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身世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2890 2020.08.15 12:00

  秦心心闻言吓出一身冷汗:“不,不,不!那是高门大户的小姐们才讲究的一套,我一个猎户家的女儿,从小就漫山遍野的瞎跑。你别担心,见过我脸的男子没有百个也有十个,村口的张大叔王大伯李爷爷秦哥哥都是看着我长大的;还有什么肌肤之亲,那个从小的玩伴狗蛋、二宝、大壮都是被我拿手揍过,拿脚踹过的,要说负责还轮不到你。”

  靡星被秦心心的一番说辞逗得发笑,也故意吁了一口气道:“那就好。”不过心底却不知为什么闪过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好在这点涩意并不明显,如同雨滴落入湖中泛起点点涟漪很快就消散了...

  倒是秦心心极为配合地靠了过来,故意歪着头戏谑道:“怎么,听说不用你负责就舒了一口气,我有那么差劲吗?”

  秦心心突然的热情奔放,吓得靡星接过烤蛇肉的手都忍不住微微抽搐了下,一时不由得有些头疼:她...她这是在调戏自己吗?

  那些派到邺国的探子到底靠不靠谱,虽说秦心心不是邺国那些拿规矩礼仪教养出来的大家闺秀,可是这和传闻中邺国女子一向柔弱腼腆的说法大相径庭,甚至南辕北辙...她要是“柔弱腼腆”,那自己都可以叫“温良敦厚”了。

  见到靡星扶额,秦心心也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过了,一不留意就把原先前世里的做派拿了出来。作为一个见惯世面的女留学生,虽说在前世也不是豪放外向挂的,但至少和朋友们打打闹闹,互相调戏也都是习以为常的,就是不晓得为什么偏偏在他面前露出了从前小女儿在相熟多年的朋友前才会露出那一面。

  她顿时反省:哪怕前面有自己是从小充作男孩养,天天在山野之中打猎的说辞,但作为一个生长在讲究礼法规矩的古代,她一个闺阁女子刚才的举动确实有些过于轻浮了。更何况前面还想着要多这个男人多加防备,怎么自己又跳脱起来了呢?

  因此讪讪地忙退开了几步,道:“不说我了,既然误会解开,就不打扰你吃东西了。”说完她扭身离开,避到山洞的另一边,合衣倚靠在石壁上:“好了,你总算醒了,我也能放心小憩一会儿。我们俩轮流守着,要是有什么响动你再叫醒我。”

  靡星点点头,看着秦心心果然合上了眼睛歪在一边,这才慢慢嚼起了蛇肉。不用秦心心提醒,他也晓得,刚刚昏睡多日醒来不能吃得太多,因此这一餐他吃得极为仔细,怕蛇肉不好消化,因此多是嚼了数口才咽下。

  只是没想到,秦心心烤肉的手艺竟然也十分不错,吃起来外焦里嫩,再加这条巨蟒本身肉质鲜美,虽然没有佐料,但胜在天然,饥饿嘴淡之下反而能尝出蛇肉本身的鲜味。

  靡星又嚼了数口,细细品尝着。他视力极佳,即便在洞中昏暗的环境中,还是看得清睡在另一头的秦心心。见她虽然闭着眼睛,可是眼皮下的眼珠依旧不时地转动下,便晓得她并没有真正睡熟,不过是在假寐,因此开口,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告诉秦心心:“我之前并没有嫌弃你的意思。”

  “听你的讲述,你爹或许抛弃了你娘,去京城另娶她人。但我的出身也并没有比你好多少,你父母至少在那之前也曾是相爱的,但我额吉(大宛语母亲)和我阿布(大宛语父亲)的结合甚至不是自愿的。我的额吉其实是魏人,她的祖辈最初还能算是邺人.....“

  “我听额吉说过,她的祖辈往上数好几代也曾生活在邺国治下,但后来魏国雄起,从北方入侵,两国大战一方之后,额吉祖上所居住的燕云十八州尽数为魏国所占,他们家世代生活的村庄也归于魏国治下,就这样成了魏人。不过虽是魏人,但却是在魏国治下最下等的百姓,依旧过得清贫穷苦。”

  “虽换了皇帝,可是额吉他们祖先世代居住在那个村子,也没有什么变化;等到我额吉长到七八岁时,风水轮流转,轮到我们大宛在草原上崛起,魏国国力逐渐衰退。额吉一家运气都不大好,遇上大宛的部队来他们村子打草谷,就这样给掳到了草原,额吉一家都被充作了奴隶,额吉成了我阿布其中一位夫人帐下的女奴,平日负责帐中的清洁洒扫。”

  “那一日,我阿布喝醉了来找他的夫人,谁知道那位夫人却出去了,只有来不及退出去的额吉还在帐中被我阿布抓住...”

