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7章 边让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27 2021.01.05 05:03

    自去岁大疫之后,解渎亭这里的百姓,日子过得清苦了不少。

  好在,如今大疫已过,生机恢复,庄稼长势良好,且这里的地产还算是丰富,足以供应百姓勉强糊口,艰难地维生。

  现如今,百姓各自都在忙碌着讨生活,无暇顾及其他所谓的家国大事。

  可因为大疫的影响,不少平民流离失所,土地更是被一些世家巧取豪夺,更是加重了这些平民的苦难。

  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问题与冲突也越来越多。

  对比,刘珌也是有些感慨。

  真可谓是世家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世家与平民,这两者之间的矛盾,自从光武中兴之时,就没有处理好,是遗留至今的大问题。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有激化的趋势。

  此次大疫,再次让两者之间的矛盾与对立深化了不少。

  等平民被欺压到忍受不了之时,被那些有心之人一番利用,足以让那些生活不下去的百姓选择豁出去,铤而走险。

  似乎,这样的爆发也为时不远了。

  思及这一些,让刘珌的心情忽而变得沉重起来。

  大乱,并不久远。

  可乱象之后,最为遭殃的,到底还是这些平民百姓为多。

  刘珌也不知道,那一场轰轰烈烈的黄巾之乱,是不是能够阻止得了?

  阻止了,又是对谁有利?

  这里边的利益冲突与对立矛盾,又该怎么有效地化解?

  他,能够在这些事情里边形成影响吗?

  对于他的家人而言,这些,又到底是福还是祸?

  他的到来,究竟是该顺应哪一方的趋势呢?

  这些,让刘珌有些茫然。

  可就在刘珌陷入沉思之时,忽然被嘈杂的声音惊得回过神来。

  看到前边熙熙攘攘的,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刘珌不禁有些好奇。

  不过,听着那些围观百姓的谈论,刘珌才知道,那里有一个书生晕倒了。

  对于这样的事情,刘珌本不想去理会的,但却在突然间听到了那个书生的名字,也是有些讶然。

  没想到,那个晕倒在路边的书生,居然会是边让。

  这可是未来的名士大儒啊。

  不单如此,边让还是另一个有名谋士的好友。

  没想到,他居然会在这儿碰到边让,而且对方的状况好似不太好。

  想了一会儿,刘珌还是让韩当前头开路,他也跟着下了马车,直接朝着人群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众人也看到了刘珌的车驾,知晓刘珌的身份,都很识趣地让道,只是在私下里还是有些议论。

  这一些,刘珌倒是不去介意这些外人的看法。

  待走近了,刘珌看到一个衣裳寒酸的文弱书生,正脸色苍白地倒在地上,呼吸急促却又微弱。

  现在虽然已经五月了,但这些天雨水不少,天气还是湿冷,若是任由对方继续在地上躺下去,这身体也是受不了的。

  既然知道对方是边让,那刘珌也不希望让对方的身体出现问题,亦或是直接因此事而丧命。

  更何况,边让未来名声大扬,该是不会在这里出大问题的。

  若是他不出手相助,自会有其他人出现,解决边让此事的困境。

  衡量了一番,刘珌不由暗暗地叹了一口气,便吩咐韩当将人给背上,先带回郊外庄院医治调理。

  攒一份人情在,今后他兴许就用得上了呢?

  或是因着边让的关系,与那个人搭上了关系,将人给拉拢到自己这边来,倒也不错。

  至于那些吃瓜群众,见刘珌居然会真的出手救人,还是有些意外的。

  不过,眼见没有热闹可看,众人便也自行散去。

  生活多艰,他们还得为了生存而努力,热闹看一看,调剂一下心情就行了。

  回到了郊外庄院,刘珌便吩咐韩当去取些糖水来。

  低血糖的症状,有时候还是会要命的。

  如今这个时代还没有点滴可以使用,刘珌也只能将就着这般处置了。

  因为没有外人在,刘珌又让赶来的王仁为边让施针,帮着边让缓缓气,恢复清醒。

  好在情况还不严重,经过王仁的一番细心医治,没过多久,边让便悠悠地醒转过来。

  看到眼前陌生的一切,边让懵圈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恢复了思路。

  想到刚刚在街道上突发头晕目眩,最后还失去了意识,现在这般,应该是眼前的这位小公子救下了他。

  而且,若是他没有认错的话,这位小公子,可不就是最近名声鹊起的刘珌?

  正准备挣扎起身,向刘珌表达谢意,边让便被王仁给制止了。

  边让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若贸然起身,很容易会出现其他的状况。

  至于这些礼数,他家公子也不会太过在意的。

  因此,王仁直接按住边让的肩膀,让他继续躺着,并严肃地说道:“边先生,你身体尚未好,不可急着起身。”

  被王仁一按,边让无力地再次躺下,还有些气喘吁吁的。

  不过,既是知道对方救下自己,边让即便是躺着,还是赶紧先向刘珌谢道:“多谢刘公子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

  看到边让恢复了清醒,也认出了自己,刘珌并不意外。

  点了点头,刘珌客气地说道:“边先生不必客气。此处乃是解渎亭郊外的庄院,先生且先安心在此休息,待身体康复再离开也不迟。”

  因为刘珌还是个垂髫小少年,王仁既是医者,便接过了话,补充道:“边先生,确实是我家公子路过,将先生带回庄院的。先生身体还比较虚弱,不必着急,还是先缓一缓,调理好身体要紧。”

  听了刘珌与王仁的话,边让心下微暖。

  虽然是陌生人,但这份救命之恩,却更是弥足珍贵。

  尤其是大疫才过去,不少人生活都很艰难,哪有多余的粮食去救济一个虚弱的陌生人?

  而且,从嘴里的甜味来判断,边让也知道刘珌刚刚给他喂了糖水,这更是难得。

  再看刘珌与王仁的态度,并未给他有挟恩图报,高人一等的不好感觉,这也让边让更是对刘珌感激。

  若是没有刘珌的出手相救,他的情况只怕会更加危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