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九章 奸情?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2373 2020.09.08 19:31

  秦濂推开书房大门,一下子就瞧见秦颂恩立在书桌前,手里拿着的正是那封要命的书信!

  见到秦濂进来,秦颂恩回头丝毫不见被逮住的惊慌,只是一脸不解地问道:“你不是曹烈的人吗,怎么和贺潮之书信往来的如此密切?且事无巨细地将曹烈的谋划都告诉了贺潮之...哦,我明白了,你果然已经投靠了贺潮之吗?我之前就疑惑,颂梧怎么会好端端的支持邺宛联盟,而不是跟着他一向崇拜的曹睿表哥,如今我明白了。再如何崇拜表哥,那也是外人,怎么都没有自己亲爹口中说出的话让人更加信服,对不对?”

  秦濂望着秦颂恩目光不善,阴恻恻地道:“梧儿知晓我是他爹,全心全意地支持我,那你这个女儿呢,你眼里可还有我这个爹?”

  秦颂恩望着秦濂叹了一口气:“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一直都没有。我只晓得我爹是乌龟山的猎户,为了给怀着身孕的娘找一口吃的早就死在山上大虫口中了。”

  “我,猎户?死在大虫口中?”秦濂大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看来月娘真是恨煞我了,所以才会编一个这样可笑的理由。”他顿了顿,望着秦颂恩,“这你也相信?”

  秦颂恩望着秦濂平静地说道:“只要是娘说的,我都相信。”

  秦濂冷哼一声:“你倒是你娘的好女儿,我们之前都小觑你了!”秦濂敢将贺潮之写给自己的信件就那么大大咧咧的放在书房里,就是因为秦府众人中识字不多,甚至到了几乎没有的地步。

  家中奴仆一概不认识字,就是曹氏也不过只认识几十个常用字,根本看不懂他的书信;至于儿女一辈,秦颂梧久居书院,甚少回家,而且一向知礼,不经通传根本不会进他的书房,剩下的颂慧颂慈,按照秦家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规矩,都是不曾进过学的,半个字都不认识。所以也默认了从乡下来的秦颂恩同样是不识字的。

  “是,我自然是我娘的好女儿了,倒是想问您一声,您是好丈夫吗?”

  “放肆!”秦濂怒吼一声,终于撕去最后一层面具,目露寒光,“我和你娘之间的事不容你一个小辈置喙!倒是你...”他阴恻恻地说道,“骗的我们好苦啊!”

  “昨日我那大宛使团的正使当着众人问我,是不是有个女儿几个月前曾经偷跑出去....你不是说你走失之后并没有惊动那群大宛人,而是扬州知府夫人救了你?我的好女儿,你倒是告诉你爹爹,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秦颂恩冷笑,秦濂这个避重就轻,答非所问的能力真是强悍;自己刚才还在气势汹汹地质问他和贺潮之的关系,转眼就掉过头来被问与大宛人的关系....不过她也没在怕的!

  咦,不过,怎么是使团正使吗?

  秦颂恩的脑海中浮现出贺令图似笑非笑的面庞,是了,如果是靡星,根本不会对秦濂去多嘴相询,只有贺令图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但是见到秦濂看向自己眼中露出的凶光,秦颂恩决定还是咬咬牙先认下,以后再和他算账,于是她挺起胸膛,轻笑道:“是,我是骗了你们,那又怎么样?”

  秦濂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无耻的了,没想到今日还真的遇上对手了,这个女儿不仅外貌长得像他,竟然连厚颜无耻的模样也学了个十成十,秦濂一时倒被她气笑了,反问道:“你还有脸笑!你,你,一个姑娘家....“

  秦颂恩无辜地眨了眨眼,笑道:“所以呢?你们不是正打算送我去大宛和亲,那我在路上就先下手为强,傍上大宛贵族岂不是正如你们所愿?”秦颂恩此时还不晓得贺令图和靡星是大宛可汗之子,只知道出身高贵,但还不能肯定是皇族,怕多说多错,所以就含糊带过了,如果晓得他们二人真实身份,估计会在秦濂面前把这张虎皮扯得更大些。

  秦濂听了一时愣住,待反应过来,望着她怔怔道:“你....早就知道了?”

