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7章 电闪雷鸣夜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32 2020.12.26 05:03

    郊外,雨越下越大。

  住在庄院中,刘珌很是自在。

  在征得母亲同意之后,刘珌便来到了郊外的这处庄院小住几天。

  这里的仆人婢女,全部都是母亲顾葳蘅的陪嫁,全部都忠于顾葳蘅,对刘珌也是完全的恭敬。

  韩振与韩当,也随同来到了这处庄院。

  韩振的身体已经大好,帮着许其一起打理刘珌的一些琐事,让许其能够轻省一些。

  至于韩当,则是成为刘珌的贴身护卫,一直兢兢业业地护着刘珌。

  只不过,在庄院的平静日子还没过几天呢,居然就出事了。

  此时下了雨,又在夜间,又冷又黑的,空阔的庄院中,显得很是寂静。

  时不时的,还有电闪雷鸣,照亮一方天地,也似乎在警戒着什么。

  韩振与许其两人年纪都大了,安排好事情后,便被刘珌打发回去歇息。

  而韩当则是去巡视府中的守卫,以防有什么疏漏。

  院落中,只留下刘珌一人,无聊地看着外边的电闪雷鸣发呆。

  也不知道,那是不是上天在警示自己这一个变数,莫要过多改变命运之事?

  只是刘珌也觉得自己无趣。

  转而又想到自己目前的状况,刘珌不禁拢了拢外衣,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可他这个小身板,到底是限制了他的行动了。

  虽然多了韩振韩当两个帮手,还是不足。

  他得好好想想办法,尽快组建自己势力出来。

  突然间,刘珌猛地站了起来,全身紧绷着,警惕地盯向门外。

  方才电闪雷鸣时,那一闪而逝的黑影,他确定是没有看错。

  有高手悄然来到了庄院中,只不知是何人,又为何而来。

  同时,刘珌也注意到,韩当刚好回来了,且已发现了异样,正在院外戒备着,随时准备出手。

  这下子,刘珌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他是会些功夫,又天生神力,还有强大的底牌,足以对付这个刺客的。

  可如今他这个小身板,短手短脚的,打斗着实不便利,他也只能是无奈呵呵了。

  不过,此时面对那个不知深浅的刺客,又有韩当正蓄势待发,但刘珌还是暗中将小巧的手弩先放在手中准备好。

  倘若有变故发生,他好随时出手,不至于坐以待毙。

  至于其他的大威力武器,他只是预备好,但暂时并不想要暴露出来,以免带来更大的问题。

  没过一会儿,那道黑影飞快地从门外冲了进来,举起手中的匕首,直取刘珌心脏要害之处。

  看着那在闪电光照之下仍然寒光闪闪的匕首,刘珌目光冰冷,心下却很是冷静,警惕地戒备着。

  只是,他一时还想不明白,究竟是何方势力派来的刺客,竟是这般迫不及待地想要他的性命?

  他不过是一个小破孩,就算是父亲刚刚出仕,也根本就无法威胁到其他人,还不至于有什么生死仇人吧。

  可眼前的行刺,却是实实在在的。

  这,究竟会是那一番势力呢?

  又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行刺的呢?

  电光火石之间,刘珌想了不少,心下也是越来越冷。

  就在这时,院外的韩当忽的推开院门,举起手中的铁胎弓,稍微一瞄准,便立即放箭。

  这一把铁胎弓,乃是韩家祖传,他一直藏了起来的。

  成为刘珌的家奴之后,韩当便暗暗地去将铁胎弓取了来。

  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幸好的是,韩当的臂力足够,能够拉得动这张铁胎弓。

  刹那间,羽箭以雷霆万钧之势,朝着那个刺客奔去,让正欲一匕首击中并了结掉刘珌的那个刺客,大惊之下,不得不立即倾身躲闪,避开那来势汹汹的羽箭。

  叮的一声,伴随着刺耳的嗡嗡震动,羽箭重重地击中房柱,箭头更是没入了柱子里边。

  见到这样的箭法,黑衣刺客心下大骇,看向急速朝着他冲来的韩当,心中有些没底。

  来人虽然只是个少年模样,但看这架势,这个护卫的本事不低。

  可刺客更是懊恼愤恨,明明是说刘珌身边没有得力护卫,他可以轻易得手的,可是这个人,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这下子,别说行刺刘珌了,就是不惊动其他护卫就全身而退,只怕都有些困难了。

  刘珌身边,怎么会多出这样一个有身手的护卫的,而那些人却并未提及?

  难道,是他们都被刘珌瞒过了吗?

  更何况,从始至终,面对行刺,刘珌的表现似乎都太过淡定了吧?

  看似被吓傻了的样子,但实则不然,一点都不像一个小孩子该有的样子。

  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刺客不得不认真地对付起了韩当。

  而韩当,一箭牵制住了刺客,没有让刘珌被伤到,这才稍微安心了些。

  在放箭之后,他早已将心爱的铁胎弓随地扔下,边快步冲向了刺客,边抽出了腰间的佩剑。

  居然有刺客胆敢来行刺他家公子,真是可恶可恨!

  在韩当看来,他家公子就是一个醇孝心善的,并未给其他人造成损害,哪至于让那些人这般忌惮的?

  若不是心虚嫉恨,那些人怎会这般急着行险招!

  此时,韩当没有多余的想法,只要快些拿下这个刺客,交予刘珌处置,抽筋扒皮都不为过。

  正因如此,韩当拼斗搏杀的时候,完全不给自己留后路,更不给那个刺客留退路,全是只攻不守,招招致命,逼得那个刺客节节败退,只能狼狈抵挡。

  在边上观战的刘珌,不慌不忙地退到了角落处,以免被波及。

  同时,他也在观察着韩当的招式,找到其中的一些缺点,以便想办法帮韩当改进提升。

  当然了,韩当如此护主,也让刘珌很是欣慰满意。

  有这等猛将在身边,他今后的安全也有着落些。

  战场之中,韩当身上已经多了一处剑伤,却似未曾感受到疼痛般,继续搏命地杀向那个刺客。

  斗了不短的时间,双方的消耗都很大,但刺客却是越战越心凉,韩当则是越打越来劲。

  他完全没有预料到,一个少年护卫,竟然有这等本事,将他逼到如斯地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