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六章 婚事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2784 2020.09.15 17:43

  秦颂恩闻言却对她笑了笑,向她提问道:“是吗,他夸我什么?”

  曹节一时语塞,曹睿自然不会夸秦颂恩什么,不过略提了下,新来的秦家表妹身世有些可怜,当然主要是告诫曹蓉不要去欺负人家....不过这话让她怎么好意思对秦颂恩说。

  只是这个秦颂恩为何如此不按常理出牌,难道一个姑娘家得外男的夸奖不应该先自谦一下,怎么好意思大咧咧地打听夸了她什么....

  曹节只好临时发挥:“自然是夸妹妹冰雪聪明,温柔......”

  听到“温柔”二字这里秦颂恩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这夸的不是我吧。”

  曹节见被秦颂恩看破了,便也放弃了挣扎,干脆利落地承认:“是。”她顿了顿,致歉道,“是我冒昧了,我对妹妹心生好感,想要亲近,但又不晓得该如何搭话,只能假托哥哥之言了,可惜才说了一丝谎话就被妹妹瞧出来了.....”她说着说着便不好意思地对着秦颂恩笑了起来,目光之中满怀真挚。

  秦颂恩之前见到的三位官家小姐,秦颂恩愚蠢又自私;秦颂慈年幼且怯弱,高盼盼有恃无恐,任性妄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明媚聪慧的官家小姐,明明被自己看破了也不羞恼,反而大大方方的承认,理由也找的冠冕堂皇,不管是不是真的,自己都不好意思冲她发脾气。

  秦颂恩也对她笑了笑:“你若是听颂慧说起过我,就应该知道无论是温柔,还是冰雪聪明都跟我不太相称的。我脾气不好,人也不大聪明,不仅不识字,连官话都是几天前才刚刚学会的。”

  曹节忍不住又是一窒,谦虚的官宦小姐她不是没有见过,大邺朝一贯以自谦为美,人人都恨不得将自己贬到尘埃里去,但那种说辞大家一听就明白是在谦虚,比如他大哥年年考第一,但逢人就说“在下才疏学浅,不过侥幸而已”;又比如高太傅家的嫡长女,如今的良太嫔,当年尚未入宫前就素有贤名,但刘氏提起女儿却总说:“蒲柳弱质,性又顽劣,当不起诸多称赞。”像这种直接自承的如此具体“脾气不好,不识字,刚学会官话的”那真是绝无仅有....

  曹节又有些语塞,不晓得该如何接话了,但好在此时那群贵女团团围住了吴家玉琢,言语间似乎起了些风波。

  作为此间主人,秦颂慧并未在场,秦颂慈年纪小,性子又懦弱,是个不顶事的,原本该是秦府的大小姐秦颂恩出面前去劝解,可是曹节见她半点也无身为秦府家人的自觉,一副等着看戏的样子,只能暗暗扶额。

  她好歹也算此间半个主人了,更何况在曹家,原也是经常替母亲管家的,因此便对秦颂恩和秦颂慈道:“我们去劝劝吧,闹大了彼此面上都不好看。”说完便拉了秦颂恩往前走去。

  秦颂恩确实是半分自己是秦府的主人认知也无,不过她是可有可无的性子,见到曹节发言,心里想着去瞧瞧也行;秦颂慈倒是有秦家人的自觉,可是她就想去管,但人言微轻,晓得就是自己去劝了,说的话也不一定有人会听,正着急呢,见到曹节肯仗义相助,忙不迭地吩咐婆子将她抱起跟了过去。

  后院的风波闹得这样大,原本这样事瞒不过秦颂慧,作为秦家的“嫡女”又是今日的主角她早该来处理,可是此时她躲在曹氏的碧纱橱里却是手足发凉,浑身发软。

  原来,一炷香之前,她嫌前院烟火气熏人,人声又喧杂,于是并没有在那偏厅休憩更衣,而是执意回到后院自己的房间里,顺便想换一身衣服出去;等进了后院才想来昨晚是睡在娘亲房中的碧纱橱中,原本今天准备好了要戴的那串合浦珍珠项链也落在那里了。

  于是她也没叫人,自己就径直抬脚往碧纱橱里去了,才刚戴好项链就听见屋外传来她娘和大舅母的脚步声。

  秦颂慧原本想要出去打招呼,但突然听见她娘与大舅母的谈话间提到了自己的名字,她愣了下,想起昨晚母亲暗示今日可能会与大舅母谈及自己与表哥的婚事,顿时就立住不动了,怀着激动与憧憬,悄悄躲在门后面听了起来。

