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9章 不适应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08 2020.12.19 05:03

    在府中又收拾了几日,刘平辞别了妻儿,带着几个家奴,随封胥等人启程,回洛阳。

  因为刘平的离开,顾葳蘅与刘珌都消沉了好些时候。

  只是这一日,刘宏到来,与顾葳蘅说了要带刘珌出府买家奴,顾葳蘅担心刘珌会心情不好,便让刘珌快些外出。

  对于母亲的急切与担忧,刘珌有些哭笑不得,但心里还是暖暖的。

  他是担心父亲,但他毕竟不是真的小破孩,虽然一开始是有些想念,但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

  人生在世,聚散离合,悲欢忧乐,不是很寻常吗?

  当然,如今的交通条件,确实有够差的,远行花费的时间更多。

  看着母亲关切的样子,刘珌也不多说,乖巧地点头应下,顺便带上了母亲为他准备好的财物。

  今日,绵延的春雨总算是停了。

  虽然温度还有些低,但好歹出门方便了许多。

  此时,一行人马正在大街上缓缓而行。

  因为要带着刘珌,刘宏并未骑马,而是与刘珌一起,坐上了亭侯府的马车。

  马车外的护卫,由一人坐在车前赶马,其余人都骑着马匹护在马车两边,警惕地戒备着可能出现的危险。

  同样坐在马车前的,还有刘府一个发须皆白的老仆人。

  自从上次刘珌出事之后,想要出门,顾葳蘅都很是担心,便让平日里照顾刘珌的老家奴许其也一并跟上,照看好刘珌。

  同时,府中的护卫张匀,戴罪立功期间,也是要看他的表现。

  于是乎,亭侯府的十几个护卫,加上刘府派出的人手,这一行人马数量还是有些多。

  好在,有亭侯府的马车在,路上的平民百姓还是识趣地让出了道,这才没有造成交通拥堵。

  此时,被众人护在中间的马车,用粗布将车窗等严严遮住,抵挡着外边的倒春寒灌入。

  刘珌与刘宏坐在马车里边,颇有些无聊。

  刘宏不停地往嘴里投喂零嘴,不时掀开窗帘子看看外边。

  而刘珌,虽然乖巧地坐着,但眼底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只是,有刘宏在,刘珌很快就恢复了懵懂。

  今日虽得以陪刘宏出府,但因为下了几日的雨才停,刘珌也被母亲严严要求,外边天气还很湿冷,他不得走远,一个时辰后就必须回府。

  这一些要求,刘珌虽然觉得有些无奈,但看着母亲那殷切关怀的眼神,他实在是无法拒绝。

  好在,他也算是有一个时辰的散心时间了。

  提起此次陪同刘珌出来的许其,乃是刘珌母亲顾葳蘅从顾家带来的老仆人,深受顾葳蘅的信任,被安排来照顾刘珌,忠心没有问题。

  刘珌对于许其很放心,只是可惜,许其的年纪大了,行动有很多不便,也差不多到了该颐养天年的时候了。

  因此,刘珌有一些事情,也不想让许其跟着操心。

  这会儿陪着刘宏出来,刘珌还是觉得很不方便。

  在刘宏面前,他需要时刻小心地扮演合格的小弟角色,万一搞砸,得罪了刘宏,事情可就大条了。

  实在是无聊得紧,刘珌只能微微掀开了车窗帘子,看着外边的景色。

  这里的百姓,生活还算是可以。

  尽管春雨已经停了,但看天色还有些阴沉,保不齐很快又会再下。

  因此,此时有不少百姓都赶紧出来采买些过日子需用的物资,街道上还算热闹。

  这一些,刘珌倒是不太去理会。

  府中府有他母亲掌管,定是不会短了他的吃喝的。

  更何况,他自己就有足够的物质条件,也不会委屈了自己。

  他今日陪同刘宏出府,也是想要碰碰运气,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待到路过贩卖家奴的那处街口时,马车便停了下来。

  这到了目的地,刘宏便将那些零嘴一收,用帕子擦了擦手,这才掀开了车帘子,走了出来。

  看了下周围乱糟糟的,刘宏不悦地皱了下眉头。

  亭侯府的护卫看到刘宏出来,忙将脚凳都预备好,在边上恭敬候着,随时准备搀扶一下刘宏。

  只是,刘宏也用护卫帮忙,很是轻松地从马车上下来。

  在刘宏身后,刘珌也出了马车。

  可是他这小短腿,想要有风度地下马车,还真不是一件易事。

  更何况,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想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因此,藉着许其身手帮忙,刘珌有些艰难地也下了马车。

  只不过,刘珌还是在内心默默吐槽自己如今的这副小身板,实在是太不给力了。

  但对于这个问题,刘珌也没有办法。

  他是想要快快长高长壮,可小年龄摆在那,他已经比同龄人高出一些,也只能按着自然规律,慢慢长大。

  幸好的是,这原身本就有了聪慧的名头,有些事情做出来,他也不怕别人觉得太过突兀了。

  收敛了思绪,刘珌跟在刘宏身边,由许其与护卫护着,开始打量这贩卖家奴的场景。

  可看着那些麻木又瑟缩的家奴,如同货物一般被人挑挑拣拣的,刘珌心下有些不得劲。

  即便是家奴,可在刘珌眼中,也都还是人。

  府中的家奴婢女,只要不偷奸耍滑,刘珌与父母都是不会去为难他们的。

  但这会儿,亲眼看着这残酷真实的一幕,刘珌只觉得,他自己的心理承受力还得再提升提升。

  就算是他真的要来买家奴,可看着不少家奴眼中的麻木沉寂,还有不少被贩子鞭打而伤痕累累,刘珌心下有些堵。

  当然了,刘珌更是庆幸,他莫名来到了汉末,成为的是河间宗室,家境也不错。

  如若一开始就是一个家奴身份,刘珌也不知道,他能否顺利脱离奴籍。

  更甚者,遇上更为悲催的,会不会直接被凌虐而死?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刘珌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暗暗谢天谢地。

  他得好好适应如今的环境形势,先好好生存下去先。

  至于说改变这样的制度,他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

  再次抬眼时,刘珌已经恢复了平静,眼中满是懵懂好奇,掩盖了深处的不适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