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一章 曹家姐妹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2183 2020.09.10 23:44

  今天是秦颂慧期盼已久的大日子。

  娘告诉她,过了今天,自己就会暗示她大舅母可以来向秦家提亲了,也就是说过了今天自己就有机会嫁到外祖家去了。

  外祖家底蕴深厚,衣食住行无一不是精细到了极致,更别提曹表哥英俊潇洒,才名远扬又温柔体贴....

  想到这里秦颂慧不免羞红了脸,嫁到自己外家去,婆婆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大舅母,一向对她疼爱有加;太婆婆更是她的嫡亲外婆,比娘亲还要偏疼她,就算自己和未来婆婆有什么龉龃,那占尽优势的也只会是她...

  秦颂慧想得很美,可惜天不遂人愿,从昨晚起一件接一件的破事就搅得她有些心烦气躁。

  珍藏了数月的翠云裘被毁,虽然后来大舅母又派人送来了另一件采百鸟羽毛织成的百鸟裘,据说比翠云裘还要珍贵,可秦颂慧总觉得差了些意头。

  之后原本昨晚就该回家的爹爹,突然送信回来,临时有事要今天仪式开始前才能赶回来,如今客人都来齐了还不见爹爹的身影。

  还有今个儿答应要出席的外祖父也没来,虽然外祖母解释了一早宫里突然来人说是皇上召见,外祖父便急着进宫去了也不晓得能不能赶回来。

  还有她心心念念的曹表哥一早上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到现在都没见到人.....

  秦颂慧有些想发脾气,可是想想今天是她的大日子,那么多人又看着只能咬牙紧紧憋着一口气,可是心气到底也有些不顺。

  正在这时,听到下人通传,说是老爷来了,秦颂慧欣喜地抬起头,却看见自己最为敬爱的爹爹却牵着另一个女孩儿的手,在众人的注视下,一脸慈爱地拉着她入内而来。待走近一看,分明就是那个蠢笨如猪,乡下来连官话都说不准的秦颂恩!

  秦颂慧咬牙切齿,眼神若是能噬人,只怕秦颂恩当场就要被她连皮带骨地吞下。她爹爹最重礼仪规矩,别说人前,就是在人后对自己也总是淡淡的,娘说爹是极为疼爱自己的,只不过他们男子感情含而不露,并不会表露出来,讲究城府。

  因此小时候自己虽然也渴望爹爹的拥抱牵手,可是被爹爹打岔婉拒过几次后便死心了,一门心思在爹面前做一个懂事知礼,温柔贤淑的乖女儿,可是谁知道,爹爹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牵着那个贱胚光明正大的走进来,还偏偏挑了今日!

  秦颂慧几欲气绝,耳边又响起了前来观礼的那些京中贵妇与小姐们窃窃私语。她都不用去听也能猜到那些人会议论什么。

  曹节是曹家嫡出的大小姐,也是这一次秦颂慧笄礼的赞者,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同为家中嫡长女。不过不同于秦颂慧的娇蛮霸道,曹节处事公允,为人正直大方,又懂事事事谦让于秦颂慧,秦颂慧瞧在她哥哥曹睿的份上,也对曹节有意交好,有意压制着自己的脾气,虽然两人小时候也曾吵过架,但长大了之后,曹节却是今日前来观礼的一干贵女中,难得与秦颂慧交好的。

  因此见到秦濂牵着秦颂恩的手过来,曹节先是看了一眼秦颂慧,见她双目欲要喷火便按下了出言询问的打算,只是想着回头悄悄问自己的娘就好了。

  不过她庶妹曹蓉却没有那么好心了。

  秦颂慧的母亲曹氏出身名门,在秦家虽然也有妾室,但都被曹观音凭着礼法和家室拿捏地死死的,即便如周姨娘生下了秦濂唯一的儿子,但在曹观音面前也翻不起水花来,反而要低声下气地伺候曹氏,连自己的一双子女都保不住,不能养在身边。

  但在曹观音的哥哥,曹睿和曹节之父家中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曹家已是位极人臣,曹观音的哥哥曹晏自知朝堂之上不可能让父子同为重臣,因此早已断了仕途之心,终日寄情山水,放浪形骸,最爱留宿秦楼楚馆,自承魏晋名士风范,实在是个混不吝的。秦颂慧的大舅母虽然出身永嘉侯府,靠着祖荫庇佑,尚且过得一代不如一代,如今连永嘉候多少也有些要仰仗她公公曹烈的意思,因此对于曹晏带回家中的妾室,曹家大舅母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自己一味地吃斋念佛,不理俗事。

  曹家的几个庶女都是跟在自己姨娘身边长大的,而曹晏不像秦濂表面上满口仁义道德,一本正经,他对几个女儿皆是十分疼爱,向来是有求必应,因此把曹家几个庶女养得也十分娇纵。曹蓉年纪小,生她的姨娘又得曹晏偏爱,她对上向来看不起庶女的秦颂慧,那简直是天雷勾地火,若不是有曹节压制着,秦颂慧与曹蓉次次见面,几乎都能当场撕扯起来。

  今日来曹家之前,虽然曹观音之母,曹老太太已经出言弹压过,但曹蓉还是忍不住开口刺道:“表姐表姐,姑父手里牵的女孩儿是谁啊?”

  秦颂慧斜眼白了一眼曹蓉,愤恨道:“管你什么事?”

  曹蓉笑了起来:“能让姑父这样当着众人面牵着走进来的,怕不是你们家刚从乡下接回来的那个‘大小姐’吧?”

  她眉眼弯弯,捂住笑道:“看她走路的样子,莫非还是天足?那样的女子怎么能做我们家的亲戚,哎呀呀,待会儿她过来了,你是不是还得叫她姐姐?”她嘟起自己粉嘟嘟的小嘴,一脸娇嗔道:“不过话说在前头,我可拉不下脸,叫那样的人姐姐....”

  秦颂慧气得拍了一下桌子,砰地一声倒将周围的人目光都吸引过来了,秦颂慧一时脸上火辣辣的,正欲对着曹蓉发火,就见到曹氏命芍药来请她入内室准备。

  如今,人都到齐了,仪式也可以举行了。

  秦颂慧只得收了脾气,恨恨地瞪了一眼曹蓉,方才跟着芍药去了。

  等秦颂慧走远了,曹节才淡淡地扫了一眼曹蓉:“好端端的,你又惹她干嘛?”

  曹蓉哼了一声,道:“就是不惯着她!”

  同秦颂慧想象的不同,曹节和曹蓉之间的关系非但没有势同水火,反而有些微妙地和谐。曹蓉靠近曹节,偷偷低语道:“好姐姐,你也不想这样人来做我们大嫂吧。”

  曹节静静地端起面前的一杯水,轻轻吹了吹,方正色道:“这不是你一个闺阁小姐该关心的。”

  曹蓉又哼了声,继续嘟囔:“反正我不喜欢她,我看哥哥也不喜欢她,就是她和我们的那个姑姑剃头担子一头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