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2章 任性胡闹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04 2021.01.02 20:03

    正在前厅那里等着的刘珌,有些无聊地喝着水。

  亭侯府里那些家奴婢女的态度,刘珌当然感受得到。

  那份不冷不热的样子,显然是董氏有所指示的。

  若不是刘宏待他很不错,只怕这些人对他的态度会更加的恶劣。

  想到董氏,刘珌暗暗嘲讽。

  拿了他那么多的好东西,这董氏对他的防备还是这么深,当真是有够无耻的。

  若是董氏能够清高地拒绝各样的好处,那刘珌倒也不说什么了。

  可一边吃着他的东西,拿着他的好东西,一边却还不待见他,当真是够了。

  但是,知晓刘宏与董氏今后可能的尊贵地位,刘珌也不好直接翻脸。

  想一想,刘珌还是觉得有些憋屈的。

  不过,见到刘宏匆匆赶来,刘珌忙收敛了各样的思绪,摆上了一副懵懂讨喜的面容来。

  行礼过后,刘珌才有些不舍地说道:“兄长,方才吴中官来传旨意,让小弟与母亲,收拾好后边一同前往洛阳。”

  看向刘宏,刘珌瘪了瘪嘴,不爽地说道:“兄长,小弟舍不得你。要不,你与小弟一起去洛阳吧?”

  说完了这话,刘珌自觉这是个好主意,满是期待地看着刘宏,等着刘宏答应。

  本来还在想着旨意的事情,可被刘珌这么一打岔,刘宏很是讶异,不由微微摇了摇头。

  一开始,刘宏是对刘珌有些介意嫉妒的。

  原先还样样不如他的刘珌,先是父亲刘平被君上公车征召,去洛阳出仕。

  现如今,又有旨意来,接刘珌母子去洛阳。

  这样的恩宠,可是极少见的。

  对此,刘宏难免有了些不好的心思想法。

  可是刘珌过来,不但将事情说给他听,并没有将他当外人,还是让刘宏微微满意了些。

  而且,经由刘珌这么孩子气地一说,倒是让刘宏什么多余的心思都飘散了。

  好笑地看着刘珌,刘宏伸手摸了摸刘珌的头发,才无奈地说道:“珌弟,你的心思,为兄都知道了。可这是陛下的旨意,你与婶母安心去洛阳就好。”

  叹了一口气,刘宏觉得还是他自己想多了。

  刘珌还是个小孩子,并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鬼算计。

  他们之间的兄弟情谊,该是比较真的。

  此时,见刘珌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刘宏更是无奈。

  他虚长几岁,又是亭侯,对于宗亲的规矩还是多有了解的。

  没有得到征召,他贸然去洛阳做什么?

  一个搞不好被人参一本,就有够他喝一壶的。

  他还是安安分分地待在解渎亭就好。

  不过,刘宏还是解释说:“珌弟,为兄也是舍不得你离开。可洛阳重地,为兄暂时可去不了。你到了洛阳,凡事也要多加小心些。”

  因为少了些芥蒂,刘宏忍不住多嘱咐了些:“洛阳那里,各方势力错综复杂,你记得低调隐忍些,不可像在解渎亭这里这般随意了。要是有什么事情,为兄一时半会的,也无法帮上忙。”

  刘宏越说,刘珌心下越是复杂。

  这个小少年,还是将他当成了弟弟来对待了。

  要不然,以刘宏那冷情的性子,也不会这般纵容宠着自己了。

  有些复杂地看了下刘宏,刘珌又固执地问道:“兄长,你当真不能一起去洛阳吗?”

  被刘珌这么一问,刘宏更是无奈。

  摇了摇头,刘宏回道:“珌弟,这可不是小事。为兄暂时还不能去洛阳的。”

  想了想,刘宏还是补充说:“珌弟,要是你想为兄了,可以常回来看看,也可以给为兄写书信啊。”

  只不过,又想到刘珌尚未启蒙,哪会写信,刘宏只好换了个说法:“如果不想让别人代写,那画画也是可以的啊。”

  沉默地低下了头,刘珌过了好一会儿,才又抬起头来,不高兴地再次瘪嘴。

  不舍地看了下刘宏,刘珌才又说道:“兄长,那小弟不去洛阳,留在这里陪兄长吧。”

  一听这话,刘宏虽然有些无语,却也对刘珌的态度又软化了不少。

  但是这件事情可不是儿戏,岂可胡来?

  当下,刘宏忙摆了摆手,严肃地向刘珌说道:“珌弟,切不可胡闹啊。这可是陛下的旨意,还让陛下宠信的吴中官前来,你与婶母,切不可抗旨不遵。”

  顿了一下,刘宏又继续补充道:“况且,叔父已经去了洛阳,你与什么也该去洛阳与叔父团聚才是。珌弟,不可再任性胡说了。”

  对于刘珌来了之后的各样任性幼稚行为,或许是因为刘珌年纪小,演技也很好,竟是让刘宏没有去怀疑。

  在不知不觉之间,刘宏对刘珌先前的小介意,都消失掉了。

  就连关于旨意的一些事情,刘宏也都忽略,只顾着劝说刘珌了。

  轻易将刘宏带上了节奏,刘珌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但同时,他也是对刘宏有些歉疚。

  刘宏能够真心的将他当兄弟来对待,可他,却还是在利用着刘宏的这份感情。

  兄弟两人又说了一会话,因为知道吴伉还在刘府,刘宏便将刘珌劝回府去。

  而此时,听到家奴讲述刘宏与刘珌对话的董氏,脸色黑沉的厉害。

  她还真是小看了刘珌。

  没想到,刘珌这一番任性胡闹,愣是让她儿子上了套,反而是顾着去劝说刘珌了。

  她好不容易让刘宏对刘珌起了一点芥蒂,就这么轻易地让刘珌给胡闹化解了,反倒是让她儿子对刘珌多了好感与认可。

  这个小子,还真的是不简单,心机有够深的。

  幸好刘珌很快就会去洛阳,不能再这么影响她儿子了。

  要是继续这般下去,只怕她会忍不住朝刘珌下手了。

  可是董氏也有些想不明白,刘珌这般做,难道仅仅是因为耍着她儿子很好玩?

  亭侯府,论家财,可比不上隔壁刘珌家有钱啊。

  到底是有什么东西,让刘珌这么巴巴地黏了上来,还将她儿子给拉拢成这个样子的?

  对此,董氏还是没有想明白。

  但是有一点,董氏对于刘珌的介意与防备,比之此前还要更加的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