  秦颂恩满不在乎地说道:“我不傻,你抛弃我们母女俩整整十五年了,音讯全无;如今,突然窜出几个仆妇铁了心的要把我带回去,再联想回来之后阖府种种表现,后来我又听到曹家表哥和颂梧关于是联魏还是联宛的争执....联魏联宛?”

  “哼,那两个豺狼虎豹一样的国家岂是好相与的?不管和他们哪一个联盟,都不得在我邺国身上啃下一大块肥肉来。再加上刚才看到贺丞相写给你的手书,公主一人折金五千锭,皇室女一人折金一千锭,贵女一人折银五百锭来抵债?看来我就只值五百锭银子了....“

  秦颂恩抬起头,目光灼灼地望向秦濂:“父亲,您看,您卖我呢,只能卖个五百锭银子;我自己将自己卖了,卖给大宛的贵族,就不止这个价了;我与正使大人半路相识,情投意合;而且他极为喜爱我,我跟他说,不能无名无分地跟着他走,得回到家中,以官宦小姐的名义作为和亲公主的陪滕前去大宛,他也答应了,还放我回来,又找了扬州知府夫人帮我圆名,不叫我受一点委屈...这次特意在众人面前相询,您说他是不是怕我在府中受了委屈,特意替我来张目来的?”秦颂恩忍者牙疼,娇滴滴地说出上面这番话,差点自己憋不住先吐出来了。

  但不管怎么样,却是实实在在把秦濂给唬住了。

  “你是说,你和那个大宛国正使情投意合,互相爱慕?”秦濂一脸不忍直视地望向秦颂恩,想起昨晚那个大宛人在青楼层出不穷的花样,一张原本还英俊不凡的面孔顿时皱成了苦瓜,说那位正使大人爱慕自家女儿他是万个不相信的,也就是秦颂恩傻还相信什么情啊爱啊的,估计对她就是玩玩而已,但既然秦颂恩自己信了,而且那位正使大人也在人前相询了,估计还没玩腻,她既然在那大宛人前挂了名字,自己只能先安抚了她,等事成之后也不怕她乱说;而且她傻,听她的意思哪怕知道自己将要被送去大宛和亲,也乐呵呵地甘愿前往,正好省了他的事.....秦濂脑中转得飞快,当下就定下计策:贺大人所谋就在今日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个女儿现在既然杀不得,就留在他身边好好看管着,事成之后她愿意去大宛那更是锦上添花;如果真能得到大宛贵人青睐,也不枉他牺牲一个女儿....

  秦颂恩与秦濂纷纷以看对傻子的目光互相打量着,在内心疯狂吐槽。

  终究是老而弥坚,秦濂率先收起眼中的厉色,逐渐化为满腔的柔情爱意看向秦颂恩:“痴儿,痴儿....你叫为父说什么好呢?”

  秦颂恩一边佩服地看着秦濂变脸之快,一边也极为配合地与他飙戏:“爹爹就当没有生过这个女儿吧....”她顿了顿,决定抓紧机会挖出自己的身世,“就是有一事不明,能不能请教爹爹?”

  秦濂摸了摸蓄起的胡子,此时为了缓和与秦颂恩的关系,他极为大方地说:“但说无妨。”

  

举报

作者感言

谢清音

谢清音

以前女孩子识字率真的不高,听我奶奶讲她祖辈好像在清朝吏部任职,小时候她家里条件也不错,都是有佣人的,应该也能算官家小姐吧,但是我奶奶就是一个字都不认识,一直到解放后,国家办了扫盲班才能读懂报纸标题上几个字,也仅限于标题而已。   反倒是我外婆,中下贫农出身,但是有一个好哥哥,肯支持她读书,所以一开始家里穷念不起书,断断续续地念完了小学就失学了,后来她哥哥也弃学出去工作了,赚钱回家后就对他们的妈妈说,他打工赚的钱可以供妹妹上学,才又支撑着我外婆念完了初中。再后来,外婆的哥哥结婚了,要养自己的小家了,外婆就又失学了,但初中的学历在那个年代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我奶奶去上扫盲班,外婆就是扫盲班的老师...   后来就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咦,我为什么要和你们说这个?

2020-09-08 19: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