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3章 痛并快乐着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47 2021.01.03 05:03

    搞定了刘宏,刘珌趁着还未离开,准备明日再去一趟郊外庄院。

  他师父为他安排的人手,已经到了。

  而且,他也得去与师父说一说,免得师父为他担心。

  师父待他这般好,也不知道,师父能不能与他一起去洛阳。

  回府与母妃说了声后,刘珌趁着天色尚早,便带着韩当,匆匆地出了城。

  只是到了庄院,知道师父暂时外出,刘珌有些无奈,只好先行休息。

  如今的这个时节,乃是人间最美的五月天。

  郊外的庄院中,杏花开得正好。

  一大早的,在烂漫的缤纷落英中,一个身形健颀的垂髫小少年,正在那里挥舞着一把桃木剑。

  虽然年纪尚小,身量尚未长开,但是小少年的一招一式都很是精妙,且蕴含着甚是强大的力量。

  不时有破空声传来,让人不敢小觑。

  此时,小少年已经收了势,却双眉微蹙,眼带冷光,浑身有着与年纪不符的凝重肃穆之感。

  这个小少年正是刘珌。

  刘珌昨日来到庄院,可师父很晚才回来。

  与师父说了下洛阳旨意的事情,虽然师父保持了沉默,但刘珌知道,师父是不太想跟他前往洛阳的。

  对此,刘珌也无法。

  师父待他这般好,他也不想让师父为难。

  在今日起身后,刘珌还是先行练剑,锻炼身体。

  得了那三卷竹简之后,刘珌对里边奥妙的招数很感兴趣,练起来也很带劲,更能感受到招式的强大。

  因此,刘珌对于修练从未懈怠。

  等到刘珌收敛好心绪,幽幽吐出一口浊气之后,不远处响起了一阵掌声。

  一个留着络腮胡子,头发乱糟糟,衣服也邋遢紊乱,身上还散发着浓浓酒味的老者,晃晃荡荡地朝着刘珌走了过来。

  这个老者,正是刘珌的师父,王敖。

  没想到一大早的,他师父就喝上了酒,刘珌对此很是无奈。

  因为不喜酒味,在师父靠近的时候,刘珌皱了皱眉头,嫌弃地后退几步。

  看到刘珌的动作,王敖不满地瘪瘪嘴,脸上还带着委屈。

  正想开口之时,王敖却忍不住打了个酒嗝,生生地将酝酿好的情绪都给破坏掉了。

  而这呼出的酒气,更是让刘珌毫不犹豫地再次后退几步。

  留意着刘珌不为所动的那个样子,王敖再次瘪嘴,便拿起了腰上挂着的酒葫芦,顺势灌了几口酒。

  昨夜的话,王敖还记得。

  虽然他不放心让刘珌去洛阳,但这是陛下的旨意,刘珌也抗拒不得。

  而且,他也有些要紧事要去办理,无法随着刘珌一同前往洛阳。

  这一些,让王敖还是有些不太好意思的。

  相处的时间虽然短了些,但对于刘珌这个徒弟,王敖是打从心底里喜欢。

  尽管知道刘珌能够理解他,也不会去介意这些小细节,但王敖还是想要逗一逗刘珌。

  舒服地喟叹出声,王敖才不满地嘟囔着:“乖徒儿啊,你怎么能这般嫌弃为师呢?虽然为师不去洛阳,可为师我是你的师父,你要好好地尊师重道,记得不?”

  说完,王敖又瞥了瞥刘珌,就怕刘珌有什么不耐烦了,他也能赶紧溜之大吉。

  想想也是悲催,他堂堂王敖老祖,却在刘珌这个徒弟这里讨不了什么便宜。

  自从收了刘珌为徒,并将那三卷竹简交付给刘珌之后,师徒两人相处起来,是愈发的熟悉,也愈发的无所顾忌了。

  王敖毫不顾忌地表现出他的老顽童本性,以及对美酒的喜爱之情。

  可以说,自从他第一次喝道琼酥美酒,当即就喜欢上了。

  如此一来,师徒两人各有所忙碌,也安安稳稳地在庄院待了不短的时间。

  若不是昨日洛阳来了旨意,只怕氛围会更好。

  不过,刘珌开始习练《鬼谷修练秘术》上记载的各样诀窍与招式,进步很是神速,却也对王敖有些无奈。

  其实,对于刘珌,王敖那是很满意,很宠爱,又很心疼的。

  刘珌那天赋,连他这个见识不凡的师父都惊叹不已。

  在教导时,刘珌领悟极快,又举一反三,他这师父当得很是省事,也更加满意。

  尤其是对《鬼谷修练秘术》的掌握,刘珌已经很纯熟,更是要超过他这个师父了,让王敖很是震惊。

  只是刘珌小小年纪,却总是一副老成的淡漠样子,让王敖每每都忍不住想要逗逗他,希望他能够表现一些与年纪相符的表情出来,不至于那般无趣。

  可每次他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被刘珌断了琼酥美酒的供应,让他抓心挠肝的难受。

  就这样,他总是在重复痛并快乐着。

  不过,因为他无法与刘珌一起去洛阳,也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了,王敖很是不舍,才会一大早就喝酒,也顺道再逗一逗刘珌。

  那些美酒,琼酥酒,乃是刘珌暗中拿出来的存货。

  刘珌想要快速收敛钱财,美酒会是一个很不错的点子。

  只是因为如今粮食不足的缘故,刘珌取出的琼酥酒数量并不多,以免引起太多的忌惮。

  不过,这些琼酥美酒,极为的甘醇佳美,着实是人间少有的佳酿,让人食之知味,可不是市面上的清酒浊酒能够比拟的。

  这段时间以来,刘珌已经吩咐韩振安排人手,将几坛子琼酥美酒送往洛阳去竞卖,效果也是出奇的好。

  连刘珌也没有想到,琼酥酒甫一面世,经过几番广而告之后,竟是火爆整个洛阳。

  每当有琼酥酒到货的时候,总是会引来各世家大族的争相竞购,也为刘珌带来了丰厚的收益。

  至于说王敖自己,也因着是刘珌师父的这一层身份在,这才会在这段时间里,都有琼酥酒的供应,让他的小日子过得舒坦极了。

  想到琼酥酒,王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再次端起酒葫芦灌了一口,才解了解馋。

  这等美酒,当真是让他爱不释口啊。

  可以说,王敖对于刘珌的满意,除了刘珌的天赋异禀,懂事省心之外,最大的因素,要数这琼酥酒了。

  不过,王敖虽然好酒,却不至于上瘾,还是能够控制住自己的。

  若非如此,刘珌也不会大方地提供琼酥酒给师父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