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七章 终于回“家”了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2206 2020.08.23 12:00

  “大小姐归家了!”

  “大小姐归家了!”

  秦心心回府的消息经由前院婆子的通传,一径传到了后院的西厢房里。哪怕秦府的嫡长女秦颂慧不必去差人打听,都能听到这一声声的通报。

  满城原就是江南郡守,如今做了圣人“行在”又隐隐有传言说要迁都于此,自然洛阳纸贵,一时此处住满了从北方迁居而来的“达官贵人”。

  秦父虽是京中正五品的官员,但奈何如今满城寸土寸金,他们所居住的地方也是捉襟见肘。好赖托了岳父曹大人的关系,还能在物价飞涨的满城买到一个三进门的院子。

  这几日,因为大宛使团要来,在礼部当值的秦父更是忙得脚不着地,已是数日都没能回家了。

  秦家大小姐秦颂慧独享这四合院的西厢房,她年方十四,虽然是身量未开,但已然可以看出将来必是个美人胚子。她是秦濂与其元配夫人曹观音的嫡长女,外祖父又是御史中丞曹祖望,自小在家中便是说一不二的霸王性子。

  虽说邺人女子以贞静柔顺为美,但奈何一样米养百样人,秦颂慧小时候爹娘只有她一个人娇娇女,且外家又位高权重,自然是被全家捧上了天,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也不为过,自此便养成了她说一不二的娇蛮性子。

  但可惜好景不长,秦濂没过几年便外放去了荆州,曹观音那时因为刚刚滑过一胎,便留在家中养身子,竟是没防住秦濂在那里又纳了一个贵妾回来。

  原是秦濂上峰见他孤身一人入楚,无人照顾,于是便做媒将荆州本地一富商之女送与他做妾。于是四年一任到期,再回京中时房中除了那位富商之女周姨娘,还添了一儿一女,凑成个好字。

  曹观音自诩贤良淑德,不愿在这个上面落人话柄,因此咬着牙也认了,甚至还将那周姨娘的女儿养到自己身边,反手又将自己贴身丫鬟玫瑰开了脸,送到秦濂床上做通房丫头,与那位周姨娘打对台。

  如今周姨娘的儿子秦颂梧已经十岁,作为秦濂唯一的儿子,被送到了京郊有名的白鹿书院,每月三旬只得两日假期才能回家小住。

  庶女秦颂慈只有六岁,从小就养在曹观音房中,若不是实在太小,上不得台面,送去大宛和亲更容易引起非议,怕是那位曹夫人也不会想到要把秦心心接回家中。

  此时,虽然曹夫人在想到要接回秦心心时已经对着自己这个娇生惯养的宝贝女儿千叮咛,万嘱咐,可是秦颂慧坐在屋子里,听到外院有下人接二连三的叫唤通传起来:“大小姐归家了”她仍旧是忿忿不平地将手中的梳子重重往梳妆台上一扣,低声骂道:“那起子的破落户也称得上大小姐....“

  哪怕晓得秦心心是给自己来挡灾的,可是一想到自己用了十四年的“大小姐”名号要给那个从乡间蹦出来的土棒子她就仍旧有些不高兴。

  按照她的设想,何必将那个人接回家中,乡下随便哪个院子一塞,等日子到了就送到宫里去不就行了嘛?何必还要再找回来碍他们的眼?

  不过她的爹娘却觉得毕竟顶着秦府大小姐的名头送出去,若是真的一点礼数都不晓得,冒然送不出不说他们秦家面子上不好看,恐怕她爹和她外祖的政敌都会抓住这一点大做文章。

  因此秦父虽然默认了这李代桃僵之计,但也叮嘱她娘,务必要将这个遗落在乡家的女儿接回家中,教养好了才能送出去见人。

  一旁的婢女珍珠见状忙安慰道:“小姐仔细手疼!您是金玉般的贵人,万万犯不着和那个瓦砾般的乡下丫头置气,前院那些嘴碎婆子晓得什么,不过是太太吩咐了,暂时捧着她而已。等她去了大宛,谁还记得那个丫头啊,只有您才是我们秦府真金白银都不换的大小姐。”

  秦颂慧瞥了一眼珍珠,负气道:“我自然知道,还用你说?就怕她顶着我大小姐的名号做出来什么让人笑掉大牙的丑事,等她走了,以后我还怎么做这个大小姐。真不想明白爹娘为什么还要把这种人接到家里来!”

  珍珠忙细细劝解她:“所以太太才要赶紧接她回来教她规矩礼数。听说虽然最后是要送去大宛的,可是毕竟要从宫里送出去,还是得小心稳妥些。”

  秦颂慧闻言也皱起了眉头:“这些大宛人真真可恶,搞出这些事来,还害爹爹好几日都不能回家,不过也正好和那个乡下丫头凑成一对,都是未经开化的野蛮人,说不定还能聊到一起去呢。”

  想到这里她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继而又发愁道:“哎,也不知道那个乡下丫头会不会讲官话,能不能听懂我们说话,对了,你说她身上会不会发臭,还有虫子?”她对珍珠说,“你去和我娘说,先别急着让她进门。记得先送去乡下的院子里关一段日子,一定要仔仔细细洗干净,再观察几天才能送过来。听说那些乡下姑娘身上还有什么跳蚤、臭虫....啊啊啊,光提起来就让人起鸡皮疙瘩了。”

  她话音未来就见着一个气质温婉,衣着华丽的妇人在一众丫鬟婆子的簇拥下缓缓走了进来。

  “你这个丫头,浑说什么。”妇人未语先笑,嘴里说着责备的话,可是眉间缱绻的笑意哪里有一丝责怪的意思,“她好歹也是你的姐姐,怎可一点礼数都无,从今以后,她进了这府,就是你的庶姐,待会儿在老太太那里见了她可莫再说这些傻话了。”

  秦夫人曹氏顿了顿,见宝贝女儿依旧不开心地皱着眉头,又劝慰道:“你放心吧,自打宋婆子接上了她,早就里里外外带她洗漱过了。一路上也有丫头婆子跟着,即便最初身上有虫子,如今也干净了。乖囡囡,大不了待会儿我叫个婆子让她再细细检查下。”

  曹氏刚说完,就见一个丫鬟进来,在她耳旁低声禀告了什么,饶是曹氏自诩见惯了风浪也不免倏然变了脸色。她听完就问:“老太太和老爷知晓了吗?”

  那丫鬟摇了摇头:“奴婢一听老李头的回禀就先来报告太太了。老太太和老爷那里如何回禀,还请太太定夺。”

  曹氏深吸了一口气,方道:“好,你做的很好。不过这样大的事情定然要告知老太太和老爷的。你去,先叫人看着那个丫头,一切等老爷回来了再做定夺。”

  秦颂慧闻言,奇怪地问道:“娘,出了什么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