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六章 入宫伊始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3009 2020.09.21 23:22

  秦颂恩从夜色中醒来,窗外已是寒蝉凄切,冷月如霜。

  七月流火,不知不觉就已经过去了一月有余。从夏末秋初时节入宫,如今也已经过去了十来天。满城是大邺新定的国都,这处皇宫原先是州治旧址,圣驾驻跸于此后才开始修建宫城禁苑,但奈何国力不盛,百废待兴,因此修修停停,如今也不过才有了原先北地皇宫三四分的规模。

  不同于原先皇宫端正平整、四四方方的形制,邺城的皇城倚着满城凤凰山东麓,依山而建地势西高东低。凤凰山势自西北掀腾而来,分左右两翼,皇宫大内居山之中,后又有山包之,凤凰山如同两臂,环抱着中间的平坦区域便是南邺禁宫了。

  那日宫变后,丞相贺潮之便大权独揽,在主战派的操持之下,朝廷很快便与大宛使团签订了盟约,于是很快,第二只靴子终于落地,传了许久的诏书颁下。大邺对外征战或许不行,但是对内却是一贯强势,因此便是络绎不绝的女孩们被送入了宫内,期间交由四方馆派来的通译做大宛语的培训。

  公主们或者可以不学,但作为公主的陪滕侍从却不能不学。虽然此行一路上也会有四方馆的通译跟随,但到底男女有别,因此需要在出发前教出几个能懂大宛语的女孩,以便辅佐公主与大宛人交流。

  四方馆原称四夷馆,以接待东西南北四方外国使臣,隶属兵部,掌提控诸路驿舍驿马及陈设器皿等事,但自从邺国连年败于魏国,便有人上书要将四夷馆改成四方馆,交由礼部管辖,以恐“上国怪罪”。

  此番,入宫应召入宫的贵女有数百名之女,将这还未修正整齐的宫苑挤得满满当当;满城大小官吏家适龄的女孩几乎被“洗劫一空”。好在圣上“仁慈”,下旨诏令每家每户只需要出适龄女儿一名即可,如此一来送入宫中的女孩也都是良莠不齐,鱼龙混杂。

  既有小官小吏之女,出身贫寒,无力上下打点的,只能与家人骨肉分离;也有此次在党争之中失利,如今被得势的对手特意添上名字送来的主和派高官之女;甚至还有像秦颂恩的父亲秦濂这般,临阵倒戈贺潮之,却仍旧将嫡长女送去向新主子投诚,以表忠心,卖女求荣的。

  正如秦濂算计的一般,此次宫变之后,主和派们纷纷倒下,朝中许多人受此牵,倒是果真连空出了许多职位,大约贺潮之也不愿平白添一个过河拆桥之名,寒了那些愿意投奔他的“有识之士”,因此秦濂也如约顺顺利利地升迁至礼部侍郎。

  秦濂好名,征召贵女圣旨下颁之前,他还亲自替女儿操刀写了一篇愿与公主一道和亲大宛的陈情上奏,一时秦颂恩被朝廷奉为尽忠爱国之表率。

  贺潮之见秦濂如此知情识趣,也投桃报李,暗示了小皇帝将秦颂恩加封为淑慎乡君,不过和真正的宗室贵女不同,秦颂恩这个乡君只担了虚名,并没有自己实际的封地和俸禄。

  善行著闻曰淑,安静寡言曰慎,对于这个封号秦颂恩不置可否,但木樨和石榴二人却高兴了半天。

  如今,秦颂恩做为新任礼部侍郎的嫡长女入宫后自然是面子里子皆有,即是宫中负责教导她们四方馆众人顶头上司的嫡长女,又是圣上亲封的淑慎乡君,自然不会刚一入宫就受到什么刁难,反而处处用度皆是上等。

  比如,她此刻居住的屋子,一般的平民女子是十人挤一间的大通铺,低等官宦人家的姑娘是四人间的平房,朝廷五品以上要员家的小姐也不过是两人一间,而她就能享受到宗室女一样的待遇:一人独享一个大屋子。

