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9章 给个痛快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11 2020.12.27 05:03

    刘珌心下有些清楚,要说目前对他家最可能有敌意,甚至杀意的,该是那些宦官了。

  而侯览,具瑗,曹节,王甫这些人,都有可能。

  没想到他只是这么随意地一诈,就从刺客那里诈出了这个真正的幕后黑手来,在意料之中,也是在意料之外。

  刘珌没有想到,他只不过还是一个小孩子而已,曹节却是首先就忍不住跳出来,还想先要了他的命。

  那么心狠手辣地排除异己,极尽所能地弄权敛财,曹节是个狠角色,但也是个胆小怕死的。

  连他这么一个小孩子,就因为周景推举他父亲的关系,因为他父亲接受刘志的公车征召出仕,就想要先除之而后快,以此来报复震慑。

  如此看来,曹节的气数也是快要到头了。

  而且这里头,肯定还有其他人的参与。

  至于是哪些人,刘珌一时还未可知。

  对此,刘珌只是暗暗嘲讽。

  不管是谁,既然出手了,他迟早会把这笔账算回去的。

  就在这个时候,浑身都被汗湿的刺客,看到刘珌异样冷静的反应,自知大势已去。

  他已经没有什么底牌可以依仗,面对必死的结局,他反倒是坦然起来,再次无力地闭目等死。

  留意到刺客的气势变化,刘珌倒是对他高看了一眼。

  这也算是个有骨气的刺客。

  只是可惜了,虽是在行刺的时候,速度足够快,很出其不意,但在武艺上,这个刺客却并不算太出彩。

  再说了,身为敌对方,且是来要他性命的,看刺客那死不开口的样子,也是对曹节忠心耿耿的,此人留之亦是无益,反倒是浪费时间精力。

  而且就目前而言,他也没有多余的精力财力去收服这个刺客。

  做出了决定,刘珌漠然地抬脚,不再去折磨这个刺客了。

  他已经得到想要的消息,刺客也没了什么价值。

  只是想到了母亲的安危问题,刘珌还是开声问道:“给你一个机会,你等此次来解渎亭行刺,有几个人?”

  有些讶异地睁开眼,见刘珌貌似并非在开玩笑,刺客心灰意冷地回道:“就小人一个。”

  得到了答案,刘珌虽然不太相信,但还是稍微安心些。

  朝着韩当点了点头,刘珌直接离开,将这些都交由韩当去处理掉,给了刺客一个痛快。

  等刺客伏诛后,同在院子中休息的韩振与许其,都听到了动静而被惊醒,匆匆地赶了过来。

  看到刘珌安然无恙地坐在房间里边,众人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许其,看到那个平日里不太起眼的家奴韩当,虽然还很年少,但此时正一身煞气地站在刺客的尸身前,手中的佩剑还在滴着血,看着很是震撼人。

  但也通过这样子的状况,许其立时就能想象得到方才发生的凶险,不禁对韩当是愈发的感激。

  好在他家公子眼光好,挑了个忠心又有本事的好护卫,这才能够免遭此劫。

  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样子的韩当,加上韩振临危不乱的样子,许其不禁对这祖孙俩更加高看了些。

  同时,许其也是愈发地感慨。

  他年纪已经大了,无法长久地陪着他家公子,能够有些忠心可靠之人待在公子身边,即便是他当即离世,他也无憾了。

  而且,他家公子能够有眼光,有本事,今后也该是不会被人欺负的。

  在将来,能够有刘珌护着,家主与夫人,也该是能够安稳顺遂了。

  不过,方才的那般小跑,对于韩振与许其而言,身体上还是有些吃不消的,此时都是气喘吁吁,有些接不上气来。

  见状,刘珌的心中微暖。

  这处院落中的人,都是他可信任之人,也是真的在乎关心他安危之人。

  今后,他亦是不会亏待他们的。

  因着这几人,刘珌心中方才的煞气,也都悄然消散而去。

  待到稍微平复了下气息后,韩振与许其又小跑着来到了刘珌身前。

  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一番,确定刘珌无事,韩振还是不放心地问道:“公子,方才可有受伤?”

  闻言,刘珌朝着韩振与许其微微地笑了下,和气地向韩振回道:“放心。我无事。义公已经击杀了那个刺客,不必担心。”

  这个时候,收好佩剑后,韩当来到刘珌身边,恭敬地守着。

  看到韩当这个样子,刘珌有些动容地说道:“义公,此次多亏有你在,才让我得以安全脱险。”

  听了刘珌的话,韩当忙躬身回道:“公子,此乃是属下当尽之责。属下与祖父的命都是公子救下的,自是当全力以报,护卫公子周全。”

  而且,在出手之前,韩当就有预感,即便是他不出手,他家公子也会有自保的手段,不至于会被那个刺客给伤到的。

  只不过,身为刘珌的护卫,韩当自是不会袖手旁观,更不会去试探他家公子。

  知晓韩当的忠诚,刘珌点了点头,赞赏道:“好!义公的忠心,我自是信得过的。”

  话落,刘珌转而对韩振与许其说道:“天色不早了,你二人也先回去歇息吧。我这里有义公在,不会有事的。”

  韩当的本事,韩振自是清楚的,而许其也算是真的见识到了。

  可话是这般说,但许其难免还有些后怕。

  今夜居然会有刺客来行刺,这应该是家主出仕,影响到了不少人的利益,才会招来此祸的。

  想来想去的,许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可是看着刘珌成长的,真不愿意刘珌遭受各样的危险。

  像今夜这些行刺,他这个老人家就完全无能为力,今后只怕很难再为刘珌保驾护航了。

  所幸,还有韩振韩当祖孙在,能够做的,比之他要多得多。

  这也是让他感慨又安心的原因所在了。

  想到了这里,许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公子,郊外不太安生,在城中该是会安全一些的。至少,那些人想要暗下毒手,也得顾忌着是在城里。”

  若是公子快些回城里去,该是能够安全得多,那些人也不敢这般嚣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