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古代发盒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三章 准汝以公主折金

我在古代发盒饭 谢清音 1844 2020.09.05 01:28

  秦颂恩的烦恼放在贺令图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当他听说魏国的使团也已经到了京城,就住在隔壁的迎宾馆里,贺令图便对着靡星吩咐道:“三弟,劳烦你走一趟吧。”他微微笑道,“等了那么久,我们的仇也该报了。”

  靡星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便出门。

  当晚,魏国入住的迎宾馆起了大火,魏国使团三百余人都死在了那晚的大火中,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魏国国君震怒,要求邺国立即交出凶手,同时原本已经北撤的军队再次屯兵于边境,虎视眈眈,随时可能与邺国再次交战,大战一触即发。

  然而凶手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这凶手交不交却成了一个大难题。

  是夜,一顶青衣小轿进了大宛使团迎宾馆的住处,甚至并没有在前门落轿,而是直接由人抬着轿子进了贺令图居住的院子里。

  落轿之后,从轿子中下来的人赫然便是大邺一品重臣,如今掌握着朝廷大半力量的丞相贺潮之。

  傅瑾已经在门外久候多时了,见到贺潮之来了,默不作声地将他迎入屋内。

  内室,烛火晦暗不明地跳动着。

  贺令图斜倚在榻上,正在专心致志地与自己对弈,见到贺潮之进来了,也不起身,仍旧是专注地看着棋盘,一直到贺潮之在他面前跪坐下,方抬起头示意下人替他斟茶。

  “贺大人,深夜到访,不知有何贵干?”

  贺令图用大宛语说完,一旁侯立着的傅瑾便将这话翻译成邺国官话告知贺潮之。

  “二王子,我们明人不说暗话。”贺潮之挥了挥手,示意跟在一旁自己带来的通译退下,“我知道你会我大邺官话,今晚在下想说的事不欲太多人知道,还请二王子见谅。”

  贺令图望着他微笑不语,但也挥了挥手示意左近服侍的人都退下,方用地道的邺国官话回道答:“洗耳恭听。”

  贺潮之见贺令图身边的人俱走光了,才说道:“二王子何必明知故问呢?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在我大邺京城里就对魏人出手,难道不怕将自己交代在此吗?”

  贺令图微笑道:“贺大人的胆子也不小嘛!孤身一人半夜来此,不怕今晚跟那些魏人一样出不了迎宾馆吗?”他语气不见丝毫狠毒,但说出话却足以令人胆颤。

  贺潮之脸上不见一丝慌乱,也是极为冷静地看向贺令图:“这里虽是大宛使团的驻扎处,二王子可知迎宾馆外,或许早已被我们大邺军队层层包围了起来。若是天亮之前,老夫没有平安出去.....老夫一把年纪了,也不晓得还有多少岁可以活,可是二王子您风华正茂,未来定然大有所为,难道真要留在这里陪老夫吗?呵呵呵,我记得,查干可汗并不是只有您一位王子吧?“

  贺令图闻言,微微冷笑:“是,我父汗当然不止我一位儿子,可在大宛有志于要和邺国结盟就只有我一位王子了。”他顿了顿,“贺大人既然不怕死,愿意以死报效邺国,我当然不会拦着。不过你如此消息灵通,应该也知道我大哥吧?他是左阏氏与我父汗的第一个儿子,用你们的话说就是名正言顺的嫡长子。不知贺大人有没有得到消息,我大哥对邺人可不怎么友好啊?我记得他曾经说过,邺人不会放牧没有什么用,要是能杀光他们,将邺国的田地变成我们的牧场就好了!”

  他丢下手中的棋子站了起来,背对着贺潮之,望着窗外正悬于天边的一轮明月道:“贺大人,应该不用我教吧,你们邺国不是有一句话说‘该断不断必受其乱’,想在大宛和魏国之间两头下注是不可能的,任何一方国君都不会允许这种墙头草两边倒的行为。”

  他转过身看着贺潮之,淡淡地道:“本王也是一片好心,想要帮邺国早下决断。如今该投向哪一边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

  贺令图的话说完,一向不露声色的贺潮之脸上终于浮现了一丝犹豫,他挣扎了片刻,终于对着贺令图拱手为礼道:“行,最迟三日之内,老夫便想办法令皇上盖好国书送到王子这里来。”

  贺令图却摆了摆手:“迟了。”

  贺潮之眼睛微眯,露出精光:“你什么意思?”

  贺令图从榻后面的架子上抽出一叠奏章似的东西,丢到贺潮之的面前:“这不是魏人递上来的国书吗?犒军费金一百万锭、银五百万锭、衣缎一百万匹....”

  贺潮之捡起那叠纸本,翻看果然和魏人递上来的停战协议一字不差,他心中惊惧,没想到大宛人的手伸得如此之长,竟然大邺朝中也有了他们的奸细。

  贺令图从高处俯视,将贺潮之脸上变换的颜色尽收眼底,他轻笑道:“魏国是我们的手下败将,我们提出的条件自然不能比他们低。看在贺丞相一片苦心的份上,我们要的也不多,只不过比魏国国书上再高一成即可。”

  他走到贺潮之身旁,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们不会像魏人这样不讲道理。知道你们邺国国库空虚,未必一下子能拿出那么多东西来,准你们以公主一人折金五千锭,皇室女一人折金一千锭,贵女一人折银五百锭来抵债。”

  他对着贺潮之侧头笑了笑,那看似云淡风轻的笑容里却掩藏着深深的恶意:“这就是本王对你们蛇鼠两端的惩罚,快去吧!你们如今已经得罪了魏主,不会想再得罪大宛吧?”

  说完他不再理会贺潮之,对着门外的傅瑾吩咐道:“来人,送客!”

  

举报

作者感言

谢清音

谢清音

刚刚接到下周上青云的推荐,所以特意爬上来请个假:周末两天要存稿,所以更新字数可能不会多,但绝不会断更,请放心~~   要是觉得本文还能看的,麻烦大家走时加个收藏,顺便留下几张推荐票,一两张不嫌少,三四张不嫌多,当然越多越好~~谢谢各位   另外用客户端看的,好像有个押福袋看本书能不能上青云,想押福袋的现在可以大把下注了,稳赚~~   顺便再问一下,之前说要给大家发红包,我自己在后台没找到,但是看到有的作者搞运营活动好像就可以发,不晓得怎么弄,有懂的小姐姐出来教一下吗?

2020-09-05 01: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