  比起初入京城时人人瞧不起的乡野鄙女,如今她的身份早已天差地别。

  不过,自入宫来,哪怕是皇亲国戚也不能带婢女进宫服侍;秦颂恩想着此去自己是再无机会回去秦府的,因此将木樨、石榴并老李的身契尽数都还给了他们,欲放他们自由,可没想到三人都不愿离去。

  自古宰相门前七品官,秦濂升迁之后,已经半只脚踏入了中枢,老李作为他外院的听差,虽是奴仆之身,可是衣食无忧,甚至还有前来拜会的小官上下打点,已经好过如今大多数的平民百姓。

  木樨与石榴也是差不多的意思。木樨父母双亡,唯一的亲人远在扬州不提,且那位亲哥哥又好赌,如果自己拿了身契投奔他,估计也逃不了被他再卖一回的下场;如果不投奔哥哥,她一介女流,孤苦无依,出了秦府无处可去,还容易受人欺负;石榴倒是双亲俱在,可是他们在扬州知府家中世代为奴,自己若是拿了身契回去,恐怕还是逃不过被爹娘送入府中做妾的命运;原来见识少,还不觉得什么,如今见识了知府太太的手段,又亲眼看到了秦府后宅的争斗,石榴表示只怕她回去之后,那边的太太和老太太拿着她斗法,恐怕皆不会轻易放过她。

  老李身份未曾暴露,秦颂恩想着他愿意留下就留下吧;但对于石榴和木樨二人,秦颂恩倒是有些顾虑。

  秦家如今哪怕去了曹氏和秦颂慧,但秦老太太和秦濂都是刻薄寡恩之人,原先以为周姨娘是个好的,但如今看来脑袋也不是很清楚;而且曹氏被软禁,生死未卜,周姨娘和方姨娘两人为了后宅的话语权,未来必有一战,甚至以秦濂利欲熏心的性子,他只怕稍等过些日子,就会让曹氏也跟着暴病,随女儿一道去了,然后再续娶一个得力的岳家,继续他的齐人之福。

  所以秦颂恩并不放心木樨和石榴继续留在那个乌烟瘴气的地方,于是又想办法为二女另寻了出路。

  秦颂慧去了,曹家倒了,曹氏又被软禁,因此曹观音带来的那些丰厚嫁妆皆数落到了秦濂手中,理论上秦颂恩、秦颂梧和颂慈都是她的孩子,有权分得一羹。

  秦濂对于用得上的人还十分肯下功夫,不然自己的娘和曹氏也不会接连折在他手里。如今他留着秦颂恩还有用,便摆出十分的慈父心肠,对她关怀备至。

  因此当秦颂恩提出想要给自己的两个丫鬟另寻一个生计时,秦濂虽然生气,但看在秦颂恩还有用的份上,且这个女儿十分不好糊弄时,便答应将曹观音的一间位于洛水边上的胭脂铺子拿出来作为秦颂恩的嫁妆。

  她远去大宛和亲,自然用不着这个铺子,秦颂恩转手便将这铺子赠予了木樨和石榴二人。又怕她们两个单身女子恐受人欺负,便提出再将三分利给老李,托他帮忙照看,也不枉他同二女一起跟了自己一场。

  交代好这一切,秦颂恩身无长物,也没有什么要带的,轻车简从入了皇宫。

  原先她还有想要回甘水村的执念,可如今既然爷爷已死,那么乌龟山上的家便只是一个房子,而不是家了,与其回去看着空空的房屋伤感,不如北上散心,顺便见一见靡星也好。

  秦颂恩想得简单,却不知道那日宫变的余波并未停歇,在有心人算计之下波谲云诡的阴谋正缓缓拉开序幕.....

  

举报

作者感言

谢清音

谢清音

秦濂和秦颂恩亲娘的故事来不及写了,下面穿插到秦颂恩的回忆中慢慢讲,争取下章就写到。   这一章因为查了太多资料耽误了,抱歉抱歉~~

2020-09-21 23: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