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58章 担忧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28 2021.01.17 05:03

  从未央宫离开,刘平与刘珌都未有多言。

  今日面圣时,陛下的态度有些怪异,让刘平心下很是担忧。

  更何况,他虽然得了陛下的信任,可不过是一个侍御使罢了,怎会劳动陛下挂心,竟是让陛下身边的红人,中黄门吴伉亲自前往解渎亭接他的妻儿过来洛阳?

  今日进宫,陛下更是直呼他为皇弟,呼珌儿为皇侄,这可是极大的荣宠与认可。

  想到他自从出仕来到了洛阳,尚未有什么出色的举动,却是备受陛下的信任,实在是有些说不太通。

  一切,都太不寻常了,刘平着实不敢疏忽大意。

  他总是觉得,有些什么事情被他给忽略了。

  待回到了府中,与妻子报了声平安之后,刘平便带着刘珌一起进到书房里。

  这时候没了外人,刘平这才问道:“珌儿,陛下派吴中官去接你母亲与你,途中可有发生什么事情?据为父所知,那吴中官以善为风角出名,可不是个简单人物。”

  似乎,陛下在对待刘珌时,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在里边,而这些,却是他所未知的。

  正是因此,刘平才会心慌慌。

  昨日一家团聚,倒是他疏忽了,竟是忘了询问这一些要事。

  看了下父亲,见他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刘珌不得不说道:“父亲,你可曾听闻最近宫中的传言?”

  皱眉思索了下,刘平很是讶异地看向刘珌,问道:“珌儿,你是说,近期所传闻的,陛下可能会有皇子一事?”

  这件事情,刘平倒是有所耳闻,可他心中却是不以为然。

  哪有因为一个人的到来,就能够让陛下得尝多年所愿,让后宫能够孕育皇子的?

  只是此时被刘珌这么一问,刘平好像明白了什么,不可思议地看向刘珌。

  见父亲总算是反应过来,刘珌点了点头,回道:“父亲,吴中官曾与孩儿言说,孩儿命中带木,有助陛下之运势。想来,今日陛下见到孩儿,是对此言有所疑惑吧。”

  被刘珌这么一说,刘平紧皱的眉头非但没有舒展开,反倒是越皱越紧。

  如若刘珌因为这样被陛下盯上的话,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这么多年以来,陛下膝下仅有几个公主,却没有皇子。

  有消息称,是陛下的身体受损,且有好男风的倾向,才迟迟无法有皇子诞生的。

  现如今,陛下却是听了吴伉的话,认为珌儿来了洛阳,就可以借势转运,得以让宫人孕育皇子。

  想想,刘平都觉得有些荒唐,有些可笑。

  可事关他的儿子,他却是笑不出来。

  倘若在这段时间里,陛下的后宫真的能够有人怀孕,那还是好的。

  可万一要是一个都没有,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到时候,陛下会不会将这笔账,算到珌儿的头上来呢?

  看着父亲愁眉不展,刘珌暗暗叹了一口气。

  如今他人都来了洛阳了,那还能怎么办?

  他今天大致看了刘志的身体情况,已经亏虚得不要不要的了。

  命都不一定能够有几年了,就这样的情况想要让宫人怀孕,真是太难了。

  只不过,刘珌还是有一剂猛药可以用,就是还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办这件事情。

  而且,刘珌还在犹豫,不知道他若是让刘志有了后,这大汉的发展,又会出现怎样的变化,于他家而言,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还有刘宏,是不是就此被他给玩废了?

  他费尽心思地与刘宏打好关系,可不想全都化为无用功啊。

  正是有这些方面的原因,刘珌才没有直接行动,也不想先行告知给父亲,以免让父亲更加的担心。

  想了又想,刘珌不以为意地笑道:“父亲,事情还早着呢,何必杞人忧天呢?陛下正值壮年,没准很快就会有皇子呢?”

  顿了下,刘珌又继续说道:“至于那些什么传言,父亲更不必放在心上。话是吴中官说的,事是陛下自己行的,孩儿可从未对外说过,孩儿会是什么福星。想必,即便是这件事情最终无法成就,陛下也不会怪罪到孩儿身上来的。”

  话是这般说,可君上的心思,又有几人能够猜得透呢?

  将来真的一场空的话,只怕君上第一个要迁怒的,就是刘珌了。

  对此,刘平脸上的忧思更甚。

  看到这个样子,刘珌也皱了皱眉头。

  不过想了想,刘珌还是劝道:“父亲,船到桥头自然直,天无绝人之路,父亲且放宽心。”

  有些无奈地看了下刘珌,刘平暗暗摇了摇头。

  孩子还小,果然是还不知道朝局险恶,伴君如伴虎啊。

  今日,君上可以给他们一家子更多的荣宠,那明日,君上同样可以全数收回,且可以要了他们一家子的性命。

  可那是君上,大汉天子,他又能够怎么办呢?

  且他的妻儿都已经来到了洛阳,在君上的监控之下,他也无法做出什么举动来。

  算了,既然是事已至此,他也听珌儿的,暂且放宽心吧。

  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刘平看向刘珌,笑着说道:“你啊,就你想得开。不过也是,你还是个孩子,该玩玩,该闹闹,发生了什么事情,自有为父顶着。”

  刘珌当然是不会让自己父亲为自己去犯险的。

  如今看来,他似乎将这件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些。

  可若是刘志真的那方面不行了,他也是得寻个机会,将那一剂猛药让人献给刘志了。

  至少,他也得让刘志的那些女人有了身孕,才好将自己的危机转嫁掉。

  至于后果,都被他玩崩了,那就全部推倒重来吧。

  只要能护住自己家人与在意的那几个,谁要是胆敢算计他,那就走着瞧呗。

  等他发展起来之后,他又不是个软柿子,可以任人拿捏的。

  心下打定了主意,刘珌也开始想着有什么人可以差使。

  这个时候,刘平却是开声打断了刘珌的沉思:“珌儿,想什么呢?方才你还劝说为父放宽心,你自己却是犯愁了。呵呵……”

  虽说被自己父亲给调侃了,但刘珌也只是笑笑。

  这件事情,算是暂时先搁在一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