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艳福?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3056 2020.08.17 12:00

  昨夜二人相谈甚欢,只不过靡星刚从昏迷中醒来,底子还虚,所以和秦心心一道聊了半宿,却是他睡得更熟一些,直到半梦半醒中被秦心心推醒,他凝神一听,果然喊得是自己的名字。

  好在内力还在,经过一晚的修养又恢复许多,于是靡星快步走到山洞前,隔着巨石运起内力喊道:“我在这里!”经他千里传音的功夫,那喊声便远远传了出去。

  秦心心虽没有那么高深的功夫,却也灵机一动,捡起之前那个魏人身上的佩刀用力击打着巨石,阵阵异响声也沿着山壁传出,没一会儿他们就听见外面窸窸窣窣传来许多脚步声。

  “靡星大人,靡星大人!”纷杂的脚步声响起,秦心虽然看不见外面的状况,但也能估算出洞外应该来了不少人。

  一直到一声焦急的声音响起:“老三,老三是你吗?”

  听到巨石外传来熟悉的声音,靡星快步走上前:“二哥,是我。”

  “好好好,人没事就好。你往后稍退几步,我命人将石块搬开。”

  秦心心忍不住开口提醒:“叫他们小心,大雨刚停不久,土壤松软,极易再次落石。”

  靡星点点头,又用大宛语对二哥贺令图转述了一番。

  贺令图闻言道:“好,我晓得了。”

  秦心心只听外面似乎有兵马调动的声音,以及与邺国嘈嘈切切的交谈声,只不过隔着巨石听得不是很真切。

  没过多久,外面便响起了吆喝声,拉扯声,间夹着各种工具叮叮咚咚的声音。慢慢地巨石竟然被他们缓缓撬出了一道细缝,然后缝口越变越大,直到可以容一人侧身通过。

  靡星与秦心心见状,俱是大喜,相扶着从那被凿出来的缝隙里出去。

  一下子从黑漆漆的洞口出去,望见石洞外的蓝天白云,晴空万里里,秦心心眼睛又略微不适,忍不住轻轻眯了一下眼睛,却看见在乱石堆上工作拉纤的尽是一群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邺民,不远处错落站着一群邺国兵丁,手持长鞭,似做监督,见到靡星出来却忙不迭地迎上来,口称“大人”连连作揖。

  而靡星的二哥和那群大宛士兵却是骑着高头大马,退得极远,旌旗猎猎,铠甲铿锵,与他们遥遥相望;一直到看到靡星出来了,他二哥才带着人纵马跑了过来。

  见状秦心心忍不住心生感慨:在他们现代有一句说法,叫弱国无外交,现在来看弱国何止无外交,弱国的百姓更是毫无人权,民之不民。大宛人指挥着邺国官兵,邺国官兵却是征召附近民夫来做这等危险的事。

  大雨过后,泥土松软,极易再次发生泥石流和山体滑坡,她将其中的风险告知了靡星二哥,谁知道那二哥和大宛士兵倒是退开了,却叫了这些邺国百姓来做这样危险的事情。再想到之前,魏人长驱直入,如若无人在邺国驿站上杀人放火,更是觉得齿冷。

  她还在那边想着这事,却不妨靡星二哥已经驱马到了他们身前,居高临下望着靡星和秦心二人,先是仔细打量了番靡星,见他身体似乎并无大奥,命人给靡星送上保暖的大氅和清水,这才打趣道:“好你个老三!我替你心焦地不行,没想到你却在这里风流快活。没想到我们家的小狼也终于长大开窍了!”

  他的话是用大宛语说的,说完顿时引起了跟随着的一众大宛士兵哄笑。秦心心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直到那几个迎上来的邺国官员也跟着笑道:“这位大人一看就是气宇轩昂,天庭饱满,自然能逢凶化吉,艳福齐天。”

  秦心心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和靡星身上的不妥。

  事急从权,之前她将靡星的外衣脱了,内衣扯开做了绷带替他包扎伤口,因此靡星与秦心心相扶出现于人前之时,他正是赤裸着上半身,只着一条长裤,袒露胸肌。

  而秦心心因为之前一夜的逃跑,接着又是两场打斗早已是乌云堕肩,衣襟散乱,在山洞中她也是忙上忙下,又要照顾靡星,又要生火烤肉编器皿接水,没有一刻得空,等靡星醒来了,两个人皆是灰头土脸,加之洞中光线昏暗,也瞧不出什么来。

  她左袖那里又被那魏人刺了一刀,正好划开了衣衫,露出肩膀上一片浑圆玉润,细腻光洁的肌肤,若隐若现,最是引人遐想。

  秦心心不久前觉醒了前世的记忆,有些生活习惯记忆都还没有调整过来,心中一片坦荡荡,因此也没有觉得自己露着肩膀有什么不妥;再加上即便觉得有问题了,在洞中没有换洗的衣服,也没有针线可以缝补,更何况当时满脑子都是想着如何出去,哪里顾忌地这些?

