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50章 差点就信了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21 2021.01.11 20:03

    王明四人,在解渎亭时,以及这一路来洛阳的途中,看着刘珌不过垂髫小儿,却待护卫韩当等人很是宽厚,他们还是暗暗羡慕的。

  今后跟着刘珌,虽然他们还有监视的任务在身,但他们也是渴慕着能够得到刘珌同样的对待。

  今日来到了洛阳之后,他们在将信息传出去的时候,还是斟酌了许久。

  尽管没有发现刘珌有何异常情况,但有些措辞,他们也不得不小心,以免为刘珌带来些莫须有的麻烦。

  可今日不知为何,尚未到月末最后一天,他们在传出消息之后,身上的毒,为何会提前发作了?

  而且,这一次的毒发,还发作得这般凶猛,比之过往更是让他们极为的痛苦不堪,生不如死。

  若是再得不到解药,他们只怕要命丧于此了。

  可还不到发解药的时间,他们提前毒发,又该怎么去找那些人要解药呢?

  难道,他们就要在这里生生地毒发,痛苦折磨后身死?

  若真是如此,他们可真是不甘心!

  只是此时,看到王仁与王俭走了进来,对他们的惨状毫不意外的样子,王明四人心下的不安感快速滋生了起来。

  他们已经认出了,这两人是刘珌身边的护卫。

  这两人到此,且看他们的架势,王明四人不由得心下一惊。

  莫非,今日之事,是与刘珌有关?

  他们身上的毒药提前发作,是刘珌动的手脚?

  刘珌此举,又是意欲何为?

  不待他们想明白,王仁便直接发话:“不必瞎想了,你们禁卫身上的那种毒药,我等都甚是了解。要怎么控制,可比你们清楚的多。”

  听到这话,四人俱是大骇。

  这个看着低调不起眼的护卫,真的时这般的深藏不露?

  眼见他们不信,王仁从袖袋中取出一个药瓶,倒出了几颗小药丸。

  在四人疑惑不解的目光中,王仁走了过去,将药丸一一塞入四人口中,顺势抬了下他们的下巴,让他们得以顺利地将药丸吞咽下去。

  就在王明四人以为要毒上加毒而死的时候,却是奇迹般地发现,身上折磨得他们生不如死的疼痛瘙痒,终于开始急剧消退。

  同时,他们的四肢,也开始恢复了功能,能够行动了。

  可经过了这一番折磨,王明四人早已精疲力尽,连动一动都很困难。

  看着在那老神在在坐着的王仁与王俭,王明四人心下警惕,还是挣扎着坐了起来。

  至于站立,他们四肢都还在不住地颤抖着,此时实在是过于困难了。

  感受着药效的神奇,王明四人再次看向王仁的目光,不自觉地带上了敬畏与忌惮。

  有这等本事之人,那他们如何敢与之为敌?

  对于王明四人而言,死并不可怕,但生不如死,真的会让他们崩溃掉的。

  今日受到的这般折磨,实在是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属实不想再次经历了。

  身为四人之首,王明最为冷静,缓解了下,便先行问道:“尊驾所言,可是真的?”

  若真的如王仁所说的,那他们是得好好地考虑一下。

  如今看来,他们到底还是低估了刘珌,为刘珌所蒙蔽了。

  眼见王明四人受尽痛苦后虚弱无力的样子,王仁不禁冷冷一笑:“你等身上的毒被提前催发,不正是明白证据吗?”

  一听他们方才遭受到那样的痛苦,果然是王仁提前催发的,四人心下更是一寒。

  另外三人,也赶紧挣扎着坐了起来,免得待会有什么变故发生,他们毫无反应的时间。

  王明算是四人中最为镇定的,再次开口问道:“尊驾既是这般做了,目的为何?是要单单以折磨我等四人为乐?”

  心下有些了然,但王明还是不愿直接认输。

  若不然,他们与上赶着讨好也没什么区别了。

  他们,还是有自己保留的自尊在。

  看着王明这个样子,王仁挑了挑眉,笑着说道:“你等身上所中的毒,我都可以帮你们解了,以后,你等都可以不再受到毒发的折磨。”

  一听到这话,四人眼中均浮现出意外的喜色,继而却是犹豫与警惕。

  这些毒,折磨了他们几年,每每都让他们生不如死。

  若是能够解掉,他们实在是巴不得立即就行动。

  可这等好事,肯定不是没有代价的。

  一个宗亲,一个垂髫小子,敢对陛下所赐的禁卫出手,还是用这等直击要害的方式,果真是太不简单啊。

  亦或者,刘珌已经知晓了他们的真实身份?

  但这可能吗?

  连陛下与王统领蹇中官都不知道的事情,难道刘珌能够知道?

  若真是如此,那刘珌实在是太可怕了。

  只是,眼下的形势,若是这般就为人所用,背叛主人,他们又不得不衡量清楚。

  背主的事情,可不是一件让人喜欢的。

  一个搞不好的话,两头不讨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们还有利害关系在那些人手中,万一那些人动手的话,他们岂不是没脸活下去了?

  留意到四人犹豫的样子,王仁心中有所猜测,又笑着补充说:“放心,我家公子,也不是什么胆大妄为,谋逆的大不敬之人。更何况,我家公子不过才垂髫年纪罢了,又能做什么呢?至于说你们的主子,究竟是谁,我等均已知晓了。”

  果然见到四人脸色一变,王仁暗暗勾了勾嘴角,继续说道:“只是我家公子身为汉室宗亲,又是处于洛阳这等繁华之地,稍不小心,便会万劫不复。这一点,你们更是能够清楚了解的。”

  说到这里,王仁的脸色也变得认真起来。

  看向王明四人,王仁又继续说道:“我家公子见你等身中奇毒,备受折磨,才会动了为你等解毒的心思。可又担心你们会有所误会,这才让我先用点小手段,让你等能够直接信服罢了。”

  王仁这话说的,王明四人都差点就相信了。

  若不是身上还有毒发时残留的污渍与酸臭气味在,衣服被冷汗浸透还没有干,他们也会以为,王仁是同情心泛滥而可怜他们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