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3章 不会忘记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105 2021.01.08 05:03

    既然是走到了这一步,那无论与刘宏之间兄弟情谊的结果如何,刘珌都得继续走下去。

  与刘宏打好关系,今后,他顶多好好地补偿一下吧。

  走到刘宏身边坐下,刘珌有些难受地抬眼,很不舍地说道:“兄长,陛下派来的车马已经到了,小弟与母亲不日就要启程,前往洛阳去。”

  酝酿了一下情绪,刘珌很是煽情地说道:“兄长,此去洛阳,小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见到兄长,小弟真的很舍不得离开你。”

  说着,刘珌像是忍不住一般,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

  只是在内心里,刘珌却是暗暗吐槽着自己的矫情与戏精成分。

  看着刘珌这个样子,刘宏心里的那一点不太舒服,到底还是消散掉了。

  说实话,他在知道陛下居然派了这么多人来接他们去洛阳,居然这般重视他们一家的时候,虽为刘珌感到高兴,感到担心,但还是再次滋生了一丝嫉妒在里边。

  在以往,他与刘珌交好,除了是有心将刘珌当成自己的兄弟来看待之外,还有一种凌驾在刘珌之上的优越感在。

  可若是刘珌发展起来,甚至是身份比他还要高贵的话,刘宏就有些接受不了。

  与此同时,他母亲这些天在他跟前时不时地上眼药,刘宏虽然不太喜欢,到底还是被母亲的话语给影响到,对刘珌生出了一丝芥蒂出来。

  这会儿,看到刘珌在自己跟前的真情流露,刘宏心下觉得,他似乎有些想多了,也有些小人了。

  刘珌一向与他交好,将他当兄长看待,甚至是可以为了救他而身陷险境,连命都可以奉上。

  上一次,吴伉到来的时候,刘珌就已经将事情与他说过了。

  可是,他竟是为了自己那一点龌龊的小心思,再次将刘珌看成是对自己有所企图,可能会反过来欺负自己的对手,更是因为这一些莫须有,尚未发生的可能而对刘珌心存芥蒂。

  刘珌不过是一个垂髫小孩而已,能够有多少心思城府呢?

  这一切,好像都是他想得太多了,自寻烦恼。

  越想,刘宏心下越不是滋味。

  抬起手来,刘宏虎摸了一下刘珌的发顶,不忍地宽慰道:“珌弟,既是陛下的旨意,那定是得好好遵守的。等你在洛阳安顿好,有空了,记得回来看看为兄就行了。”

  一听这话,刘珌顺势抬起头来,泪眼朦胧地看着刘宏。

  看着刘珌这副很是依恋不舍的样子,刘宏心里软乎乎的,哪还有什么计较算计在?

  朝着刘珌笑了笑,刘宏继续说道:“珌弟,上次不是说了吗?若是你到了洛阳之后想为兄了,你也可以给为兄写书信啊。”

  好像才想起了这些,刘珌不禁抿了抿嘴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兄长,小弟此去洛阳,一有时间的话,就会回来看兄长的。还有啊,兄长,你可不能因为小弟离开,就忘了小弟啊。”

  这话一出,刘宏倒是被逗笑了。

  这怎么搞得好像情人分别一样了呢?

  这画风,好像是有点不太对头。

  不过,看着刘珌眼角还挂着泪滴,刘宏可不想在这时候惹得刘珌羞恼。

  他可是很了解,刘珌虽然年纪还小,但也是要面子的。

  强忍着笑意,刘宏点了点头,认真地回道:“好,好,好。为兄怎会忘了珌弟呢?若是有机会,为兄也会到洛阳去见你的。”

  一听这话,刘珌眼睛一亮,顺势急切地问道:“兄长,你可是都说了啊。若是你有了时间,可一定要到洛阳来看小弟啊。”

  像是达成心愿一般,刘珌忽然破涕为笑。

  坐好一些,刘珌朝着韩当招了招手。

  待韩当走近之后,刘珌接过他手中的锦盒,双手捧着递给了刘宏:“兄长,这是小弟收罗到的零嘴,全都给兄长送来了。”

  没想到还有礼物,刘宏挑了挑眉,接了过来。

  打开锦盒盖子,看到里边满满的蜜饯糕点,且都是市面上少见的,刘宏有些意外。

  这时候,刘珌自得地说道:“兄长,这里边,有些是陛下赏赐的,有些是小弟外祖家寄来的,小弟全都拿来,送给兄长。”

  知道这些来之不易,刘宏忙盖上盖子,将锦盒又推给了刘珌。

  对刘珌的举动有些动容,但刘宏还是摇摇头,说道:“珌弟,这些你都拿回去吧,到时路上可以吃着解闷。为兄这侯府里,是不会短了为兄零嘴的。”

  可是,刘珌既然是要送礼,又怎会再拿回去?

  不去接那个锦盒,刘珌瘪了瘪嘴,不高兴地说道:“兄长,小弟都还没有离开呢,你这就与小弟见外了吗?”

  这样小大人般故作生气的样子,在刘宏眼里,却是属实可爱。

  也知道刘珌的坚持,刘宏便也没再推辞,将锦盒收回,放在了石桌上。

  而后,刘宏再次摸了摸刘珌的头发,说道:“好,为兄都听珌弟的。这些,为兄就都收下了。为兄会慢慢吃,不会浪费珌弟的一番心意的。”

  这般,刘珌总算是高兴了。

  只不过,刘宏到底还是年长一些,对于宗亲的事情,还是要了解得多。

  既然是将刘珌当成自己的兄弟来看待,刘宏不免要多叮嘱一些。

  于是,刘宏又接着说道:“珌弟,此去洛阳,可不比在解渎亭这里。你事事都要小心谨慎些。洛阳权贵很多,不可轻易得罪人。若是出了事,为兄鞭长莫及,也帮不上忙。”

  知道刘宏是真心相告,刘珌认真地点了点头,回道:“放心吧,兄长,小弟在洛阳会小心些的。”

  想到了洛阳的繁华,刘珌又笑着说道:“等小弟到了洛阳,会收罗些好吃的点心,到时候托人给兄长送回来。”

  虽然刘珌方才是应下了,可再看着刘珌这天真懵懂,净想着吃东西的样子,刘宏还是不免担心。

  可惜,洛阳啊,那也是他想要去的地方,却因为身份等各方面的原因,只怕是难以去成了。

  不过眼下,刘珌能够到洛阳去,他在担心的同时,也是为刘珌感到高兴。

  去见识一番,开阔了眼界,对于刘珌今后,也会有很大的好处。

  而且,叔父那般有才华,定是会得到君上的重用,他们一家,该是会有好前程的。

  这般想着,刘宏也稍微放心了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