  毕竟在之前的认知中,别说半露个肩膀,就是吊带、抹胸、比基尼她也一样堂堂正正地穿出去过,情急之下竟是丝毫没有想此事。

  因此当他们二人一个赤裸着上身,一个香肩微露,乌云散乱;孤男寡女,又是这样从黑漆漆的山洞里出来,也不难叫人乱想。

  瞧见那些刺目的眼光毫无顾忌地往自己身上扫来,秦心心正欲发作,突然一件大氅从天而降,将她整个人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从头到脚也被包了进去,密不透风;下一刹那,更是被人打横抱起。她欲待挣扎,就听见靡星低沉的声音说道:“是我,别动。”

  听到那个人的声音,秦心心慌乱的心突然平静了许多。如今她孤身一人,此刻若说在场那数百人中还能有谁相信的话,便是此刻怀抱着她的这个人了。

  贴着他的胸膛,虽然隔了一件大氅,依旧能听到他胸口平稳而有力的心跳声,秦心心深吸了一口气,知道他至少此刻还是没有什么坏心,只是护着自己不叫人瞧见而已。她躲在他的大氅里低声说道:“谢谢。”

  “你救了我,我总不能让我的救命恩人再受委屈。”靡星轻轻地对着秦心心说道,或许是他说的极快,因此那“救命恩人”四个字就有些含糊了,听上去便仿佛在说“我的人”。

  秦心心脸一红,心底告诫自己,既然已经想明白了要回甘水村找爷爷,便不可再对这个大宛男人动心了。

  在山洞里或许他们两个还能患难见真情,可是出了山洞他是位高权重的异族使节,自己则是母逝父弃,身世不详的猎户女,两人身份地位又何止差了千万?

  “二哥,我累了。”秦心心听见靡星对着他的二哥说道。

  秦心心刚才匆忙一瞥间已经认出他就是那晚和靡星一起在驿站之人,比起高大健壮,浑身充满肌肉感的靡星,他的二哥锦衣轻裘,此刻看上去更是风流倜傥,眼角眉梢俱是诗情画意,倒是不像宛人,而像一位邺国翩翩佳公子。

  可秦心心一想起那人夜里毫无在意地说出“那就都杀了吧”就知道这张月朗风清的面庞下藏着毫无人性的心,又或者他根本不把邺国人的命当成命。

  “唔,倒是我疏忽了....老三,你还能骑马吗?”

  见靡星点头,贺令图一挥手:“把马牵过来。”

  他又对靡星说:“你的绝影一直在树林外徘徊。”他用马鞭指了下被征遣来的邺国的百姓,“那些愚民还想套住它卖钱,也不想想我大宛的名驹岂是他们这些猪狗般的杂碎能降伏的?”

  秦心心被搂在靡星怀中,听得清楚,终于明白这个二哥恐怕也不是灭绝人性,只不过是不把邺国人当人而已。当真是傲慢的很!

  “好在也由此惊动了当地的官府,报了给我,我一路寻来也都是靠绝影带路。这次脱险,你当好好谢谢你的绝影。”贺令图说完,便有手下将那匹白马牵了过来。

  白马识主,见到靡星便亲昵地靠了过来,拿头蹭了蹭靡星的肩膀。

  秦心心透过盖在自己身上的大氅,依稀可以辨别,正是原来那匹白马:原来你叫绝影,名字真是贴切...

  好在它没事,想起白马的聪慧,多次救自己和靡星于危难,没想到这次逃出山洞又是靠了它!

  早前听说过,狗鼻子灵敏,没想到这白马也那么厉害,能闻着靡星和自己的味道带人寻过来....秦心心再想到靡星之前吹的那根“狗哨”,不由地莞尔,靡星的这匹绝影该不会是一条大狗转世吧?这认主认得也谁了!

  她正想胡思乱想着,就听见贺令图忽然对靡星说:“你怀里的这个姑娘,要不要给她安排个马车?”

  秦心心闻言抓紧了靡星的大氅,轻声说:“我和你一起。”

  靡星心中一荡,见这一路走来皆不倚靠自己的姑娘,突然露出小女儿姿态,连心跳都紧促了下,当即对贺令图说:“不必了,她和我一道。”

  贺令图对着靡星暧昧地笑了笑,露出一个“懂你”的眼神。

  靡星面上不显,耳朵却涨得通红,有心和他二哥解释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却碍于人多嘴杂不好说话。

  当下,他也不再做辩解,只是抱紧了秦心心翻身上马,策马而去。

举报

作者感言

谢清音

谢清音

这一章是不是好肥,可惜都没有人和我互动~~明天12点前如果有人留下20字以上的留言评论,我就加更一章~~

2020-08-17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