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八章 每部古言小说里都有一个表哥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3208 2020.09.01 23:39

  秦颂恩踏出房门只觉得屋外的蓝天分外高远,碧空如洗,万里无云,阳光照出满院绿意,红粉白三色九重葛交错绽放,压着院子白墙探出檐去,连带着整个人的心情都明朗起来。

  只不过今日的秦府似乎也格外热闹,外院人声喧闹,似乎还有不少青年男子呼朋引伴,饮酒作乐的声音。

  秦颂恩微微皱眉,觉得有些奇怪,这秦府自诩克己复礼,最是遵守那些死板的教条,平时不许饮酒高歌,大声喧哗,秦濂在人前也是一派道貌岸然,不苟言笑的样子,整个秦府都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氛围,今天这样热闹倒是难得。

  她对着木樨吩咐道:“去打听下。”

  木樨办事利落,很快就来回禀:“原来明天就是二小姐生辰,又是她及笄,所以家里请了不少客人。正好这几天又赶上书院沐休,三少爷也回了家。他有些外地的同学,放假没有地方可去,所以也跟着三少爷一道来秦家做客,两拨人聚到了一起就更加热闹了。”

  秦颂慧生辰吗?

  秦颂恩起初并没有放在心上,只不过过耳便抛到了一边,但很快她突然反应过来,一把抓住木樨的手腕:“你没听错,明日真的是秦颂慧的生辰吗?”

  木樨只觉得秦颂恩抓住自己的手突然变得那么用力。从前都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动色,仿佛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小姐,此刻竟然变得如此的情绪激动.....她这是怎么了?

  感觉到事关重大,木樨又认真想了一遍,这才肯定地说道:“是,没有错呢!明日便是六月初六天贶节,都说六月六贵吃肉,九月九鬼喝酒,听二小姐房里的珍珠说,二小姐便是因为生在这一天,被认为是有大福之人,将来必定能大富大贵。”

  秦颂恩对于这番解释顿时感觉有些槽多无口,但如果木樨没有搞错的话,秦颂慧的生辰就在明日....

  这怎么可能?

  秦颂恩怕自己搞错,忍不住竖起手指开始一根根派数字。

  她的生辰在三月初七,和秦颂慧的生辰竟然只隔了三个月!

  三个月?

  原先她以为自己和秦颂慧相差整整一岁,那算算日子,勉强还能合上。

  按她最初的推算,大概是娘怀孕后,秦濂就启程进京赶考,一个月后高中探花,被曹大人榜下捉婿,秦濂寡廉鲜耻,对外撒谎说自己未曾娶亲,因此才能高攀到曹府小姐。之后便是纳吉、纳征、请期、最后迎亲,两个人一洞房就有了孩子,曹氏十月怀胎生下秦颂慧,刚好差不多一年左右。

  但如今...与自己相差了三个月就有了秦颂慧....秦颂恩眉头深深蹙起:秦濂和曹氏之中肯定有自己还不晓得的问题!

  这个事情实在太过颠覆她的认知,原本以为曹家也是受害者,可若是只相差三个月,那就不是骗婚那么简单了!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倒推回去似乎一切也有迹可寻......

  秦濂当年新婚,与曹氏甜蜜如胶似漆,不管是真爱曹氏年轻貌美还是看重曹氏娘家位高权重,但为何突然曹氏流产后,秦濂不留在京中照顾“爱妻”,而曹家反而还要帮他谋求外放,远赴荆州....甚至他在荆州另纳一门贵妾,虽然说是当时的上峰牵线拉媒,可曹家也没有什么反应,甚至有些默许的意味在里面.....

  而且这个周姨娘能在曹氏无嫡子的情况下,先生出庶长子,甚至是如今秦家唯一的男孩.....这是当曹家都是死人吗?

  难道秦颂慧不是秦濂的孩子,而是曹氏当年出了丑事因此才着急挑了秦濂,也不去甘水村调查一下秦濂家室,就成亲,其目的在于想要瞒天过海?

  所以后面秦濂发现曹氏的丑事,奈何曹家势大,所以干脆避走荆州?在那里另寻新欢,曹家因为理亏所以默不作声?

  可这个也不对啊.....

  秦颂恩与秦颂慧两人虽然一个更像秦濂些,一个更像曹氏些,可是细看二人五官之间还是有些相像,更别提秦颂慧还有一双与秦老太太有些相似的眼睛和脸型。因此秦颂恩没来之前,老太太对曹氏心存芥蒂,可是对于自己这个嫡亲孙女儿还是喜欢的。

  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先还不觉得,此刻回想起来却觉得处处蹊跷,处处奇怪!

  这个发现实在是太过惊愕,以至于秦颂恩一下凝立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来,却没有注意到脚步声渐渐临近。

  “咦?”一声年轻男子独有的嗓音打破了秦颂恩的沉思。

  秦颂恩抬起头一看,见是一个不过十八九岁的俊美少年,一身玄色窄袖蟒袍,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气质优雅,气度逼人。

  少年立花树之下,见她抬起头,稍稍愣了下,随即对着她微微颔首致意。

  “表哥!”秦颂恩还在发愣的瞬间,秦颂慧已经跟在那个少年之后急匆匆地跟了过来,但因为缠了足,走不快,摇摇摆摆的看着让人分外着急。

  见到秦颂恩,秦颂慧顿时露出嫌恶的表情,对着木樨和石榴道:“你们怎么没看好她,竟然让她跑出来了?”

  木樨和石榴对着秦颂慧行了礼,方回道:“今日大小姐已经通过老太太的测试,能和我们讲官话了。”

  秦颂慧闻言皱了皱眉,回头有些不太相信地看了一眼秦颂恩,欲言又止。

  

举报

作者感言

谢清音

谢清音

谢谢“瘦不了的胖子”打赏,留言和鼓励,摸摸哒~~   本文数据不怎么好看,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你的出现真的给我很大很大的鼓励~~没有人互动,一度让我以为是不是后台的收藏都是机器人干的...你不知道,你的出现对我有多重要....   我都想给你发红包了,也不知道点娘有没有这个功能,所以有什么要求尽管在评论区留言,我一定尽量满足。   今晚估计来不及了,明天的加更送给你~~   另外感谢“骂字当头”、“迷路的渣宝”、以及“叶之思考”提出的宝贵的意见。虽然是批评的成分巨多,我都虚心接受,特别是抱抱“迷路的渣宝”还帮我找错别字,好感动~~我也好想给你发红包,等我写完今明的几章更新我就去研究下,怎么给我亲爱的读者们发红包....希望有这个功能~~   冷清了那么久的书评区终于有了人气,今天白天的工作虽然累,可是一打开手机发现有那么多小可爱给我留言,实在太开心了!   我说过了,只要还有一个人再看,这本书就不会太监   不管是批评建议还是留言鼓励,都热烈欢迎~~

2020-09-01 23:3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