必急在一时。

  见陛下再次问及这个问题了,吴伉面色不免,坚定地回道:“陛下,仆虽未能寻到那星变所指之人,但据卦象所指,那人的出现,确实与陛下有利,乃是吉兆。”

  听到吴伉的回话,刘志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吴伉,见他没有半分心虚说谎之象,这才松了一口气:“也罢。既是吉兆,便待上天成就即可。”

  当然了,暗地里寻找是不可忽略的。

  想到了刘珌,刘志顺口又问道:“吴卿,珌儿的观相如何?比之星变之人,又怎样?珌儿,可是那星象所指?”

  虽然刘珌不是什么新生婴儿,但联系到刘珌也是木属性命格,可能于他有利,这与那日星象异变所指之人有些类似,刘志才会突然有此一问,也是在试探一下吴伉。

  提及刘珌,吴伉心下有些犹疑。

  只是,他毕竟是得到了刘珌所赠送的《本经阴符七术》残本,承了这份情,自是不好说于刘珌不利的言论。

  衡量了一下,吴伉摇了摇头,面色不改,还是认真地回道:“回禀陛下,刘公子他,当不是那星象所指之人。星变之人须有新生,但刘公子已是垂髫之年,当不是那人。”

  想到了刘珌的不凡,吴伉又补充说:“据仆观察,刘公子亦是有大福之人。且刘公子乖巧聪慧,举止有度,孝顺温和,品行确实不差。至于运势,刘公子八字,亦是命中带木,于大汉,于陛下实属有利。他日长成,该会是国之栋梁。”

  猜到这可能是陛下的试探,想了一下,吴伉又补充说:“今日抵达洛阳,公子见到陛下所赐予的府邸,感恩之情更是溢于言表。”

  听了吴伉的话,刘志微微挑眉,稍微打消了方才的猜疑。

  不过,刘志旋即问道:“哦?那珌儿可有其余反应?”

  赐给刘平一家那么好的府邸,刘志确实是为了给予他们更好的生活条件。

  毕竟,刘平是汉室宗亲,也有些本事才华,值得他投资。

  另一方面,刘志此举也是想要试探一下,看刘珌是否是个有心机的,是否会为了他父亲刘平,以及他自己的名声而婉拒赏赐,这一家子,是不是死板或心机深沉的。

  更重要的是,刘珌会不会是那深藏不露的异星。

  听到刘志所问的问题,吴伉有些疑惑。

  不过,他很快就想明白了。

  思及刘珌当时眼底深处的讶然,以及很快恢复的淡然,吴伉心内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回道:“仆看得仔细,公子对陛下的赏赐俱是感恩,仆并未发现有其他反应。”

  紧接着,吴伉又继续说道:“比之在解渎亭,陛下所赐之府邸,属实适宜美好,又是陛下赐予刘御使的。刘公子不过是垂髫年纪,见之心喜,感恩陛下恩德,亦无异常之处。”

  吴伉刚刚话落,刘志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问道:“吴卿,你似乎对珌儿印象不差。”

  刘志这句话一出,吴伉心下一惊。

  他今日所言,确实是多了。

  只是很快,吴伉就反应过来,陛下并未真的生气。

  稍微松了一口气,吴伉忙请罪道:“陛下恕罪。仆奉陛下之命,前往冀州查探那日的异星之人,同时接刘御使家眷。在相处之时,仆自是需多了解几分,好与陛下禀报。”

  随即,吴伉也是毫不避讳地继续说道:“陛下,仆于解渎亭期间,已有多番打听,确认公子并无什么劣迹。虽年纪尚小,但公子却是有孝心孝行之人,又乖巧懂礼,颇为纯善,比之不少人,仆确实对刘公子要欣赏得多。”

  一番解释,将话题给引到刘珌的孝道上来,吴伉也算是为刘珌说了不少好话,对得住那一份残本了。

  同时,吴伉心下也是微微自行鄙夷。

  他向来淡泊名利,不与其他人互相吹捧,如今却是因为那一份多年的执念,受了刘珌的《本经阴符七术》残本。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他这也算是把自己给卖了啊。

  但愿,刘珌能够对得住他的这番说好话,还有对一些异样的隐瞒。

  只是如今在陛下面前,吴伉可不敢走神太久,以免无意间犯错。

  听到吴伉这般认真的回答,刘志轻笑了笑,说道:“吴卿,你的为人如何,朕自是清楚的。想来,朕那皇侄,既是能得到吴卿这般欣赏,倒也是个不错的好孩子。明日,朕要好好见见。”

  想到了吴伉的本事,刘志又状似无意地问道:“吴卿,你善为风角,观相卜卦,除了那木属性命格,可还看出珌儿的运数具体如何?当真不是那异星?”

  对于这一点,刘志难免还是会有所怀疑的,也才会有此时这多的一问。

  虽然相信吴伉,但吴伉既然欣赏刘珌,又会否为了刘珌而对他有所隐瞒呢?

  不过,刘志这次的试探问话,倒是没有了先前那一次的犀利。

  刘珌既然不是新生的婴儿,他还是更相信刘珌会是个有福之人,而不是异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