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白马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2463 2020.08.10 12:03

  第二天早上,秦心心在叽叽喳喳的鸟鸣声中醒来,身下一晃一晃的,不晓得什么时候白马已经醒来,驮着她走到了一处密林中,放眼望去皆是排列紧密的参天大树,按照地形来看他们应该是入了山林。只是不晓得白马为何驮着她到这里来?

  秦心心按了按有些发胀的脑袋,她睡着前明明是沿着往陪都满城的官道行进的,就是不晓得为何这白马要到这深林中。好在秦心心自小也算在山林总长大,虽是头疼但至少不怵,按照姥爷从前教的方法:大树的阳面,即朝南的方向枝叶比较茂盛,而阴面,即朝北的方向枝叶比较稀疏,很快就确定了方向。

  她提起缰绳试图带着马儿沿着南边走回官道去,可不知怎么的,之前一直于她心灵相通的白马这一次却不服管教,只在原地呆滞了下很快就用力摇晃了下脑袋,鼻子大口大口地吸着气,没过一会儿就继续迈着坚定的步伐朝着密林深处奔去,甚至越跑越快,饶是秦心心用力扯住缰绳叫停都没办法让它缓下一个步子。

  很快秦心心就发现了白马不听命令的缘由,见此也只能感慨:命运弄人…

  原来这白马并不是不认主人,只是脾气太好。原先任她骑,那是没有见着真主,也不知道是如何寻到了原主的气息,竟然循着味道重新又把她带回了那个大宛人身边!

  电光火石间,两人四目相对,皆是发现了彼此的踪迹。那个靡星二话不说,直接向她飞身扑来。

  秦心一个铁板桥就向后倒去,堪堪避开了他的攻势,没想到胯下的白马却是个扯后腿的,看见主人扑来,不闪不避,反载着秦心心又朝着原主人快乐地跑去。秦心心晓得现在不下马也不行了,当机立断翻身下马。她才一落地就反应过来,那个靡星比之昨夜在驿站里初见时身手和反应速度都差了许多,不然以他昨晚独斗十余死士的本事刚才那一下她是怎么都不可能避过去的。

  想通了这节,秦心心心中大定,然起一丝喜意:那个宛人必定身受重伤了!此刻不过是强弓之末,自己不比怕他!甚至还有与他有一战之力!

  谁知那个宛人看见刚才还仓皇逃窜的女孩突然立住不动了,对着他还露出几分不怀好意地神色,就明白过来自己一上来就强攻的掩饰被那个邺人女孩给看穿了。不过他并不惊慌,用并不标准的邺国语对秦心心说道:“想试试?”

  秦心心并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听得懂大宛语言,因此也用邺语回他:“试试吧。”

  两人四目相对,电光火石间两人竟是一起出手!

  秦心心胜在身手狡黠,又睡过一觉,此时正觉体力充沛,而靡星身负重伤,足足搏命了一整晚才从那群刺客手中脱身而出,因此两人飞快交手间竟然还能打了一个平手。

  靡星越打越是对这个邺人女子感到吃惊,他在大宛被称为“草原之狼”,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哪怕身受重伤可别说一个弱龄女子就是一个成年男子都不一定会是他的对手。来之前不是说邺人柔弱,不善功夫,因此才会被魏人打得丢盔弃甲,国将不国,连首都都丢了,因此邺人皇帝才急急忙忙地发信求援,哪怕是开出再离谱的条件他们也要请他们来合击魏国吗?

  而另一边秦心心也不由地对这个宛人的狠劲吃惊,她看着对方胸口的衣服上正不停地渗出血水,手臂双腿上也都是密密麻麻的伤口,额头挂着豆大的冷汗,可见他是拼着多大的毅力再咬牙坚持。秦心心只晓得自己要是受了那么重的伤肯定早已撑不住晕了过去,这个宛人竟然还死撑着和她招招搏命,丝毫不顾及自己的伤口。

  打到这里秦心心和靡星两人都有些后悔了,又不是死敌为什么一见面就要动手呢?

  唉,都是错估了对方的本事,以为能一招制下再谈合作,可谁知到了如今这个田地,二人动起手来都不留情,只怕得要一个人倒下才行了…

  秦心心想到这里,突然听见树林外突然又传来声响,“这里有血迹,肯定是往这边跑了!”

  “搜!”另一个声音喊道。

  不好,是昨晚那群刺客,竟然阴魂不散!

  秦心心和靡星两人齐齐停手,对视了一眼,竟然又是不分先后地一起卧倒在茂密的树丛后面。

  秦心心刚一趴下,突然就暗自叫遭,那匹驮她来的白马还在边上,那么大一匹骏马不好掩藏,恐怕马上就会走漏他们的踪迹。谁知道还没等秦心心有什么反应,就见到那个靡星对着白马打了手势,白马竟似能通人心般,回望了他们两个一眼就撒开蹄子轻轻跑开了。

  秦心心忍不住大吃一惊,这也太神了!

  宛人驯马果然有一套!

  秦心心的惊讶并没能保持多久,白马跑开没一会儿就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两个黑衣刺客背靠背地从树丛中走出来,只见他们极为小心地边走边拿着刀剑不住地往草丛里刺砍。

  她顿时忍不住眉心微微蹙起,照黑衣人那样仔细地搜法只怕他们二人靠着草丛的掩护也藏不了多久。

  秦心心刚冒起这个念头就只见眼前寒光一闪,刀锋如电刚好从她眼前滑过,她紧紧抿住自己的嘴巴,哪怕心跳得如雷击一般,也不嘴里漏出一丝声音来。

  刀锋没有刺中任何东西,又瞬间收了回去;秦心心紧张地吐出一口气,可还没等她的心跳缓过来,又是一刀快速地刺来!这一次她看得仔细,竟是朝着那个大宛男人身上去的。刀口从他身上滑过,恰好碰到他的伤口,可那个男人竟是连哼都没有哼出一声,全身纹丝不动,仿佛那一刀根本没有滑过他的伤口一般。

  秦心心忍不住朝他看了一眼,谁知那人的目光也正好朝着自己看过来,两人目光交汇,秦心心这才看清楚了他的脸,高鼻深目,典型大宛人的长相。只是匆忙一瞥,可后来回忆起来,那个男人面目逐渐模糊,却依旧记得那双眼睛灿若寒星,似一潭深水,什么都看不清,却又能将整个人的灵魂吸进去。

  她的心口震了震,忙撇开眼去,却没想到这一次那刺刀竟是朝着自己来的,秦心心学着那男人的样子,绷紧了身体,虽然是一刀刺中可是咬着牙不敢发不出一点声音。她眼角瞥见那个大宛男人的目光射来敲向自己,微微露出惊诧的神情,虽然新被刺开的伤口还是疼得要命,却也免不了内心中扬起几分得意。

  那两个刺客遍寻了下终究是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秦心心只听见其中一个人说道:“这里没有,我们换个地方去找吧。”

  听到这句话,秦心心和那个大宛男人具是心头一喜,只见另一个刺客点了点头,那两人正要转身,突然就听见那个点头的刺客突然指着之前刺中秦心心和靡星的持刀刺客说:“等一下,你的刀头上有血!”

  持刀的刺客举起刀看了下,又拿手指轻轻捻了下,神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谨慎起来:“血迹还没干,是刚刚刺中的,他们一定就在这片树丛里!”

  秦心心闻言顿时一片心如死灰,第二次他们还能这般好运地逃过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