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四章 京中贵女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2838 2020.09.13 11:09

  六月实在不是一个放风筝的好日子。

  天气已经有些闷热,风却没有什么力道,就这样黏黏糊糊地吹在人身上,愈发地烦躁,但这一点点的风却是软绵绵的,别说送来凉爽,就是吹起风筝也是显得极为勉强的。

  秦颂恩和高盼盼走入院子里就见到这样一副景象:各府的小姐们摇着扇子坐在树荫下的长廊里说笑,几个健仆女婢顶着日头在阳光底下奔跑放线,其中一个婆子出了好大一身汗终于将风筝放上去了,这才将籰子小心翼翼地交给了某位小姐的贴身丫鬟,那丫鬟犹嫌籰子勒手,拿出手绢细细包好了才递到自家小姐手中。

  秦颂恩遥遥看去,瞧着不过是一只不大的蝴蝶风筝,籰子被那娇滴滴的小姐拿了一会儿就喊吃力,边上服侍的丫鬟忙拿出剪子,铰断了线,众人看着那风筝飘飘摇摇随风而去,都拍手道好:“去了晦气。”

  一展眼那风筝便只剩下一点黑星儿,倏忽就不见了。

  秦颂恩见原来是这样放风筝的法子,就更加没有兴趣一道去玩了,也走进抄手游廊里捡了一处位置坐下。

  秦老太太派来的丫鬟名唤采青,见秦颂恩并不往那些贵女中去凑趣她也松了一口,就静静地立在秦颂恩身边看着她。

  高盼盼入了院子里,便如猛虎归山、蛟龙入海,弃了秦颂恩寻她那群能与她说话的姐妹去了。秦颂恩乐得清净,自己一个人坐在偏僻处,才终于能静下心仔细斟酌之前秦濂在书房里和她说的那一番话。

  所以,她还有个舅舅?

  秦颂恩晃了晃脑袋,细细回忆,但始终不记得听姥爷和娘提起过...

  她正仔细推敲着秦濂那番话中有无漏洞,突然就见到高盼盼带着几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孩子走了过来,好奇地打量着她。

  “喂,你就是秦家那个从乡下来接回来的大小姐?”领头的女孩身材高挑,看上去几乎有着和秦颂恩差不多的身高,高高扬起的下巴,骄傲地如同一只小孔雀,这种神情她偶尔也会在秦颂慧身上看到,但秦府教养女子以柔弱贤淑为美,所以秦颂慧为了在世人之前装相,还得将自己的一身骄傲和桀骜扭扭捏捏地藏起来,装作温柔和顺的样子,但眼前的这个女子却是丝毫不顾及这个时代的审美与礼教,直愣愣地将一脸对秦颂恩的打量与好奇挂在脸上。

  秦颂恩明白过来,估计她的出身比秦颂慧还要好很多,所以才能肆无忌惮地张扬她的脾气。嗯,想想也是,高太傅家的孙女都跟在她身后了,所以这个姑娘是什么来头呢?

  她站起来身来,与那个女孩子差不多的身高,一改之前需要自己仰视的状态,平视着那个看上去比她还小一点的贵女,点头微笑:“不错,我是。”

  王春娘没想到秦颂恩就那么坦然大方地承认了倒是先愣了下。她父亲是从一品枢密使王朴,主掌邺国军政,与丞相贺潮之对掌文武二柄,虽然在此次党争之中并没有站队任何一方,但就因为他超然物外的态度,让两方人马都费尽心机地想要讨好拉拢于他;而王春娘的母族同样显赫非常,她娘乃是当今圣上的堂姐,长乐郡主。

  按说凭她的身份,秦颂慧的及笄礼根本够不上她,但她从下人口中偷听到,他娘有意于曹家结亲,将她许配给御史中丞曹烈的嫡长孙曹睿。只不过她父亲却并不赞同,一旦与曹家结亲的消息传出去,那么不管王朴的意愿,他铁定会被视为倒向主和派,这是王朴不能接受的。曹睿虽然在年轻一代中出挑,可是还没有出挑到能影响王朴政见的地步。

  王春娘自从打听到这个消息,就一直对那个曹睿多有好奇。她从自家哥哥口中,多次听他们提起过这个人的名字,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机会能亲眼见一面。

  她年幼时,爹爹曾任代州节度使,那时魏人还未攻破北陲,她和爹娘一起居于代州,那里民风开放,女子也一样能打马上街;反倒是此后他爹升官,来到满城之后,才逐渐被困于内宅,但比起满城这些自小就被圈养起来娇滴滴的贵女们,王春娘也更加大胆任性些。

