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0章 肥羊?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29 2020.12.20 05:03

    随着刘宏与刘珌下了马车,所有的护卫都戒备起来,警惕地看向周围,以防有什么意外突然发生。

  同样的,许其也是赶紧跟上了刘珌的步伐,紧紧地守在边上,以防有其他人冲撞了他家公子。

  被众人护在中间,刘珌与刘宏缓步走着,随意地看着路边贩卖的那些家奴。

  此地位于避风之处,稍微暖和一点,但在大雨过后,还是很湿冷。

  可即便如此,来此挑选购买家奴的人还是不少。

  已是三月,农忙家务忙,大家族里需要的人手自然也多。

  也难怪,这些贩子会在如此湿冷的天气出摊,带着那些吃不饱穿不暖的家奴出来挨寒受冻了。

  天冷地湿的,有不少家奴都是衣衫褴褛,赤手赤脚,冷得脸色嘴唇青紫,在那儿瑟瑟发抖,只能互相靠近些,稍微取些暖。

  这一些家奴,刘珌基本是不用考虑的。

  这里这么多的家奴,要他全部去买下来,根本就不现实。

  就算是他有这个条件,买那么多家奴回去,且是他父亲即将出仕的关口,这不是让有些人看不过眼而来找茬吗?

  他年纪还小,可他也不想做得太过出格,给家人招惹麻烦。

  况且,这里边也有不少好吃懒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惯会弄虚作假的,刘珌可不想给自己带麻烦回去。

  走着走着,看着那些千篇一律的痛苦麻木脸庞,刘珌微微失望了。

  这里的这些家奴,他几乎都看不上眼。

  他想要的是那种有潜力又能够确保忠心的,宁缺毋滥。

  而刘宏,则是无所谓地沿途看着。

  说是买家奴,但刘宏也很是挑剔的。

  干粗活的,亭侯府的人手已经足够了,他母亲前些时候刚刚补充了人手。

  他此次亲自来此,为的是找一找有无长得好看些的婢女,回去好贴身照顾他。

  虽说他的年纪还小,但他也不想总是由婆子小厮伺候。

  可刚刚过来时看到的那些婢女,只不过都是些庸脂俗粉,入不了他的眼。

  兄弟两人带着护卫浩浩荡荡而来,在让那些贩子意外的同时,也不停地招呼,希望能够有家奴能够如得了亭侯的眼。

  对此,刘宏并不意外,只是倨傲地看着,未去理会。

  至于刘珌,小破孩一个,那些贩子只以为是陪同亭侯来耍的,并未将他视为潜在客户,到也让刘珌乐得轻松。

  只不过,眼看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他该回府了,还一无所获,刘珌不免愈发地失望了。

  再不回去,他母亲该得担心了。

  如今父亲去了洛阳,母亲身孕日渐沉重,他可不能再给母亲添麻烦。

  这一世次,刘珌最看重的,就是他的母亲与父亲了,他不想让母亲担忧伤心。

  可他是陪着刘宏来的,瞧着刘宏的样子,似乎不太满意,却又意犹未尽,刘珌只好再等一等,继续作陪。

  不过,就在刘珌以为此趟会一无所获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两个不一样的身影。

  两个家奴,一老一少。

  那个年少的家奴,看着该有十岁左右。

  此时,这个年少的家奴衣不蔽体,赤脚站在地上,虽又冷又饿,脸色苍白,嘴唇指甲都有些发青,但眼中的神色坚毅不变。

  而这个年少家奴身体虽然很单薄,有些瑟缩发抖,却还是紧紧搂着一个已经年迈,气息很是虚弱的老家奴,努力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对方,想要让对方在这倒春寒之中,能够好受一些。

  刘珌又仔细看了下,才发现那两个家奴身上都有很多的鞭痕伤口,显然受到贩子不少的打骂,才导致身体出现了一些发炎发烧的症状。

  也是,就那个年少家奴的眼神,看起来就不是个容易屈服的,也难怪会被收拾了。

  可那个老家奴年纪大了,又受了这么重的伤势,若是不及时处理,在这湿寒的天气里再继续多待一些时间的话,只怕两个家奴的病症会进一步加重。

  届时,那个老家奴该是挨不住了。

  或许也是知道了这一点,那个年少的家奴才会这般执着地温暖老家奴,试图挽回这样的局面吧。

  不过,即便是如此狼狈的状况,还是无法彻底掩盖住那个年少家奴身上的气息,显然是有些身手本事的。

  可这样的人才,不该是寻常人家的孩子啊?怎么会沦为奴籍,还被发卖呢?

  刹那间,刘珌就对那个年少的家奴来了兴趣。

  有了目标,且与刘宏正前行的方向一致,刘珌便也不着急,慢慢地与刘宏一起,朝着那个摊贩走了过去。

  刘珌边上的许其,一直都在注意着刘珌的举动。

  发现刘珌此时往那个方向走去,许其同样也看到了那两个有些不同的家奴。

  只不过,这两个家奴是一老一少,不是正堪大用的年纪,且那个老家奴此时的状态并不太好,许其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待会还是得帮着看仔细些,免得刘珌挑了个病秧子回去,被那些贩子给坑了。

  虽说他不会过多地去干涉刘珌的决定,但若事情对于刘珌跟夫人有影响,即便是惹得刘珌不喜,他也会出言劝诫的。

  就算刘珌表现得再与众不同,在许其的眼中,也只不过还是个孩子,是他需要好好守护的主人。

  有麻烦了,他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的。

  就在这个时候,见到有客人朝着这里走来,贩子又来了精神。

  而且,这里边那人,可不就是解渎亭侯,身份财富都有的。

  至于另一人,虽然眼生年幼,但看衣着打扮,也是个富家公子哥。

  能够与刘宏同行,且很受刘宏看重的,显然这人的身份也不会简单。

  那个穿得厚厚实实的贩子,脸上堆满了笑意,将正在讨价还价的客人交给同伴招待,他则是赶紧从背风向日的棚子底下迎了过来。

  有亭侯在,这可是个有钱的,虽然出手不太阔绰,但也不是一般小家小户可比。

  而边上那个富家小公子哥,看来身上有钱,年纪又小,且是没什么见识,最是好忽悠的了。

  贩子暗暗观察了下,便有了主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