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8章 曹节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46 2021.01.10 20:03

    监控一些特别的人,包括刘珌,这不用刘志多加吩咐,蹇硕也会勤勤勉勉办到的。

  这是他的职责,也是他取得陛下信任的重要方面,蹇硕不敢大意。

  虽说对刘珌的印象还算不错,但他此时毕竟是效忠陛下,亦不可忘乎本分。

  垂眸毫不斜视,蹇硕恭恭敬敬地应道:“是,陛下!仆定会办好此事。”

  只是,这个时候已经完全燥热起来的刘志,根本就无暇顾及蹇硕,只是腾出一只手挥一挥,示意蹇硕先退下。

  得了指示,蹇硕便小心地退出殿外。

  还没有到达殿门口,蹇硕便听到了一些不可言说的声音,只好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说起来,蹇硕虽然听了刘珌与韩当的劝说进宫,但属实并非出于自愿。

  可既然是进了宫,伴君如伴虎,蹇硕也只好按捺住心中深深的不愿与仇恨,安下心来为陛下办各样事情,争取能够快些出人头地。

  只是,那害他至此的人,他是不会放过的!

  想到了那些人,蹇硕浑身的气势不自觉地变得冰冷起来。

  再次想到刘珌那日的言语,蹇硕瞬间又恢复了平静,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眼中滑过一丝留恋,那是对于白霏雯的,看蹇硕目前却是无法再做些什么了。

  他如今的身份,还怎么可能给白霏雯幸福呢?

  更何况,昔日的未婚妻,如今却是成了他的婶母,想想当真是讽刺至极!

  算计他那么多,毁了他的一切,他,全部都记着呢!

  冷冷地哼了一声,蹇硕敛了思绪,准备离开。

  刚好这个时候,换班当值的曹节路过此处,被蹇硕的气势所慑,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习惯性地捏了捏兰花指,曹节哼了一声,似笑非笑地说道:“哦,这不是陛下宠信的蹇中官?这是谁得罪了中官,怎的刚出了清凉殿,就如此怒气迸发?莫非,蹇中官这是对陛下有何不满?”

  说到这里,曹节还危险地眯了眯眼睛,等着蹇硕的回答。

  万一答得不好,他正好可以去陛下跟前说上一说,打压一下蹇硕的势头。

  自知在宫中失态,蹇硕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看着曹节,蹇硕淡淡地笑着回道:“曹常侍何必故意挑刺?愚不过是想到不断骚扰边境的外胡,心中气恼罢了。为何到了曹常侍处,却是说愚有何不妥?难道,曹常侍是向着那些外胡说话不成?”

  都是宫中混的,在言语上随便给人套个名头,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

  况且,这曹节见他在陛下跟前能够得宠,还掌控着陛下身边的禁卫,一向就看他很是不爽,恨不得能够直接取他而代之,他又何须给曹节面子?

  果然,听到了蹇硕的回击,曹节眼神一寒。

  到底都是人精,曹节很快就冷笑一声,不甘示弱地回道:“蹇中官可真是管得宽。此处乃是宫中,你又刚从陛下处离开,方才那等做派,岂不容易让人误会?”

  听了曹节的强辩,蹇硕呵呵冷笑了一声。

  也不想继续跟曹节扯皮,蹇硕便直接开声告辞:“曹常侍还需当值,愚便就此告辞,不打扰曹常侍了。”

  不过,在离开之前,蹇硕还是假作好心地提醒道:“曹常侍,这宫中人多眼杂,你我又都是服侍陛下的仆人,这话啊,说的时候还是要谨慎些的好。”

  丢下这话,蹇硕便继续朝前走去,远离了曹节。

  要说蹇硕在进宫之后最不耐的,就是同为阉人之间的勾心斗角。

  彼此都是没根的人了,争那么多虚无的东西,又有什么用呢?

  到时候,又不能留给自己的子孙,反倒是便宜了其他人。

  对此,蹇硕还是想的很通透的。

  可呆在原地的曹节,看着蹇硕那自得的背影,却是恨得牙根痒痒。

  既是蹇硕这般不识好歹,那也不要怪他出手狠辣了。

  想到了蹇硕身边的那些亲人,尤其是蹇硕与他叔父蹇图,还有白家以及白霏雯之间的各样纠葛,曹节忽然有了个很不错的报复想法。

  关于蹇硕的那些秘闻,他已经找蹇硕的叔父蹇图以及白家都了解过了,确有其事。

  没想到,都成了宦官进了宫,蹇硕居然还是个长情之人,倒真是可笑至极!

  想想也是,出了那么多的事情,蹇硕又岂能真的这么快就放下不计较?

  也好,有了这么一个大大的软肋在,他有的是机会收拾蹇硕,让蹇硕跪着来求他!

  到那个时候,就看他如何折辱蹇硕了!

  勾起一抹阴狠的笑意,曹节很快地收敛好自己的情绪,继续往清凉殿走去。

  当值期间,他还是得更加小心些,免得无意间冲撞了陛下。

  当年的事情,陛下心中肯定是有所介意的,他虽不是直接参与者,但与那些被陛下除掉的人还是有一些联系的。

  陛下虽然没有对他有什么不满的表现,但他也不可落下任何把柄给陛下,以免惹得陛下不悦而导致他被打压。

  在宫中混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得了些权势,曹节自觉还没有活够,还没有享受够。

  不过,再一想到关于陛下可能会有皇子出生,后宫众位美人勾心斗角争取陛下宠信的热闹劲,曹节忽然又阴沉沉地笑了起来。

  当年那药,确实是下的狠了,让陛下几乎是完全没了能力。

  若不是有王太医悉心调理了这么多年,只怕是连那几个公主都不可能出生。

  也不知道,陛下是否真的能够恢复过来,能够得有皇子出生呢?

  虽然不知道那些传闻是真是假,但这未免不是一个好机会。

  他很看好田圣,若是他们合作的话,再好好地筹谋一番,没准真的能够让田圣生下皇子呢?

  到那个时候,田圣母凭子贵,成为皇后的话,他也会跟着沾光得好处的。

  而田圣又没有什么强大的背景,却凭着过人的姿色与身段,深得陛下的宠幸。

  若是他帮着田圣怀上皇子了,今后皇子继位登基,那他可就是有功之人了。

  只要他控制住田圣,控制住皇子,那大把的权势利益,岂不都是他的了?

  心下想的很美,曹节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