  从高盼盼口中知道曹睿的表妹欲行笄礼,太傅夫人做正宾,那个传说中的曹睿也会前去观礼之后,王春娘便磨了母亲,也要往秦府观礼。她原本就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此次来秦府不过是想相看曹睿为人,但好在京中的贵女冲着曹家的面子也来了许多,所以王春娘的到来也并不太过显眼了。

  此时,见到秦颂恩如此的反应,她愣了一下之后便笑了,盯着秦颂恩说道:“不愧是乡下长大的野孩子,你的胆子倒是不小。”

  秦颂恩也觉得好笑,明明看着比自己年纪还小,偏偏要做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不过她却没有心情和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子争执,于是只是淡淡笑了笑,并不答话。

  见秦颂恩不说话,一旁的高盼盼出言道:“王家姐姐,你瞧吧!我就说她傲得很,我跟她说话,她也一样不睬我。”

  原本秦颂慈和身份相近的一些小官之女或者豪门中不得宠爱的庶女一道在边上聊天,她自知身份,知道那些贵女傲得很,哪怕是对上自己的姐姐秦颂慧也不一定看得上眼,自己就不要自讨没趣地往上凑了,但此时看到她们团团围住秦颂恩,又想起秦颂恩之前对自己的伸以援手,哪怕最后她还是被缠上了脚,到如今她的双足也隐隐作痛,不能行走,可是那几个能松开布带的时辰却是她这一年来最开心的时刻了。哪怕后来身边的人都说她不是个好的,可是秦颂慈却隐隐觉得这个半路来的姐姐是真心瞧不上缠足,并不是嫉妒她。

  因此她忙命下人将她抱过去,一直到近前才忍着痛下地,对着那群贵女们行礼,怯生生地道:“众位姐姐,众位姐姐....”可惜她在家里当隐形人当惯了,此时发出声音也是轻轻的,落在人群后面,倒并没有人听见她的说话声。

  一旁曹氏姐妹也从正堂里出来,见着抄手游廊下围了一群人,后面那个曹家小表妹行了半天的礼都没人睬她。

  曹节便拉着曹蓉也走了过去。

  秦颂慈见到曹家姐妹靠近,忙向她们行礼。

  曹节微笑着对她摆了摆手,她对着众女的背影咳嗽了下,大家听见响动便回过头来看她。

  高盼盼见了曹节,高兴地喊道:“曹姐姐!”

  王春娘听说她姓曹,知道恐怕是曹家的什么人也转过头来好奇地打量她。

  曹节带着曹蓉与大家见了礼,方指着秦颂慈道:“我见这个丫头似乎有什么话想对大家说,不过她性子腼腆喊了好几声,发出的声音怕都不如蚊子嗡鸣,你们都没察觉。”

  她转过头,对秦颂慈道:“这下好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可以说了。”曹节一番话说得有趣,大家都没有见怪,只是好奇地打量秦颂慈,有些认识的知道她是秦家的庶女,今天主角秦颂慧的庶妹,一时安静下来,想听听她到底要说什么。

  秦颂慈还不太习惯当众说话,特别是成为众人的焦点,一时把头垂得更低,弱弱道:“我家大姐姐并不是傲气,她刚刚回府,还不大会说官话,众位姐姐请见谅。”

  众人听了她的话发出一阵轰笑,秦颂慈被他们笑得面红耳赤,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好心办坏事了?她偷偷拿眼睛偷瞄秦颂恩,生怕她怪罪,谁知道秦颂恩也正在看向她,对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示意明白她的用意。

  秦颂慈心中一定,也不由地嘴角带上了一丝微笑。

  另一边曹节也好奇地朝秦颂恩望去…这个新来的表妹,她之前也听到过诸多传闻,如今得见真人,她站得笔直,只觉得好似一把出鞘的利剑,锐气十足,对于众人的嘲笑好像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同样嘴角含笑瞧着她们这群人…

  曹节心中隐隐觉得就像她们瞧不起她,这个乡间来的女子似乎也有点瞧不上她们…

  但这确实有点超乎了她的理解:或许高盼盼没有说错,她果然傲气地很,可是她有什么可傲的呢?

  曹节不解,但她不会把自己的困惑表露出来。

  正想着,突然众人的笑声逐渐消失,变成了一片寂静…

  

举报

作者感言

谢清音

谢清音

没有收到下周推荐的站短,我只有你们了~~~哭泣泣地抱住大家:推荐票和收藏不要停啊~~~!   微剧透:这里出现的女孩们都会去后宫篇里的,先埋个线~~

2020-09-13 11: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