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8章 值得吗?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34 2021.01.05 20:03

    对于边让而言,他自己虽有些才名,却尚未出仕,无钱财声望,。

  同时,因为有一个大名士郭泰对他那有些偏颇的评价,让他在士人中,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二子英才有余,而并不入道,惜乎!”

  他虽然有名气有才华,可这句“不入道”,却是让他原本的出仕之路中断,让不少人对他的评价也差了不少。

  正是因为这般,边让才会想着外出散心,游历大山名川,观阅人世冷暖,以便磨砺他的性子,增加自身的积淀,让自己能够洗去铅华,不至于被继续看低。

  即便是评价有失偏颇,但边让更希望能够提升自己,凭借着真才实学,让那些贬低自己的人刮目相看。

  而此次游历到冀州,边让的盘缠已是所剩不多,这不得不缩衣减食,最终更是导致气血亏虚,晕倒在了街头。

  若不是碰到了刘珌,边让也不确定,他可能还会面临什么危险的状况。

  微微地点了点头,边让感激地说道:“多谢公子。在下身体不便,还请公子见谅。待在下的身体好转了,再向公子郑重道谢。”

  对于这话,刘珌也是点了点头,并未拒绝。

  不过,刘珌还是客气地说道:“这倒是不急。边先生还是养好身体最为要紧。”

  想到了郭泰这个大儒,再看着边让年纪轻轻却有些落魄的样子,显然是郭泰对边让的评价,让边让也受到了些影响。

  沉思了一会儿,刘珌还是状似无意地说道:“不管外人怎般说,只要行事为人对得起天地良知,那便可无悔。至于外人如何评说,又有几分是真实正确的呢?”

  听了刘珌若有所指的话,边让微微皱了皱眉头。

  难道,刘珌所说的,是他所想的那般?

  可刘珌才这么小的年纪,竟会懂得这些大道理?

  这未免也太让他汗颜了吧?

  不过,这疑惑也是一眨眼的功夫,边让便恢复了过来。

  有些复杂地看向刘珌,边让还是说道:“公子言说的,属实在理。在下受教了。”

  尽管也些微的不太适应,但边让细细一想,刘珌说的话,也确实是有道理。

  他终究还是被那些流言蜚语影响得太多,有些失去了自我。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有一种醍醐灌顶之感,边让不得不承认,他是钻了牛角尖了。

  这段时间在放逐之中游历各地,其实也是他自己想不开,庸人自扰。

  如今被挑破,倒是让他好受多了。

  看着边让诧异的目光,以及脸色的不断变化,刘珌也不急着让边让想通。

  因为还要赶时间回府去,刘珌微微笑着向边让说道:“边先生且先休息,小子便先回去了。”

  说完,又嘱咐王仁好生照看边让,刘珌便先离开了。

  没办法,他这个小身板,搬起事情来,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就像刚刚,他就是说了几句开导的话而已,就使得边让被惊到了。

  要是再做出什么异样的事情来,那岂不是更糟糕。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再着急,也得一点一点地长高长大,时间还长着呢。

  默默吐槽着自己,刘珌带着韩当,再次离开了庄院。

  待到刘珌离开之后,王仁看着若有所思的边让,又补充说:“边先生,我家公子所言在理。不管当初那些人说了何话,边先生自己心中有数,对自己能够摆正位置即可。边先生还是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可再这般疏忽无视了。”

  听了王仁的话,边让饶有兴致地看向了他,笑着说道:“没想到,刘公子竟会有这等豁达之言,让在下佩服,也是惭愧啊。”

  笑了笑,边让继续说道:“刘公子说得对,是在下入了魔障,才会被流言所扰,想了那么多的是是非非。”

  说着,边让又向王仁谢道:“多谢足下的医治。在下已是明了,不会重蹈覆辙的。”

  看到边让还有些疲惫的样子,王仁也不再多话,只是吩咐道:“边先生,且在此安心休息吧。有事吩咐家奴婢女即可。”

  朝着王仁点了点头,边让也是有些无力乏软,便没有推脱。

  他得先把身体养好了,才有能力去做其他的事情。

  说的再多,目前也不过是嘴皮上的,无法真的报答别人的恩情。

  既然已是如此了,他索性多欠些人情,日后想法子还回去就是了。

  只是这刘公子,倒是好生聪慧,让他实在是意外。

  可惜,刘公子虽未汉室宗亲,身份上却还是低了些。

  想到了不久前陛下公车征召刘平的事情,边让倒是有了一些期待。

  不知道,已经是侍御使的刘平,在仕途上,又能够走的多远呢?

  还有这般早慧的刘珌,未来又会如何呢?

  只是这一些,暂时还比较的久远,不是他眼下就需要去操心的。

  还是得赶紧将身体给养好了,他才能去做其他的事情。

  若不然,就他这般虚弱的身体,还能有什么用处?

  想通之后,边让闭上双眼,缓解身上的无力感,渐渐睡了过去。

  在外边的王仁,留意到屋内恢复沉稳的呼吸,才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对于他家公子救回来的边让,王仁其实并不太看好。

  这个酸腐书生,即便是有些才华,但看性子,就是个比较刻板死脑筋的。

  郭泰对他的评价,其实也是比较中肯的。

  一个不太懂得变通的人,办事上确实会有不少的麻烦,有时候也会好心办坏事。

  这样的人,他家公子真的有交好的必要吗?

  但既然是他家公子带回来的人,王仁也不可能去多言。

  他信任他家公子,知道他家公子不会无缘无故就同情心泛滥的。

  只是里边还有些什么,却是他一时想不明白的。

  即使如此,他只管将人医治调理好便可。

  微微摇了摇头,王仁回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才慢慢地走远。

  他还得继续去忙暗影训练的事情,那可是最为紧要的。

  不久后他家公子就要启程去往洛阳,很多事情即将开展,他也有的忙了。

  将事情先提前安排好,到时候他也能轻省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