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8章 洛阳的旨意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13 2020.12.31 20:03

    虽然在怀疑那日的星象异变被卜算出来,但刘珌随即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按照他师父王敖的说法,那次的星象,时间短暂,后来又被掩藏了起来,是测不透的。

  他师父乃是鬼谷传人,会的秘术定是比吴伉要厉害得多,不会说岔的。

  更何况,这可是事关他的,师父也不会大意疏忽。

  同时,刘珌自己也已经掌握了那三卷竹简的主要内容,并不惧那些普通的秘术。

  即便是吴伉,他也不惧去会一会。

  既是洛阳来人,刘珌匆匆与师父说了下,便赶紧带上了韩当,先返回府去接旨。

  只留下王敖站在原地,看着刘珌与韩当的背影,又抬起头来望天,若有所思。

  待到刘珌匆匆地赶回刘府的时候,母亲顾葳蘅与吴伉等人已经在府中了。

  大致扫了一眼,刘珌顿时松了一口气。

  虽然只是大致看了下,但他已能看出吴伉的深浅,还不足以对他构成威胁。

  而且,他也没有从吴伉身上感受到恶意,并不觉得会坏事。

  只不过,面对这样的人,刘珌还是小心些为妙。

  即便是不惧风角观相,但吴伉好歹是从宫中来的,心思可不会简单。

  等众人恭敬地听吴伉宣读完旨意,都很是震惊。

  没有想到,这次的旨意,居然会是君上亲自下达,由吴伉接他们母子去洛阳的。

  这样的待遇,是不是太超规格了?

  对此,刘珌很是疑惑。

  他父亲才刚被征召出仕,也不过是个侍御使而已,并不太出众。

  刘志此举,究竟是何意?想要以此试探什么吗?

  莫非,是吴伉卜算出了什么?

  一时有些猜不透刘志的意思,但洛阳一行,是刘珌势在必行的。

  那里有他的父亲,还有暗中的敌人,他得去看着,免得父亲出什么意外。

  而且,有不少的事情,他都要到了洛阳之后才能更好地开展。

  收敛了心中的各样想法,刘珌随着众人恭敬地行礼之后,这才站了起来。

  不过,留意到吴伉的表情有些怪异,让他有一种正在被窥视的不适感,刘珌不由暗暗提起了心,戒备起来。

  而此时,吴伉是完全被震惊住了。

  因为,他居然无法看透刘珌的气数运势。

  自从他学了占卜之术以来,除了他自己以及亲近的血亲之外,还从未有遇到过如此全然无知的状况。

  在他想要通过刘珌的面相看到刘珌的一些气运之时,感受到的,竟然全是一片茫然的迷雾,毫无所得。

  如此奇异的状况,让吴伉震惊不已。

  只不过,吴伉到底是见识各样场面的,定性很好。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是当着刘珌的面,他的震惊失态,也只是眨眼间的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但当他留意到刘珌的目光时,不禁再次感到心惊,有一种被看透的压迫感。

  这甫一照面,他就受到了这等冲击,当真是给了吴伉太大的意外了。

  不敢再小看刘珌年幼,吴伉的态度也愈发地恭敬起来。

  虽说刘珌看起来不过是一个垂髫小儿,但有这等运势之人,哪会是个寻常人?

  同时,吴伉也未曾在刘珌身上感受到煞气,事情并不是完全不可控的那种,他也才能稍稍宽心一些。

  也不知道,他所要寻找之人,那日引起星象异变之人,会不会就是刘珌?

  只是他看不透刘珌,也不敢妄下断论。

  心中有了盘算,吴伉笑眯眯地看向顾葳蘅与刘珌,说道:“夫人,公子,陛下顾念刘御使乃是汉室宗亲,身份尊贵,特遣仆来此一趟,接夫人与公子去洛阳,好与刘御使团聚,以安刘御使之心。”

  在来到解渎亭之后,吴伉可是有打探过消息的,知道刘珌有些不凡。

  只是可惜,他一路寻来,仍未能寻到那引起星象异变,亦或是纯木属性命格之人。

  即便是他对眼前的刘珌有所怀疑,但既然看不透,他也不敢妄加下定论,以免为无辜之人招来祸患。

  万一误了陛下的事情,那更是不妙了。

  不过,就目前看来,他还得再占卜一次,以确定那人是不是刘珌。

  若真的是刘珌,那事情可就好办多了。

  有了刘珌在身边,借助这纯木属性的命格,定是能够助陛下得到皇子的。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刘珌虽然已经隐藏得很好,但他还是感受得到,刘珌的气度很是不凡,甚至可以压制他,这着实是让他不得不刮目相看,小心对待。

  听了吴伉所说的话,顾葳蘅与刘珌心下都更是狐疑。

  君上这般做法,着实让人捉摸不透。

  只不过,顾葳蘅还是客套着回道:“多谢陛下挂念,也辛苦吴中官跑这一趟了。”

  对此,吴伉忙摆了摆手,回道:“夫人言重了。愚乃是为陛下传达旨意罢了,不敢言说辛苦。还请夫人与公子早做准备,过些时日也好一同返回洛阳。”

  这件事,既然是君上的旨意来了,那他们母子是没有推辞拒绝的余地的。

  因此,顾葳蘅点了点头,说道:“请吴中官且先在府上休息,待妾身与珌儿整理好,便会起行。”

  这么好说话,吴伉也便笑着应下,由管家张为引着先去歇息。

  当然了,他也是急着回去沐浴更衣,也好快些占卜,确定卦象有无变化,是否真的指向刘珌。

  而待到吴伉离开之后,刘珌皱着眉头,向母亲问道:“母亲,君上这是何意?”

  对此,顾葳蘅一时也想不明白。

  只不过,他们本就打算要去洛阳的,这会儿吴伉来传旨,于他们地安排,并无太大的变动。

  想了一下,顾葳蘅摇头回道:“不知。既是你我要去洛阳,刚好有他们护着,倒是省了不少危险。”

  虽然顾葳蘅有些担心在洛阳的夫君刘平,不知他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让君上下这样的旨意,但她并不想让儿子跟着担心,因此并未明说出来。

  只是这一些,刘珌也想到了。

  看来,等师父安排给他的人手到达之后,他是得启程去洛阳走一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