  “第二天,阿布酒醒了。额吉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的女人,只是一个低贱的女奴,若非喝醉酒阿布也瞧不上她,因此什么都没说就走了。额吉也依旧当成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在那位夫人帐下当差。”

  “只是没想到额吉的运气...”靡星摇头笑了笑,但眼底却没有什么笑意,“就这样肚子里有了我,不过她当时不过是一个还未及笄的姑娘,自从被掳来草原就和父母失去音讯,也没有人教过她,因此一直到显怀都不晓得自己已经有了我。最后还是那位夫人心善,看出额吉怀有身孕,再推算下日子发现是我阿布的,这才告知阿布免了额吉的差事,后面更是为我额吉请了生产婆。”

  “我们大宛男人可以娶很多位妻子,阿布也不列外。他在大宛位高权重,除了有很多位美丽的夫人,还有许多漂亮的女人、侍妾和奴隶,我额吉只是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因此即便她生下了我,阿布也没有将她放在心上,要不是那位夫人的帮助,平时阿布也根本想不起额吉和我。”

  靡星笑了笑:“其实我小时候跟你过得也差不多,也要自己出去打猎觅食,偶尔还要给那位夫人放羊喂马劈柴。后来还是二哥,哦,对了,二哥就是那位夫人和阿布的孩子,还是他帮我求了夫人准许我和他一起学习你们邺人的文化和武功。那时候,虽然不是很明白你们邺人那些方方正正的文字在说什么,但我总是记得能和二哥一起坐下来学习时多么的来之不易,于是就强迫自己死记硬背,把那些文章一个字一个字的全部记下来...“

  他逐渐陷入童年的回忆中,嘴角也绽开一丝浅浅的笑容:“学武功就好玩多了。师傅夸我是老天爷赏脸,在这上头有天赋,一点就通,我自己也喜欢练武,那些招式又好玩又纯粹,只要沉浸下去,就好像能把俗世里的一切忘掉,就只有功夫和我自己。后来我的功夫越来越高,连原本的师傅都教不了我了,阿布也终于在他一众的儿子中看到我的这点与众不同,于是给我找了更多更厉害的师傅和武功秘籍。”

  他声音低沉,冷峻的脸庞在篝火明明灭灭的掩映下显得不似真人,如梦如幻。说的明明是自己,可是却不晓得听起来又像是在叙述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语气平静,波澜不兴。可越是这样,却越让人替他心疼。

  “对于这一切,额吉倒是一直都淡淡的,阿布记不记得她,宠不宠爱我好像都不重要;倒是那位夫人和二哥都十分开心,于是为了不叫他们失望,我就更加努力地学习武功;可是不知怎么样的,那些功夫啊、兵法啊,骑射啊好像都没有小时候那么好玩了.......”

  “从那时,我就在想,等我长大了,我只要娶一位妻子就够了。那个她一定是真心爱着我,我爱着她的人;我会做一个好阿布,记得每一个孩子的点点滴滴,不是因为他功夫好,不是因为他有个好外家,绝不让我的孩子重复跟我一样的命运!”

  “所以呀,你刚才拒绝了,其实我是有一点点难过的,在想是不是自己哪里不够好,所以叫你看不上我?不过你拒绝了,我也有些庆幸,我只打算娶一位妻子呢,就这样把自己交代在你手里了好像也有点太亏了,是不是?”

  秦心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睁开了双眼,就这样双手抱膝,安静地听着他叙述,一直听到这里才忍不住抓起手边的枯藤掷过去,娇嗔道:“哼,彼此彼此。”

  靡星伸手接住,笑眯眯地回望她:“不装睡了?”

  秦心心起身,拍了拍身下的尘土:“有只蛤蟆呱噪的很,吵得人睡不着。”

  不过她好奇心不减,又问道:“所以,你在草原上已经有意中人了?打算回去,把自己就这样给交代?”

  靡星神神秘秘地一笑:“你猜?”

举报

作者感言

谢清音

谢清音

如无意外,每日中午12:00固定更新一章,收藏每过100加更一次,推荐票每过200加更一次~~入V后三更~~爱你们~

2020-08-15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