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三国之君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5章 暗中的动作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2015 2021.01.04 05:03

    对于刘珌而言,他真的很舍不得让师父王敖离开。

  此次离别,下次再见,也不知会是何时?

  这一个大礼,他是实实在在行的。

  面对刘珌突然而来的大礼,王敖有些发懵,转而却又更加心疼。

  他又何尝不理解刘珌的心情呢?

  只是,王敖不习惯这样煽情的氛围,赶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说道:“乖徒儿,瞎说什么大实话呢。放心,有师父在,没人能欺负你的。再说了,你如果想为师了,飞鸽传书是没有问题的。”

  知道师父不想看自己落寞的样子,刘珌也随之换上了温和的笑意。

  对于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刘珌也不想让对方过多地为他而担忧挂虑。

  既然师父要离开了,那他更要让师父安心。

  点了点头,刘珌郑重地应道:“师父放心,徒儿无事。徒儿可是师父教导出来的,怎么可能让人欺负了去,丢师父的脸呢?”

  这一派轻松自信的样子,哪还有什么寂寥的伤感?仿佛刚刚的一幕,不过是错觉而已。

  而这样的状态,也确实让王敖放心了些。

  上下打量了一下刘珌,王敖又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自恋地说道:“确实,有其师,必有其徒。为师可是从来都不会吃亏的,珌儿也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

  说完,王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着师父的笑脸,刘珌也跟着笑了笑,不想让伤感离愁的情绪,再次感染他们。

  转过头,刘珌朝着王礼示意了一下,让王礼去取那些准备好的琼酥酒与钱财。

  待王礼领命下去,刘珌这才认真说道:“师父此次出行,徒儿不能随侍左右,还望师父见谅。请师父务必保重身体。徒儿就在洛阳,等着师父平安归来。”

  哈哈笑了笑,王敖打趣道:“珌儿,跟为师何必这般客气呢?平日里,你可总是板着个脸的,这突然一转变,为师还真有些不适应。”

  顿了一下,王敖欣慰地摸了摸刘珌的头发,感慨地说道:“珌儿,你年纪还小,为师更希望你能过得快活。珌儿,你时刻都不要忘记了,无论你做何事,师父随时都会支持你,做你的有力后盾。你并非独身一人!”

  并非孤身一人!

  这句话,让刘珌心中一动,再次滑过了暖流。

  自从来到汉末之后,他一直都在紧张地筹谋着,几乎没有其他人能够真正地为他分担。

  但是师父的出现,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助力,让他确实少操心了许多。

  若不是有了师父的全力相助,刘珌也不确定,他是不是会选择铤而走险。

  垂下眼眸,缓和了这突如其来的情绪波动,刘珌这才看向师父,认真地回道:“是!师父!徒儿多谢师父!”

  这个时候,王礼将行囊取过来了。

  见状,王敖没有耽搁,也不适应这种煽情的场面。

  接过了王礼递过来的行囊,王敖朝着刘珌点了点头,满意地直接转身。

  敛去了心中的浓浓不舍,王敖边走着,边故作轻松地说道:“乖徒儿,不用太想师父啊。等师父忙完了,自会到洛阳去看你的。你要勤加练习,不可懈怠啊。”

  说话间,王敖人已经飘然远去。

  只有余音随风传过来,又慢慢消散开。

  知道师父对他的真切关怀,刘珌的脸色也跟着柔和了许多,再次朝着王敖离去的方向行了个大礼。

  等不见了师父的身影,刘珌这才恢复淡然的样子。

  今生能得遇师父,是他刘珌之大幸。

  等到了洛阳,他还会见到几位师兄师侄。

  更何况,据师父昨夜所说,他在洛阳也为刘珌先安排了几个人手,随时可以动用。

  这一些事情,都是刘珌很是动容。

  想想此次的洛阳之行,刘珌少了担忧,但是多了些期待。

  不过,刘珌很快就收敛好了情绪。

  他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处理,不能一直陷在自己的世界里。

  衡量了一下,刘珌向守在一边的王礼吩咐道:“子礼,你辛苦一下,走一趟扬州,将我昨日所说之事办好。”

  王礼为人圆滑懂礼数,谨慎有谋略,外出办事,刘珌很是放心。

  得了命令,王礼立即躬身应道:“是,公子。”

  话落,王礼便立即下去,准备收拾一下行囊就出发。

  至于所要办的事情,昨日刘珌就都吩咐过了,王礼已经了然于心。

  交代好王礼,刘珌又看向了王俭:“子俭,琼酥酒的事情,要继续辛苦你了。”

  王俭对于理财方面颇有天分,照看生意,积攒钱财,一直都很得力。

  先前,这些事情,刘珌原本是打算由韩振打理的。

  但韩振年纪也有些大了,又得分摊许其的事情,照顾他的日常起居,精力难免会有所不足,多了这一件事,便过于辛苦了,刘珌一直很是心疼。

  有了王俭,正好可以将此事交给他来办理,相信以王俭的本事,不仅能够将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还能创造更多的收益。

  特别是琼酥酒在洛阳竞买一事,虽有刘珌出主意,但王俭在听取的过程中,也提出了不少改进的方面,确实让刘珌刮目相看。

  同时,少了这些事情分心,韩振与许其,也能安心做好管家的事情,照料刘珌的生活起居即可,能够省心不少。

  至于说琼酥美酒,刘珌自来到汉末之后,其实,他原本的随身仓库也跟着回来了。

  有了这个强大的金手指,刘珌才有足够的底气去强大自己。

  琼酥酒,刘珌的库存足够,并不愁货源。

  同时,没了收购粮食与生产的大动作,他可以更加谨慎低调行事,避免过早地将自己暴露出来。

  至于韩当几人,虽然知道刘珌有些神秘的手段,但有了王敖提供的《鬼谷修练秘术》为由,倒是让几人将这些本事都归到了这里去,省了刘珌的遮掩与解释。

  不过,这些倒是瞒不过师父王敖的。

  可师父既然得了星象启示,知道他的不凡,许多的事情,更不会去点破。

  因此,刘珌才能如此顺利地行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