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同病相怜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2029 2020.08.16 12:00

  秦心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睁开了双眼,就这样双手抱膝,安静地听着他叙述,一直听到这里才忍不住抓起手边的枯藤掷过去,娇嗔道:“哼,彼此彼此。”

  靡星伸手接住,笑眯眯地回望她:“不装睡了?”

  秦心心起身,拍了拍身下的尘土:“有只蛤蟆呱噪的很,吵得人睡不着。”

  不过她好奇心不减,又问道:“所以,你在草原上已经有意中人了?打算回去,把自己就这样给交代?”

  靡星神神秘秘地一笑:“你猜?”

  秦心心撇撇嘴:“不猜。”

  “真没意思。”靡星有些欠打似的叹了一口,“告诉你也无妨,正是未知才最美好最期待的啊!”

  “嗯?”

  “咳咳...”靡星作势咳嗽了两声,“傻丫头,就是还没有啊!”他顿了顿,“还真是好奇,未来的她会是个怎么样的女子呢?”

  秦心心顿时忍不住嗤笑了下,可不知道怎么地,听他说草原上并没有意中人竟然也浮起三分开心。

  唔,是了,我是作为他的一个朋友替他开心罢了。

  有个那么惨的童年,听他说,他的阿布在大宛估计也是个大官,甚至皇族,童年却比自己过的还惨。她的亲爹虽然不在身边,可是至少有疼爱她的娘亲和姥爷,虽然也学打猎,可是至少五岁之前过得还算蜜罐似的日子,娘亲爱着,姥爷宠着。就像他说的一样,至少爹娘和自愿结合,并不像他额吉般是被用了强,之后更是被他阿布抛之脑后,一直到他身上有能被利用的点才被想起来。

  嗯...这一点倒是和自己也差不多...

  这样一想倒是对靡星也生出了一股同病相怜,甚至我还比你幸运点,因此更可怜他的感觉。

  想到这里,秦心心突然指了指自己:“心心。”

  “什么?”靡星愣了下。

  她不晓得该怎么安慰这个男人,只能学着他之前介绍自己的样子,再一次指了指自己胸口:“心心,我叫秦心心。”

  就像靡星自己也不说不清为什么会突然把这段隐秘,这个伤口扒开了告诉这个此前素不相识的邺人,秦心心也不明白怎么突然就愿意说自己的闺名了。

  或许是山洞里的环境太过暧昧,外面风大雨急,洞内两个受困的男女,与世隔绝,将洞外的身份尊卑,国仇家恨都抽离开了,又被这忽明忽暗的篝火一晕染,似乎连整个空气中都透出让人想要寻求安慰的气息,让人不自觉地放下戒备,只想一吐为快。

  管他了,出了山洞再计较其他的事!这一刻,秦心心只想暂时放下一切,在这个异世找一个知己,当一会儿他的朋友。而朋友之间,如果连真名都不愿透露,又算什么朋友呢?

  去他的仁义礼教!反正自己已经暴露的够多了,也不怕再离经叛道这一遭了。

  “好,我记下了。”靡星似乎也反应过来,一下子明白了秦心心的用意,于是郑重地对着秦心心说道。

  秦心心报之以甜甜一笑。

  望着这样甜美的笑容,靡星突然觉得要是娶回家的妻子能有这样笑容竟然也不错。

  疯了疯了,他在想什么呢?靡星有些想捶自己的脑袋,但嘴上却很诚实地出卖了他的想法,先一步关心起秦心心未来的打算:“所以你出了山洞之后想做什么呢?”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听你之前说的,恐怕你也清楚,你父亲那边对你不怀好意,甚至把你叫回去就是为了将你送来我大宛和亲,不如这一次出洞之后就和我一道回去大宛吧?气死你那个父亲!”

  秦心心听得哈哈大笑,不过她还是摆手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必了。不过是一些内宅妇人的蛇蝎手段,我还是应付地过来的,你见过我的身手,虽然对上你是必败无疑的,不过对上几个秦府的奴仆还是没有什么问题,若是真的撕破脸了,大不了就翻墙逃跑罢了。“说道这里,秦心心也被自己描述的画面逗笑了,她接着说,“这个秦府我还是打算去闯一闯的,不是要认这个爹,只是想为我娘讨个说法,顺便再打听清楚甘水村到底在那个府郡也好将来归家,以及生辰那日姥爷到底去了哪里,怎么就放心让我上了秦家人的马车?不过,最终我总归是要回甘水村,陪姥爷过完这一生的。”

  听到秦心心的回答,靡星却有些担心:“你也莫小瞧了那些内宅妇人,他们手段毒辣只怕不逊于这些魏人。”

  秦心心并没有放在心上,只答道:“知了,知了,你放心,我有分寸的呢。”

  靡星见秦心心立场坚定,且极有主意,便知道她不易劝服,且并没有将自己的劝说放在心中,只能心中暗叹了一口气,腹内思量:罢了罢了,反正自己也是要往陪都满城去的,到时候有自己看着总不能让她吃亏。

  经过这一遭交心,两人的关系只比之前更进一步。这一次秦心心也不避忌了,就坐在靡星休憩的大石边聊天,或许相似的经历让人都是谈性极浓,从两国打猎的不同方式一直聊到是邺宛两国对肉类不同的烹饪手法,从比赛童年谁更调皮一直到如何被母亲胖揍,两个人越聊越高兴,说着说着谁也分不清到底最后是谁先睡去.....

  第二天一早,雨声渐止。

  秦心心正梦到自己已经回到甘水村和姥爷居住在一起,靡星不知怎么地竟来甜水村向她挑战,二人比赛猎虎。可最终她却打了一只肥美的野猪回来,正在犹豫该是红烧还是清蒸,靡星竟然又跳出来要做烧烤.....

  秦心心舔舔嘴唇,正想斥责靡星暴殄天物,耳边却传来一群人大喊“靡星,靡星”的声音,隐隐约约,却似苍蝇绕耳挥之不去,十分烦人。

  秦心心揉着眼睛醒来,凝神一听,却发现那声音并不是在做梦,而是洞外真的有人一群人在大声叫唤靡星的名字。

  “你醒醒,快听!是有人在叫你吗?”秦心心急忙将靡星推醒。

  

举报

作者感言

谢清音

谢清音

有人吗?每日中午12:00固定更新一章,收藏每过100加更一次,推荐票每过200加更一次~~要是没人睬我的话,那我就.......明天把这段话再发一遍!

2020-08-16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