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四章 嫡长女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1901 2020.09.19 16:45

  然而出乎秦颂恩的意料之外,竟然是秦濂出声喝止了她:“且慢!”

  秦濂走到曹观音身边,将她揽入怀中,语调悲切而又温柔:“阿音,慧儿也是我的孩子,我有多痛苦我知道,可是人是不能复生;你将颂恩送入大牢也于事无补....慧儿...慧儿也不会再回到我们的身边...”他顿了顿,复又看了看曹观音的脸色,低声对她说道,“你冷静下来听我说,我们以后还会有别的孩子的,你忍心让慧儿的弟弟妹妹有朝一日长大,被世人指指点点,说他们的姐姐杀了他们另一个姐姐吗?”

  秦濂抱紧了曹观音:“我知道你恨颂恩入骨,可是这事万万不能报官;我知道你有能力包揽诉讼,要让人将颂恩判个凌迟处死极为简单,可是之后呢?秦家女子名声毁于一旦,谁还敢跟我们秦家结亲,家里出了个弑妹的姐姐,基本家中男孩的仕途也受影响....”他顿了顿,“你就是不为了我们未来的孩子,也想想为夫,管着五礼之仪,要是家里出了这样一件人伦惨事,吏部今年考评便能给我一个下下,再加一个治家不严之罪,别说升迁,就是来年因此贬谪也有可能。”

  “阿音,我并非怪你,只是希望你能冷静地想一想,你身为嫡母,两个女儿相残,传出去,不止我们秦家,就是曹府也有可能受此名声所累,你真的愿意为了给慧儿报仇,将我们秦曹两家都拖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吗?”

  曹观音抬起头,木然地看了秦濂一眼:“你想怎么样?”

  秦濂抬起头,目光冷冷地看向秦颂恩,但仍旧抱着曹氏缓缓说道:“仍旧送她去和亲罢!大宛乃寒苦之地,宛人残暴;再加上中原魏国与大宛仍在交战,他们和亲一路上过去,还要绕道西北大漠,路途遥远艰辛,这一路上她受的苦难也不会比被关进牢中少的....“

  秦濂话未说话,曹氏却已经冷笑了起来:“绕了一圈,她杀了我的女儿仍旧什么事也没有,不过和之前一样的安排,不!不行!”

  秦濂赶紧安抚她:“不,不,不,怎么会一样呢?你要出气,我就将她留在你身边给你出气,只要到时候宫里来要人时,你能交出一个活的秦家大小姐,在此期间不管你如何折磨她我都不管,好不好?”

  曹氏此时似乎已经冷静下来了,她冷冷地朝秦颂恩看过来,上下打量,好似在掂量一块待宰的羔羊。

  秦濂那一番话前面几乎没有任何说动她的意思。曹观音自己清楚,比起如珠似宝的女儿,秦濂那一番说辞简直就像是在放屁,从头到脚考虑的就只有自己的仕途和秦家的名声,似乎是嫌弃分量不够,还拉进了曹家以及许诺未来几乎虚无缥缈的孩子....她与秦濂成亲那么多年,也只得了秦颂慧那么一个女儿,颂慧死了,她的心也跟着死了....可是秦濂的话也提醒了她,将秦颂恩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也不能解了她的心头大恨,将秦颂恩留下来,留在自己身边吗?让她尝尝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我要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曹观音怨毒地暗暗发誓,至于和亲,目前朝中还没有个定数,宫里来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此期间,秦颂恩要是被自己玩死了,秦濂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想到这里曹观音发出一阵冷笑,她看着秦颂恩目光中充满了仇恨,可是嘴里却说道:“好很好!夫君说的很有道理,妾身便如夫君所愿!”

  秦濂见自己好不容易说动了几欲发狂的曹氏正舒了一口气,谁知这时却听到秦颂恩清冷的声音开口说道:“我不愿意!”

  众人齐齐抬头,看向秦颂恩。

  秦濂还指望着这个女儿去讨好大宛使节,好不容易替她保下一条命来,谁知道她却毫不领情反而火上浇油,秦濂也不由地勃然大怒,哪怕他再无情,可是秦颂慧毕竟是他养了十五年的女儿,要说一点感情都没有怎么可能呢?

  只是他所图甚大,既然嫡女死了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那么剩下的一个女儿就更加不想浪费了,因此秦濂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情,正待劝说,就听见秦颂恩微笑着开口说道:“既然要向朝廷表忠心,送一个庶女去大宛和亲哪里比得上将家中的嫡长女送去来得更有脸面?”

  秦濂闻言也是惊诧了下,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听见曹氏怒吼道:“休想!你杀了我女儿,休想我会将你记在我名下!秦颂恩,你在做梦!”

  秦濂和秦老夫人却对视了一眼,目光中均闪过一道精光,若不是曹观音的情绪太过失控,这个主意似乎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如今秦颂慧死了,一个死了的嫡女失去了联姻的意义,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价值。但嫡女身份宝贵,这样白白浪费确实有点可惜了。

  秦濂甚至想:这个女儿除了挑男人的眼光差了一点,但是厚颜无耻又不要脸的程度跟自己还有点像的。

  但秦颂恩对着曹观音却再一次不屑地轻笑了起来:“不好意思,你搞错了。我从来没有说过要记在你的名下。”

  曹观音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你...什么...意思?”

  秦颂恩目光幽幽地看向秦濂:“我的好父亲,您所谋的大事如今该见分晓了吧?”

  就在此时,一直站在最外边的周姨娘突然大吼了起来:“那是什么?是火,是大火,皇宫着火啦!”

  众人齐齐转头就见着皇宫的方向天空已经被映得通红,黑烟如巨龙直冲云霄。

  

举报

作者感言

谢清音

谢清音

呼唤加更的留言看到了,所以这不来了吗?   想着养肥再看的话,会被养死的   幼苗娇弱,需要各位大佬时刻浇水捉虫   

2020-09-19 16: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