  “一转眼,慧儿都及笄了,我们也都一把年纪了。”曹观音叹了一口气,一边说一边拿眼角的余光打量着曹家主母李氏,见她没有什么反应,便故作闲扯地说道:“说起来,你家里的几个孩子也都年纪也渐长,他们的婚事可有什么眉目了?不管是睿儿,还是节儿,都是好孩子,一般的人家可配不上他们。”

  李氏虽然冷情,对着后宅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可是对于两个心爱的子女到底是一片慈母之心,听到曹观音说道曹睿与曹节也难免嘴角含笑:“那也不过是在人前装相,回了家一样淘气。唉,这个世道对女子尤为严苛,阿节我原本还想多留她几年,可是公公说已经替她相看好了一门亲事,对方亦是高门,只不过如今还没过小定,暂时不叫人对外说。”

  曹观音适时地接话:“那是自然,事关女子名节,嫂子放心,我不会对人去说的。”

  李氏抿嘴笑了笑:“我原本倒是想早点替睿儿说下一门亲事,也好娶个贴心的人回来照顾他,可是公公却说一切等他过了会试再说。”

  曹观音惊诧道:“爹说的?”她顺着话头抱怨道,“我爹也真是的,先是拦着睿儿上进,不叫他去考会试,如今连娶妻的事也管上了,自古成家立业,自然是先成家后立业,娶了亲之后再去科举,也多个知冷知热的人照顾....嫂嫂,回头我就去找娘说说这事!”

  李氏含笑看着曹观音抱怨,有些话她这个做人媳妇的不好说,但让她这个做女儿的去说却是无妨。

  李氏出身永嘉侯府,也是高门贵族,永嘉侯府的后宅争斗比起曹家有过之而无不及,她既然能从勋贵豪门嫁到权臣望族就注定了不会是一个单纯的傻白甜。

  对于曹晏,她只是懒得去争而已。曹家长房的嫡子嫡女皆是从她肚皮里出来的,正如曹观音所说她的一儿一女都极为争气,如今她不争不抢,避世而居才是上策。

  能养出那样出色的一双儿女,他们的母亲怎么可能是个傻的?

  曹观音的小算盘,李氏看得清楚,哪怕曹观音自以为掩饰地极好,可是听其言观其行,她早在几年前就猜到了秦家母女的打算,好在她旁敲侧击地问过儿子,曹睿反倒是吓了一跳,直言对秦颂慧只有兄妹之情,并无儿女私情。

  既然儿子瞧不上秦颂慧,李氏便放下心要问曹睿寻一门好亲事,说实话她也是看不上曹观音母女两个的。

  女儿蠢笨骄横,母亲也不是一个好相与。

  曹观音和秦颂慧还觉得李氏软弱可欺,连个后宅都辖制不了,因此觉得遇上这样个诸事不理,又无什么用处的婆婆,嫁过去便能掌家;可是在李氏眼中,曹观音只知一味地强势,将自己在秦府中变成“孤家寡人”,既无嫡子,丈夫也不过是看重曹家的势力,与她并不交心,别看她现在风光,将来如何还未知呢.....

  秦颂慧就更糟,母亲尚且不行,她东施效颦,更只学了个母亲的皮毛,待人严苛,却对己毫无底线,若不是曹观音看得牢,早就吃了许多暗亏,不过与家中那个叫曹蓉的庶女一样货色,甚至还要没头脑,这样的女子怎么能做他们曹家的嫡长媳?

  不过此时,李氏还要曹观音去找公爹敲边鼓,因此也不好直接拒绝,只听那曹观音继续说道:“嫂子放心,爹娘那里我一定会去说的。我们曹家又不是什么寒门小户,还非得要孩子考得功名,才能说一门好亲,睿儿那样出色的孩子,打着灯笼都没地挑,更别提睿儿还是我们曹家的嫡长孙,他不成亲,叫底下的弟弟妹妹们怎么办?”

  李氏含笑道:“妹妹说的是。”

  曹观音继续道:“不过这儿媳妇的人选,嫂子可得好好挑过。娶妻娶贤,得娶个知根知底的才好,尤其是这个媳妇儿以后要服侍你,得千万找个和你交心的。”

  

举报

作者感言

谢清音

谢清音

我昨天终于找到了发红包的按钮,试着发了几个红包,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也不知道发出的红包去了哪里,有领到小伙伴方便冒个泡吗?   今晚我继续研究,一定要给各位投了推荐票和留评的发红包~   这几天谢谢大家了~~

2020-09-15 17:4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